27
2004
09

寂寞里没有伤疤

女人在信里写:他一次次破费请许多人一起聚会。只说看见她就是幸福,一只只舞曲,不停地跳下去,这种有人惦记和欣赏的日子,既喜又忧。家里有关心她的丈夫和懂事的孩子,这边是愈来愈依赖的被宠的感觉。

有时候女人的确如墙上的壁画,丈夫早已经熟视无睹,但在别人的眼里却尽是旖旎。

被人时时惦记是一种舒心的感觉,但观望的久了,便多出一份心思。

洁尘在《中毒》里写:

大凡感情这东西,是这么一个过程:两个人认识了,互有好感,然后进入暧昧朦胧的时期。之后,要么走到一起,一直走到相看生厌,拉倒拜拜——这个叫做缘分尽了;要么还没能走到一起,就因为什么缘故自生自灭了——这个叫做缘分不够。

28
2004
08

关于婚姻

在一个论坛里看见一篇投票类文章,主题:“你对婚姻满意吗”。选项内容很简单,只有三种:满意,一般,不满意。

回复的文章很多,真正参加投票的人却很少。

有趣的是楼主,他对婚姻不满意。原因是:因为太太不爱洗碗,无论晚上楼主几点回家,碗是一定要留给楼主洗的。

我吓一跳。

怎么男人会因为这样小的一件事情,就对婚姻心怀不满呢。

那么,日子过到十多年,两个人早已经扒了虚伪的面具。你或者不爱扫地倒垃圾,或者会偷懒少一天整理房间,他或者睡觉发出恐怖的呼噜,或者不爱洗臭气熏天的汗脚。这些点点滴滴的细节,都成为不满于婚姻的罪状吗?

17
2004
08

记取流年

窗外的风吹拂在脸上,带来一丝沁入肺腑的凉意。这象是一种提醒。原来无知无觉间,我们又穿越了一个酷热的夏季。

相比较所有运动的事物,时间永远是一个赢家。她永远那么恒久,没有起始,更无须在意终点。她永远那么从容,不动声色,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一切生命。

时光永恒而无情,雕琢着每一种人生,在我们脸上不紧不慢地镌刻下细细的皱纹。

谁抵得过时间的利刃呀,生命无法停滞,我们只能不断前行。当红颜迟暮,芳华渐逝,当少年不再轻狂,当那些零散丢落在来路上的记忆,演化为一幕幕风景,它们有时灿烂,有时凄迷,而彼时的我们,惟有感叹唏嘘,谁把流年暗偷换呀,日子总在不经意间就走过去了。

09
2004
08

试问

1,昨天中午烧汤,端上桌的时候精神不集中,结果烫到左手。不过,幸亏我有这些基本医用常识,拿冰水一直泡烫伤部分,到傍晚游泳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丝毫看不出有过烫伤的痕迹。

介绍一下经验,没有外伤的烫伤,应该及时用冷处理,直到感觉不到疼痛为止。


2,

昨晚临睡前读书。

《诗经》里一段描述与男人赌气的女子:予惠思我,褰裳涉溱。予不我思,岂无他人?意思是,你如果想我,就赶紧提着衣服过河来。你如果不想我,难道没有旁人啦?

05
2004
08

情人的眼泪

为什么要对你掉眼泪,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只有那有情人眼泪最珍贵,一颗颗都是爱都是爱……

要不是有情郎跟我要分开,我的眼泪不会掉下来。

好春才来,春花正开。你怎舍得说再会,我在深闺望穿秋水。

你不要忘了我,情深深如海。


《情人的眼泪》,蔡琴的。

今天一直哼哼的吟唱,不自觉。

事实上,情人的眼泪多半是悄悄地流。女人兀自在暗夜里回想,离别之后的回忆,甜蜜里也尽是哀伤。泪滴在枕上,耳中听见心碎的声音。

02
2004
08

子非鱼

作者:xianer 日期:2004-08-02

        

面屏一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

对于时间,我们总是很奢侈。在不断重复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怔忡,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觉,还有没有疼痛。

感冒的症状渐渐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咳嗽。

夜里也因此睡不安稳。

在几次尖锐的咳嗽之间,不由自主地将精神的视觉倒回到过往岁月里,一幕一幕回放。不觉痛,惟有唏嘘。

28
2004
04

把记忆做成善良的筛子

日期:2004-04-2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前天很不合自己一贯作风,特小气地得罪了一个过去的同事。

所谓过去的同事,是因为她早几年就调离我们单位,转到文管局工作了。

记得她那时候在新单位负责管理全市的书籍批发市场,办公室离我们不远。刚开始我常常溜到她那里找书看,印象中那本《厚黑学》就是从她那里读到的。

但后来,我渐渐与她疏远了,因为每次闲聊,她总是对老单位颇有微词,因为在原单位工作多年的她始终没有得到领导的重用提拔。从而影响了她在新单位的职务评定,当然在薪水的标准上也受到了相应的影响。

28
2004
04

生命的意义——从木子美现象说开去

周国平有一篇文章,标题与内容全忘记了。只其中有一句记得特牢。

“我告诉你们,意义在于过程,幸福在于细节。”

后面还有。

那些撇开过程寻找意义的人,最后找到的是虚无。而舍去细节只追求幸福的人呢,到最后得到的只能是荒谬。

当然这不是原话,已经是大概的意思了。

.

今天提这句话,当然不是没有缘由的。

时下快节奏社会,已不单单只多出许多的速食产品。

譬如感情,亦远不似过去的含蓄温婉,而是单刀直入,干脆利落。就象一桩生意上的谈判,先问你有无诚意合作,若彼此都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根据合作意向签定协议具体内容,倘若一方无意合作也简单,握手过后,更有冠冕的措辞:譬如早有仰慕之意,希望有机会成为朋友云云。嚯,看人家那潇洒!你说对方到底是爱你不爱吧。不过你千万别自己拿这话去问对方,因为有话等着对你:问你自己的感觉啊。

12
2004
04

春季里的伤痛

春季里的伤痛


算起来欧阳与我,应该是十几年的同事了。

但他和我们却极少联系。因为早在十年前,他办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之后自己做起了生意,就是从南方进一些小电器过来销售。欧阳是个沉稳寡言的人,做生意却很有一套,几年下来,在市里又增加了几间店铺,爱人也跟着辞了工作,一起开起了夫妻店。

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大多做生意,都免不了依靠朋友的捧场帮助,但欧阳夫妇却怪,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两夫妻倒与朋友们渐渐疏远了关系。同事们偶尔提起欧阳,也就只知道他的店铺越开越多,住宅也是换过一套两居室之后,又新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之后,同事多半还会以艳羡的口吻提到欧阳的儿子,去年,那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城市最好的省重点高中,将来上个名牌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13
2003
11

歌声里的青葱岁月


说到音乐,我是不大懂的。那些乐曲,给我这对粗浅的耳朵听到,分不清什么乐器,什么几大调几小调。当然更不会认得那些小豆芽一样的五线谱了。所以如果不是冒充斯文,平日里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一些歌曲。

可是,有些歌曲是永远不能听的。除非不怕流泪,不怕触动到某处神经。

09
2003
11

却是无题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1-09


  我祈望汲取你最初的绿

  染成永不褪色的世界

  而你

  而你渐次隐没于层层雾霭里

  带走迷醉的色彩

  和碎金的光影


  我惟有默默伫立

  任风恣意地穿过空荡荡的双手

  在黑与白的生命中

  徒劳的

  徒劳的以一种无法改变的姿势

04
2003
11

爱情里最后的筹码

作者:默许 日期:2003-11-04

 

  在书店里闲逛,拿到张小娴的小说《三月里的幸福饼》,设计精美的扉页上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放下尊严,放下个性,放下固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一个人。”

  走在路上,心里就一直放不下这句话,反反复复地咀嚼思考,世界上究竟有没有这样的感情,它真的会浓郁淳厚到这样的境界呢?

  为了爱一个人,永远地拥有他,于是放弃了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不要尊严,不要个性,一切以心里的这个人为中心,对他言听计从,自觉自愿地牺牲自己,改变自己去付出和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