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5月11日下午抵达宜昌,在酒店稍微休息了一会,导游带我们去参观昌嫘祖庙。
  据导游介绍,西陵之女嫘祖是先人黄帝的正妃,嫘祖教民养蚕缫丝,建立了光照千秋的功业。因宜昌在远古属西陵国疆土,所以它当然也就成为嫘祖的故乡。作为祭祀轩辕黄帝正妃嫘祖的圣地嫘祖庙,曾经毁于1940年日本侵略军的炮火中,1994年重新修建完工。
  听说嫘祖庙一期工程完工之后,方才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权威人士云集宜昌,研究嫘祖,找出大量的文献事实以确认宜昌就是远古西陵的历史地位。
  说到底,无非是为了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

  不过,一听说是后来修建的庙宇,众人都失了兴致。
  大家边聊边拾级而上,只见庙前的香炉里高高树立着若干大小不等的高香,烟雾缭绕,但显然香火并不十分旺盛。左右两边有身穿长袍的女人向我们介绍说今天正好有法师作法开光,又介绍若干种香火的来头,同行人中有信佛的老人忙不叠的围了过去。
  我看见寺庙右侧有一小和尚,便走过去与他搭讪。才问出他每月有三百五十元的津贴,就听见导游在大声招呼大家进去参拜菩萨。
  一行人鱼贯而入。在导游的解说中循序渐进。
  自大殿上到三楼,偌大的空间被一道道黄色布幔隔断,光线阴涩灰暗,每一道隔开的帷幔后面都有三两个和尚,或站或坐,借着微弱的烛光低着头看书。
  导游沉默着地带我们走进最后一进,掀开布帘命我们进去跪坐在若干蒲团上。现在我根本就想不起当时面对着我们的案几上到底供奉着什么了,只记得边上站着个身穿袈裟的老和尚,并不看我们,只诺诺地念着眼前的经文。有助手模样的小和尚,说各位来得十分巧,今天是祭祀活动多少多少天,有大师为诸位身上所带的佛家配饰开光,更会为大家摩顶赐福;大师诵经,在每人头顶按了一下,然后将各人佩带的玉器洒了些圣水。
  如此这般之后,众人正待起身,却见大师让我们其中八个人各接一样东西——包括我在内的四个人各接了一个玉饰挂件,另四人手里则放了一尊铜制的佛像。大师说,你们几人甚得佛缘,成千上万的香客里也就只有一千个有佛缘的人。
  走到外间的时候,我正想仔细端详手里玉饰,只见两个年轻女人将我们迎到一个条几旁,另四位手里有佛像的朋友也同样有人接迎。
  这几个女子穿着灰色的斜襟长袍,倒有几分女尼的打扮——却是留有头发的。或者是学佛的学生?我顿起疑惑,一般正规的寺庙,佛家清净之地,怎容得这样的女子出入?僧不僧尼不尼的,总教人觉得不伦不类。
  我这里正胡思乱想,就听得那女子最后一句:让我等在一张纸上写下自己的姓名年纪大致家庭方位,然后在功德箱里放进九十九元钱,便可将手里的玉饰请到家中,无论戴与不戴都可时刻保佑自己。我转脸偷听边上另外几位,依据佛像的大小,他们要拿出一千三百九十九到一千九百九十九不等。
  那一刻,我只觉心中豁然一轻,之前那种因为不懂得佛教清规戒律以及当时环境造成的拘谨忐忑的心理,一下子跑到无影无踪。僧人化缘,只一个化字,便有十分随性之意,有缘与无缘,缘深或缘浅,怎是拿金钱物质来衡量呢?规矩的寺庙无论如何是不会指定信众化缘多少数字的。再回头想,我们二十人便有八人与佛有缘,按这样的比例推断,大师那所谓的上千万之中,只有一千个有佛缘的话,也仅仅是一种说辞吧。
  佛教到底是什么?现在很多信众,无论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无论是富甲天下的商人还是一贫如洗的百姓,看见寺院就是烧香拜佛,有的甚至以为抽签卜卦看相算命就是佛法僧人的一种本事一门手艺。于是尽管现在是从之者众,多数也就是烧香磕头,至多再请高僧看相算算命——平日里省吃俭用的一个人,一进到寺庙里,钱烧得如纸一般,再不觉得心疼。
  佛说人生最戒贪、嗔、痴。可哪那么容易铭记在心?僧人也晓得钱是好东西呢。
  扯远了,想知道我们在嫘祖庙后来怎么样了?
  我当时对那女子说道:看来佛与我有缘,而我与佛却无缘。缘聚则生,缘散,唉那就灭呗。
  结果我们八个人连观音菩萨也不许看了——再找带我们进来的导游,早没了人影。



最后修改时间2004-5-23 15:21:52

上一篇: 把记忆做成善良的筛子
下一篇: 不要问我好不好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