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同学群


春节照例是无聊透了。
春晚难看到极点。
好看的是新浪微博里关于春晚的点评:
“我要戴着红领巾和党徽看下去……”
“连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奶奶都看不下去春晚了”
“每天新闻联播里没有播的,这下子终于在一个晚上播出了。”
还有:
“四个半小时的新闻联播……”
赵本山现在也没有这么滑稽了呢。好吧,春晚我一下没笑,现在看评论乐了。
算春晚附加值了。
你说高手是不是都在人间隐着呢?



除夕没有春晚,大家都干什么呢?估计百分之八十是在抢红包。同学圈朋友圈支付宝里为了三块两块钱忙得不亦乐乎。尤其同学圈,平日里死气沉沉没有几个人说话,一发红包全都出来抢了,抢少的撺掇手气好的继续,圈子也活跃起来了。
关于初中,我的记忆很模糊。
我是作为插班生进的初中。我在原来的学校读到六年级。担任班长兼学习委员,当时因为成绩好深得班主任厚爱,渐渐在班级就略显威武了。可就这么一个呼风唤雨的角,忽然一天被我妈给整没了——她把我转到了当时最好的中学——但后来才知道也是调皮捣蛋孩子比较多的班级。
因为已经开学一段日子,我被孤独地安排在班级最前面一排。我一个人、一张桌子、靠窗、占一排。我课桌的后面,才是班级真正的第一排座位。由于跟女同学们座位较远,并且她们早已有了自己的闺蜜圈子,因此我很是孤寂了一段不短的日子。
这种被孤立的感觉、转校前后境遇的落差,令我默默地痛苦了很久。以致于被迫转校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梦到我原来的学校和原来的班主任。



其实同学之间的闺蜜情,多半是依靠放学后你到我家玩儿、我们到她家串门建立起来的。
而我初中的闺蜜,好像有朱美女一个——她家到学校正好路过我们家,那时候我爸妈总是逼我午休,而她一副“午休的人真是另类”的表情,每天中午悄悄溜进我房间,我们嘀嘀咕咕说着各种不重要的悄悄话——真是要感谢她,让我初中从来不会迟到啊。
去年建了微信同学圈,我在群里仍然多半不出声,我因为忘记了同学名字愧疚地不敢说话,然后就听朱美女跟大家语音。好家伙,我才知道我们班级女同学课后经常相互拜访、做客,甚至彼此了解对方的兄弟姐妹的情况。尤其朱美女深得大家拥戴,如今她依旧能一一道来很多同学的近况并记得其家庭主要成员……,同学纷纷点赞夸她记忆力好。她就自嘲道当年都把好记性用在闲杂事上了,唯独记不住课本知识,但其实她如今事业在深圳发展得非常好,已经有了自己的服装品牌。

所以你看,世上种种终因角度不同,真相总是与想象有偏差。当年成绩好的学生,成长之后的记忆里,往往会缺失了许多少年的欢乐。而学习成绩,真的未必是决定你未来的量角器。

今年的同学群,幸亏有发红包这等趣事,大家你发过我发,我们发过撺掇别人发,原本静谧冷清的群,也因为这十几、二十的现金流,激起了波澜。
再聚会,哦天,大家除了拍聚餐照还要抢红包玩呢!



上一篇: 嗯,又回来了。
下一篇: 隶书作品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