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忧患【6】

  重庆大旱,发射火箭弹增雨也无济于事。
  
  
  
  同时三峡大坝将最重要的与流流相反方向流动的冷湿凉风阻挡了。有专家说三峡大坝阻挡不了大气候,但三峡大坝却能阻挡最重要的在峡江底部流动的湿冷凉风,再加上闷在峡江盆地里的湿热就如同火炉般,将任何籍此进入四川的冷湿气流加热或削减、顶托掉。透过三峡进入四川的冷湿气流都将被这个湿热气压带消弱。四川盆地没有被大坝堵死,也将被这个火炉毁掉:没有风进入相对封闭的峡江,空气不流通散热不畅,外来的冷湿气流又被阻隔,热量无法排出,反而在盆地及出口处不断聚集,雨又降不下来,高温干旱就势不可免,四川真的就成一个火炉了。
  
  
  这里我引用来自于美 航空航天局(NASA),Tropical Rainfall Measuring Mission(TRMM)和Terra 卫星研究数据(应用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国家大气研究中心(PSU-NCAR)的第五代Mesoscale模型(MM5)进行高分辨率数值模拟)。独立卫星数据和数值模拟结果清晰表明:在2003年蓄水水位从66米提升到135米之后,由于三峡大坝建设引起的土地使用变化已经增加了大巴山和秦岭之间的降水,并且减少了三峡大坝附近地区的降水。研究同时也分析了厄尔尼诺影响以及其它影响因素。研究表明可以排除这种因素。
  
  
  2009年三峡大坝建成后,三峡地区的长江水面宽度将从平均0.6千米扩大到1.6千米,水域面积的增加将增强当地的蒸发,降低当地的温度。结果,当地上空的水汽将更加稳定,导致长江660千米长的水路的水汽垂直运动不协调。这种不协调的垂直运动加上复杂的地形将影响三峡地区之外几百公里的地域。
  
  
  反正三峡工程上马且峻工在即了,反对已经没有用了,专家们又开始“及时”地站出来引导舆论讲真话了:不要对三峡工程蓄洪能力期望过高,三峡的库容其实有限。全盘推翻了论证上马时“三峡工和建成之日,即是长江告别洪患之时”的说法。然后发现三峡大坝碍航,长江这条黄金水道事实上被人为破坏了。
  
  
  自从三峡大坝建起后,坝区的旅游资源和交通道路被长江三峡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垄断经营:参观的游客每人要交105元的门票,公众无偿出钱建成的三峡大坝,成了少数利益团体牟利的“摇钱树”,对当地民间旅游业造成冲击;三峡总公司对三峡专用公路和坝区道路的封闭性管理经营,使得目前每年多达40余万台的大型货运车辆,被迫实行“水陆水”翻坝转运,使运输时间由陆路行走仅需半小时增加至13小时,增加运输成本、制约经济发展、影响民众生活。100多名学者专家出来呼吁,要求利益集团还路于民。
  
  
  博弈对峙中,秘而不宣的补救措施出来了,有报道说,有关方面准备在宜昌到三峡大坝区间,再修一条几十亿元的专用公路,一时舆论大哗。因为已有一条穿越三峡西陵峡区间的三峡工程专用公路,它是由国家投资的纳税人钱,不过为了保证工程进展顺利而临时享有专用权,终究是要还路于民的,但现在竟然成了被利益集团绑架的私家路了。
  
  
  再而后船闸通行能力只能达到设计的一半,所谓“万吨轮直达重庆”也因为百桥锁江(桥面和水面的净空高度不够)和三峡大坝的拦阻,成了纸上的画饼,再次证明了“为通过而一切皆往有利方向论证”的不科学、反民主,要付出多么沉重的代价!
  
  百姓心里话》》作者《固力果cici》
  
  
  从十几年前,关于三峡工程的争议一直没有断过,但是尽管如此,三峡工程还是慢慢的立起来了,国家有没有因此经济腾飞,我不知道。但其中很多人的腰包因此而腾飞,那是毋庸置疑,有口皆碑的。
  只是我们这些世世辈辈生活三峡的老百姓,并没有因此享受到国家当初建设工程所宣传的好处,反而,我们每天生活在恐慌之中,水质及环境的严重污染,恶劣的天气变化,频繁的库区地震让我们无比怀念曾经的三峡。记得小时候,长江的水是多么的清啊,夏日的傍晚,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江边,简直就是童年最美好的事情。但这样的日子似乎没过多久,我们就被迫搬迁到更高的地方,那个时候很小,对于什么工程之类的并不懂,只知道江水要涨,我们原先生活的地方将被永远的埋于江下。为了生存,我们只能听从政府的安排。只是,才过了6、7年,我们再一次被迫搬迁,搬到了更远的地方。确实,城市变新了,可是,曾经的长江三峡已经不再存在了,每次站在阳台上眺望长江,那日渐变黄的长江水,总让我心生无限感慨,我也许还算幸运的,至少可以看到长江,尽管是被污染的长江。而我的子孙后代们,他们呢,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这些?
  四月,已是万物复苏的春天。可在我们这里,却还是寒冷的秋冬,头一天也许还可以勉强穿个小外套,第二天就开始刮大风,不得不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早上还是风和日丽,到了晚上就雷雨交加。我的奶奶,活了快80年,对于这样的奇观,不得不称奇,或者在她的人生里,那么多的风风雨雨,都比不上这般变化之快之猛吧?
  而自从三峡工程开始蓄水,我们的恐慌也开始远远大于之前那些。是啊,相对于洪水,地震是才更可怕。隔三差五的震动,让我们不得不为自己和子孙们担心。去过山区的人应该知道,山区和平原的地质结构太不同了,平原上6级的地震或许还好,但对于我们那就是个天大的灾难,而伴随地震引发的山体滑坡,泥石流更加恐怖。我们多么羡慕那些生活在平原的人们,不要钱,不要名利,什么都不要,我们只想和家人在一起,平安快乐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专家预测说我们这一段是水库地震的高发地段。但是我们没有钱,没有能力外迁,只能在这里继续生活,等待那个未知的结果。专家说了,或许会发生,或许不会发生。但愿不会吧,只能这样麻痹自己。如果发生了,也只能说是命。
  只是我心有不甘。为什么要我们为那些不负责的高官们垫背?他们享受了一切,而我们,却因为他们失去了一切。如果三峡工程真的中了黄万里的预言,成为祸害百姓的豆腐渣工程,我不知道当初提议的LP可有脸面见他的祖宗?
  
  


[本日志由 默许 于 2011-05-24 03:03 PM 编辑]
上一篇: 三峡忧患【5】
下一篇: 高考倒计时之短讯二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