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病父(三)


  写到这忽然想起很多人最敏感的“红包”问题。
  我没送任何人红包。我一直就是通过好大夫网站平台与长海医院泌尿外科的许主任和高主任交流和预约,其后,无论术前还是术后,我们都及时得到了他们认真的答复和治疗。
  没有红包。尽管我内心对医生充满崇敬与感激之心,乃至于今日,父亲恢复得十分理想,我仍然时不时地抑制住自己想给医生送份礼物的冲动。
  多少钱可以担待起我们的感激呢?什么红包可以承载医生救死扶伤如此神一般的职业呢?我怕任何数字都亵渎了二者,就好像厚重如山的恩情,一旦具体地用俗物表达出来,反倒使无限沦落为有限,因而也就廉价起来——嗯,尽管我们这么说说,我忽然意识到可能,我终于还是会换一种方式去纪念吧。

  话题再回到父亲身上。
  其实自年幼记事起,我印象中的父亲一直是强硬霸道的、传统旧式家庭的父亲。我们姐妹二人,尤其是姐姐,因为自小由外婆带大,很少、不对应该是从来不会跟父亲亲昵,即便是一直被家庭公认深得父亲偏爱的我,也只敢在他偶尔放松了“家长”做派的时候才略加放肆地撒撒娇。更多时候,是来自他对我们的约束管教——尤其是我。
  我妈倒一直跟我说你爸最听你的话。
  倔强的爸爸!我以为他作为这个家庭唯一的一位男性,一直统领着这个属于他的领地,发号施令。其实他谁的话都不肯听。只不过相比较我姐和我妈,我说话比较温婉他即使不接受也不会断然拒绝而已。
  这次住院,邻床的病友“旁听”了几天,很快就总结出来说老爷子你这个小女儿会说话。
  我爸就乐。
  这是手术之前的事。手术之后,我们父女俩还发生了一段小故事,我在新浪微博里记下来了: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我爸术后不到48小时,医生说排气后可以吃少量流食但不能是牛奶豆浆类胀气的食物,他不听,执意要牛奶和馒头。米粥?不吃。酸奶医生说可以。不爱吃酸的。黑鱼汤最滋补?也不吃。
  然后使劲拍着床边扶手,反复说牛奶难道是毒药吗。
  抗不住我热了盒牛奶,护士说主要担心病人喝牛奶肠胀气。还好他只喝了一半。我也是赌一把老爸平时肠胃功能好。
  然后夜里十点多又闹,算算从术前一天禁食已经快三天了,说要用开水泡面包吃。
  幸亏医院门口有超市在营业,我选了一种不油腻的老式面包。一袋八个。
  他也知道自控,只泡了一个。吃满意了,坐在床沿上与病友眉飞色舞地聊天,全然没有先前发脾气的荒谬模样。
  邻床的病人也笑,可不就是老了老了就变小么。
  隔天就允许他吃饭了。
  可是他仍旧不吃病号饭,也不要外卖,全天下来,只吃了一个圆馒头和一小盒牛奶,哦还有两根香蕉。
  第四天也就是今天,还是馒头牛奶香蕉。医院的午饭是清炒包菜,红烧萝卜和红烧肉。他不吃。我吃。趁我妈和我姐去医院外吃饭的时间,我就叨叨我爸。
  知道他爱吃上海大馄饨,我说晚上我买来你试吃几个?
  不想吃,会吐。
  我说少吃几个,否则出院哪有力气走路回家?
  他就急得声音大起来,说自己年轻时候哪里没有闯荡过,走南闯北从来不怕。还说到上海手术太麻烦特后悔。没有你联系医生我还能不会看病么。
  邻床病友就来劝说,你两个女儿照顾你很好的,按摩擦洗服侍得那么好的,不能全盘否定的。
  结果老人就炸了。身上一根尿管一根引流管,颈上一根吊盐水的管子,人呼地一下由躺及坐,一只脚就踢到我胸口,第二脚又要再来,我和病友半按半扶把他弄躺下,仍旧气不顺,说养儿这么大,居然逼着我吃饭,我要你告诉我吃什么。
  好家伙,那是声如洪钟,怒目圆睁。好一个病虎发威、气势汹汹。
  这一刻我脑海里呼啦啦闪现诸多历史故事,忽然就真切体会到伴君如伴虎的心情,想古代那些个冒死进谏的丞相……哎呀呀擦汗,好在这是我亲爹,的亏他也不是皇上,否则今天我这条小命难保啊。
  又想起前几日才读到易中天写父与子要“亲密有间”,是说父与子过于亲密,言语中最易触犯“不敬”,所以要亲密的同时学会保持彼此尊重的距离。其实子与父何尝不是?人与人何尝不是。想必大概连日来在“吃不吃、吃什么”的问题上,他早已不耐烦我妈我姐和我多次的叨扰,而我们也的确有“为了你好所以才要求你如何吃”的失误……
  我估摸着老爸不会有第三飞毛腿踢过来,脸色也稍缓,躇过去拿出美容院按摩享受的指法给他鼓弄紧紧簇在一起的眉毛。
  ……
  不气了我错了。
  不要弄!
  不干,你说不生气了我就不弄。
  ……
  按摩手臂。
  ……
  按摩手指头。
  好!
  嘘——




  那天我陪夜,深夜快十二点,病友们都已沉睡,我爸梦魇里突然坐起来。
  我以为他要喝水,猝然跳起来扶住,不料老爸老泪纵横一把搂住我:爸爸不该那样对你,对不住你……爸爸已经是被判死刑的人了……
  我忍不住,抱着老爸泪奔……“爸我们治好了,过两天咱们就回家。”
  我亲亲老爸脸颊:“是我不好,我们不想了……“

 

  很详细地记录这一切,一是因为直至今日每每忆及仍然热泪盈眶,再就是父女情深但却甚少有这样相互袒露真情的时刻。
  尽管前路未卜,但目前情形看爸爸的病情已得控制。我照例每个周末回去探望老人,吃饭的时候,爸爸也不顾及一大家人,常常会把最大最好吃的特意夹给我……就象,独独给我一份、特殊的温暖。


[本日志由 默许 于 2017-12-15 11:05 AM 更新]
上一篇: 家有病父(二)
下一篇: 这是最新的一篇日志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懒马[2018-01-04 03:14 PM | | | 124.78.74.21 | del | 回复回复]
沙发
默许姐,读完心揪揪的。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