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2】

 易先生 香港 第三场
  海滩到易家(麻将-留电话场)
  
  “再不杀要开学了”,个把月了,麦太太去了许多次了,输了好多钱,见不到人,没易的行踪信息,没进展,大学生练射击不耐烦了,王要立功为邝解困,她是唯一的希望,除了女色,没有别的手法。很快,戏剧也发生了。台风吹伞翻,暴雨中遭遇,假麦太太成功发了一次骚,拿走了易先生的白手巾,私自发动色情攻势。邝打入失败后,指望她去接近易太太,套易行踪,没有说过色情的事情,是王自己决定,因为”这个男人有点和想的不一样“,一个月来,她穿着旗袍打扮入时,过着上流社会太太的日子,有些入戏了,分不清了(后面约会戏就更清楚了),小说里还要清楚,她对自己的姿色一直沾沾自喜,12-13岁就知道男人喜欢她,少女都这样,不搞情报也要勾的。台风大雨,约会取消,本不参与麻将,易3缺1上了桌。麦太太漂亮早清楚,和其它太太很大不同,纯洁青涩。刚才被雨中被你女生触动的感觉还在,李安的加戏合情合理。有些开始喜欢留意这个女子,再开始喂牌。第3次喂了,麦明确要过七筒,你不能再出,所有人都受不了这个7筒除了易先生,太明显了,气氛开始突然紧张。
  
  插播(再啰唆一次,对不起。所有太太戏,麻将评弹戏细解,见天涯图解版,防止有些转载不注明来源和进行地址介绍,这里半路说明,本文题目为《张秘书、郭司机、阿妈和书房---开启《色戒》悬疑迷案的钥匙》,位置1:天涯【影视评论】栏目的[精品文章]内,位置2:豆瓣《色戒》电影评论的前十名内有最新修订版,署名西班牙眼 spanisheyes123,豆瓣帖子前有天涯的全部地址介绍,帖子后有修改历史http://www.mtime.com/my/spanisheyes123/blog/1032930/
  
  戏剧又发生了,从易先生方向,麦太太明显勾引了他,所有人都知道易家有她的电话,否则她怎么过来打麻将的。装傻慌慌张张不自然的留下电话,她的手臂是怎么摆的,演戏演的过分了,要么是特务,要么是性饥渴,李安就是这样设计的,本来就是在外面演话剧吗,又不是特工。她想干什么,易先生吃着绿豆糕记下了,准备去探探。连曹副官都有耐心,“看看你们搞什么鬼”,要等到最后的搬家时刻。那么,儒雅轻松、高瞻远瞩的易先生当然更加有耐心。这是英国人的香港,气氛还是轻松的,他要自己探探。7筒打出后,易太太觉察到易对王有意思,叫你别写你还在写电话,生气了,不做衣服了,王没有婚姻经验,幼稚得还没有搞清这个变化。
  
  
  
  一句惊人的话出现:“易先生喜欢的是不打折的英国料子”,直接和易太太叫板。她和易太太一起买过料子,这可能是解说,当然是没错,易太太说过。但别人正在否定。这个时刻,气氛紧张,对方已经生气了,你根本就不能再说话了,还在说易先生如何如何。还在顶!注意,李安安排,这是第一次和易交往超过1分钟,谁能说出这样的话,王佳芝彻底暴露了,演砸了,暴露的不是特务身份,是一个不知道什么原因要在这次牌局一定要勾引到易先生的急切做派。当然对于等待了一个月的小集团,这是异常难得,再不勾引的话自己的心上人邝裕民就要“自己找机会下手,后果由我自己承担”了,她可不忍心让自己的心上人冒这么大的险,所以她不惜破绽百出都要坚持勾引到底。易先生都受不了了,说道“是吗?”这是李安的暗示,不一定是起疑,是一种注意和抵抗。
  
  很快,还居然敢在这个节骨眼上胡牌,出风头,太太们都生气,朱太太气得直接翻这个特工头头的牌,易还是做筒子牌,朱这个老情人知道易喜欢她了,有个无奈的表情。他也的确和麦搞了鬼。这场蹩脚戏过后,易太太再不让她去了。不管如何,在硝烟混战中,成功把电话留下了。易先生也决定了。她演坏了,太太再不能让她来了。汪精卫带队,高级汉奸们已经紧锣密鼓准备去上海了,但他要在香港剩下的休闲时光里去探探这个有趣的“麦太太”。当然,“色鬼”想,如果不是特务,她就是一个可以大搞特搞的饥渴女人。这次长戏后,易现在开始怀疑她是特务。
  
  
  易先生 香港 第四场
  麦宅(电话)-裁缝店
  
  易从来就对常来的,有姿色,风骚的太太-别人的太太-感兴趣,这个麦太太更是创了记录,第一次交往,就发了情,易当然觉得奇怪。易先生不久就要走了,离开寄居的香港,去展开新的人生,无奈的人生。他要自己探探这个美人。过了几天,也许就是第2天,去了电话。海滩郁闷到午餐跳舞之欢乐,说明王回去后表过功劳,易先生上钩了,电话对面是吵闹的一屋子人还有舞曲,很快却又鸦雀无声,更起疑了。都是业余的漏洞!约在裁缝店,看来没有危险,打发走了曹副官(当然也有可能是暗语,事先说好曹来一下后,然后中午离开去调查麦宅)。开始调情。“你决定”。什么人可以决定一个男人的衣服,已经把她放在情人的位置上。大学生业余,当然没有对裁缝打过招呼。易问裁缝,裁缝想想,其实也就这个把月做些衣服,谈不上平时都在此做。回答犹豫,易疑心加重,注意表情,没有释疑,这么高级的特务怎么能这么容易混过。“穿着”,开始喜欢这个姑娘了,身材真好。
  
  易先生 香港 第五场
  浅水湾餐厅
  
  这是重头戏,一举奠定:易知道了,这是个假麦太太。问些问题,看她如何回答。饭前打了电话,李安摄影方式神神秘秘,音乐恐怖兮兮,玻璃上易的投影,眼睛怀疑的盯着远处的麦,表示在谈这个女人。声音是曹副官一直在汇报解释什么,时间很长,好像是说...我也在慢慢的看...。普通的电话没必要这样处理,偷情也没有必要给曹电话或叫易太太。回来说的话全是逻辑矛盾,易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曹还没有所谓“回去”,哪里知道的这个太太临时出来的头痛,易说谎了,当然是让曹解释这些人的来历,并让他马上调查。老曹其实应该已经知道一些情况,但是电话里必定装傻不敢说,否则不被骂死。易其它餐厅都是三心二意,这个地方显然一心一意,人少安全,当然是易太太不知道的,大概是专门对付情人和其它私密约会的。那么上面那句话所谓易太太要来吃饭,更说明是谎言。
  
  这边亲自审问,随后就是一连串对王的,风度翩翩的质疑。易是胸有成竹。假麦太太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一个姑娘的心扉打开了,迷乱了,对易,没有爱,但是不一样了。杀他也不难过,两人才开始。第一次约会,勾引的太过分了,为什么,要开学了,要把专业特务半年的事情办完。对方在勾引,谈女人在家没事干的问题,好了矛盾了,易马上发难,“今天打电话过去,没有打扰你吧”,然后狡猾得托着下颌盯着王,易审问玩味着,面对猎物他老谋深算,仔细观察着异动。现在可好,王佳芝是一片混乱,神色马上慌了,身子乱动,语言不畅,叉子都碰歪了,两只手紧紧揉搓餐布。由于业余,这个事情她早忘了,没有想过答案。还算机灵,好不容易圆过去,理由是一大堆丈夫的朋友来陪她,看住她,刚才她不是还在说规矩的在家里,没有乐子。诸位,这是什么理由,前后矛盾,你会信吗。易彻底放弃她是个饥渴的麦太太的幻想。李安给的台词是,完全不信的一句 “是吗?”和神色。对于这个有阅历的人,特工头子,一切告诉他,对方在说谎,那么对方就是一个色情特务,一个彻彻底底的假麦太太。
  
  钢琴响,菜来了,易先生开始彻底将计就计了。享受一个美人伴随的晚餐。麦每句话都在勾引,表达上床的愿望。黑的地方不去、说菜难吃等都是掌控话语主导,玩弄小学生于股掌。他喜欢这个姑娘,逼姑娘说谎也是乐趣,不断的质疑又开始,谁让早先那个麦先生像个傻子一样的表演,居然在回答中还在勾引,没男人在家真好,难道今天一定要上床不成,易开始觉得有趣。再问,王没有太多麦先生的资料,只有三个字,”进出口“,她害怕回答下去,开始反扑,结束了质疑。他肯定了,就是一个假麦太太。一句重大暗示台词出现,“留心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小事”,这么一大块唇印,易把什么都看在眼里,包括王从香港到上海都没有注意的口红问题,也许是王在香港上海都使用的普通口红吧。不管那个时代有没有防水唇膏,女人们不可能喝东西都是这样的,太无礼了。难道宋美龄在开罗会议喝东西都留下口红?宋庆龄在霞飞路招待友人喝咖啡是这样色情的?上流社会的太太不能是这么样的,不慎留下,特别是留下明显的一大块唇印,当然需要清理干净,否则放在客人面前、餐桌之上何其难堪,成何体统。台词接着的镜头就是口红,易看到眼里,有个会心的眼神,你说能会什么心,不就是一个未受训练的业余特务吗。所以,这个口红问题不是色情或者其它的含义,特别是第二次口红,完全没有意义,根本就是暗示,王从许许多多小事上、言语上都暴露了身份。
  
  李安这里开始铺垫易最后的转变,易不是一个坚定的汉奸,他对伪政府没有什么信心,他们“恐惧”,自己也恐惧。对自己做的事业是不太认同的,前途未卜,随波逐流。注意了,注意了,一句重大台词出现,开始阴沉的审问,“你和别人不一样,你不害怕,是不是这样”,一个太平香港都市中的商人妻子,需要怕什么吗,这个台词是个巨大的暗示,他问这个特务,你不害怕吗,我可以要你的命。王早就喝晕了,居然反问“你哪”,易被幼稚特务逗乐了,只能说你(这个特务)真聪明,打牌不行还天天来。这也是漏洞,就是打牌不行还天天来,不太正常。香港戏里就胡了一次,“都不知道自己胡了”,看手法,简直不会打。在上海,更加厉害,是大输特输,“跑单帮的钱都输完了”,不断要钱。这就是一个不惜一切代价,耗在别人家的特务,太太们当然高兴,老易第一个就怀疑你有问题,简直不正常。王回答,我就能赢你,事实是,确实这辈子,他只被她赢过。也是本片的题眼之一。
  
  业余特务处于危险都不知道。抽烟喝酒,劲上来,已经分不出戏内戏外了,迷糊了,做麦太太真好。他也还是喜欢她的,这么幼稚的特务,从哪里找的,怎么冒出来的,应该不是军统的。打死他也没有想到,是岭南大学一群话剧爱好者而已,一个暑期作业,可惜没有去“杀几个容易的”,而是易先生,这个最难的。
  
  
  
  
  易先生 香港 第六场
  麦宅-上海(三年后)
  
  天黑送假麦太太回家,再进一步看看她怎么做。首先肯定的是,易对王还是有些动心的,主要是天然的男女吸引,比如容貌身材肉体等等。也有其青春幼稚的因素。下车,走向门口,李安不敢给任何暗示,易是否看到房子在熄灭灯光。否则,马上戏就乱了。可以说,易走上来的一路,灯都没有灭干净,在这样的黑夜,大学生业余到了什么地步。李安没有暗示,我只能说没看到。
  
  那个年代,女方主动,勾引到了猖狂的地步,让一个这么个男人把车打发了,主动邀请人进屋留宿,这样的举动,和一个大学生或者清纯的太太的气质完全不符,完全就是业余的演戏。如果你们接受不了假麦太太早以暴露的事实,那么,从问裁缝,到两轮质疑,到不上楼,直到易离开香港,他对这个麦太太就没有放心过,保持着高度的怀疑,这总是没有问题的。延续到上海,当然也不可能突然就放心了。香港还假意问问,回到上海,“你从来不问我的事”,根本没有必要问,老易清楚的很。这样,再从逻辑上反推回去,王在香港早已经暴露,应该是无容质疑了。
  
  第一次就要一夜情,这个房子有问题,那一屋子的家伙可能根本没有走。缠了半天,当然不能上楼,易走了。还有一个业余的大漏洞,易送她是临时决定,这个刺杀显然事先并没有完全说好,她不能保证同学已经准备好,她如何敢和他进门,这和3年后她在珠宝店外没有确认同伴到位一样,那次终于发生了悲剧。从她回家卸妆到爽快的问-和谁上床,之间一本正经的说了一批话,全是”糊弄“同学,判断错误。装的很专业,说老曹不是易的人,不知如何判断的。她说,易约了地方,地点很隐秘,可能老曹都不知道。易怎么可能提前约死一个所谓隐秘的地点,逻辑矛盾了。易根本没有说过,无非是拿西装的时候,再可能约她。易不上楼也被误判(其实是识破)。姑娘还说,要是他再打电话过来就是认真了,一本正经的表示,等于我同意要做他的情妇了,也是误判。这个台词其实比较奇怪,易先生打电话怎么能够表示你同意做他情妇了呢,其实就是向同学告知,自己准备好要做情妇了。
  
  浪漫约会的场面历历在目,女大学生陶醉着,还没有醒,也分不清戏内戏外了。不爱这个男人,但绝对不讨厌他,还有种久违了的父爱。第1场购物回来她说“太累了”离开小集团会议,脱袜戏到主动抽烟,同学特别是赖秀金都感到奇怪,公车上是被动的,现在是主动的抽烟。人一彩排,上了戏装,顾盼生辉,这感觉马上不一样了。她是有些入戏了,喜欢这个少奶奶角色了。从香港到上海,李安给了很多王看电影,喜欢电影的戏,她经常看哭,她太需要爱,太需要做梦,太容易入戏。生活中的王佳芝是枯燥的无爱的,而戏中的麦太太却是丰富的有爱的,给她最后入戏太深而“快走”做铺垫。
  
  
  
  赖秀金显然在这个破处阴谋中扮演最主要角色,甚至是根本是提出者,大学生走去阳台,她“恶毒”使眼色让梁先滚一边,说明她是主导。她要好好劝王。小说写了,有人在这个阴谋里别有居心。这种事情,男生想不到这么快,才约会啊,也绝对不能自告奋勇,这时候一定是听女生的意见。李安从她水池边恋邝表白和电车戏吃醋开始,逐渐铺垫好她的问题。她讨厌王,看到易约出王后,立即提出了这个问题。当然她提议已经脏了的梁去做,美其名曰要有经验的,把王污染后,邝也许像欧阳一样改变,讨厌王,她也就成功了。
  
  
  李安明显安排电车抽烟戏来完全对应这个留白的破处讨论戏,揭示出玷污王的主使和“凶手”。赖秀金诱使王佳芝堕入其作为“搞艺术的人”的恶习:吸烟,而在王被诱后,她又立刻将王抽过的烟(代替王)转赠车上的其他学生轰抢(玷污),均欲一亲芳泽。她决定交给梁闰生,梁抽完(玷污)以后,欧阳抢到,被赖又抢回去重新控制了这个香烟(王佳芝)。邝裕民一直是旁观者。那么在破处戏中,赖完全是控制者,邝一言不发,梁/曹/欧阳,曾经积极讨论,欧阳一定提过反对意见,甚至说过,虽然其它人没经验,也不见得非要梁上,为什么自己就不行(抽烟戏,只有他和梁两个抢到了)否则曹磊那句,麦先生吃醋从何而来。邝还盯他们俩制止这个玩笑,说明刚才发生过什么。因为在破处争吵中大家看到欧阳喜欢王,和梁争执过,最后小赖拍板,女生意见优先,还是梁润生上,邝最终还是一言不发。
  
  
  比较剧本,电影中删剪了大量赖秀金的戏来隐藏她,可参见本人文之解析 《"多余"的素材却能揭露出惊天的秘密——《色戒》电影与剧本之差异探究》http://www.mtime.com/my/spanisheyes123/blog/1029509/
  
  梁闰生为她做好了身体上的准备,她也接受了,当然本来指望是邝。她没有拒绝,只是自暴自弃遗憾的积极准备,大白天还加班加点努力自学性技术,她和同学怄气隔阂了。她要准备好迎接易先生给她新的体验。她对这些同学把她当作任务的工具非常不满,还不如易先生对她温柔。她要这个假戏,每天起床化妆等侯。接(好像抢)电话看她着急的,这是李安镜头语言清楚表达的,她没理由这么着急,除非心理上已经脱离同学去入戏。这也有了后面巨大失落的心理基础。对邝裕民,是极度失望甚至恨了(小说是恨)。
  
  噩耗传来,汪精卫集团加速投敌,易先生接到通知,紧急追随前往上海。易先生国家大事为重,早就把这件事情扔了。你姑娘想去机场送,不可能也没必要。注意这个西装,易车上答应是打电话叫王一起去的,然后偷情,但是事实上没有,王一直傻等,不对情人告别兼补偿性最后一“搞”,不合情合理。说明根本就没有打算再找她。当然是后面曹副官给了他报告,暑假的大学生,王的名字也知道了,有危险。100%确认了有危险,易先生这么小心谨慎的人,当然没有再敢继续。也就是,他们忙着破处,那边早没有见面打算,这很荒诞。作为朋友,送飞机是很正常的,拒绝当然代表易太太和先生都不让她去,一个是因为发现暧昧,一个是因为她的假身份。
  
  曹副官,引狼入室,被解雇。王佳芝“就是傻”,这才从戏里醒来,这个身体的准备白弄了。曹副官遭遇10刀和邝的一个扭断,这血凛凛的一幕,彻底粉碎了她的梦,和所有参与者的青春,杀人不是那么容易的。曹副官其实早已报告,他的告密台词表情很虚很搞笑。邝为了永远不存在的“告密”,激动杀人了,也荒诞。而且,曹只是来玩玩逗逗,只身来,就说明不是非常认真,而且早查出底细,大学生,没有军统背景,否则不是找死,他说的是改邪归正,邝问了他钱的事情,他顺着要挟,不是认真的,一人一个金条?逗逗,也许他们有后台。还笑嘻嘻的看着麦太太。双方冲动对冲动,杀了这个本不应该死的小保安。邝正在郁闷削刀没有杀到人,曹撞了枪口,说什么汉奸做事等等,都是为冲动找借口。李安为什么找个喜剧演员演,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一场玩笑一样的荒诞戏落幕,重庆军统把五个人收了,去了大陆。王没有回学校,后来去了舅妈家,还是那个爱看电影的学生,但是已经有些沧桑了,青涩完全没有了,有战争颠沛流离的因素,也有寄人篱下的因素,更有这次教训的因素。她回归平凡,不再化妆,生活更苦,没有爱。父亲带着弟弟不再要她,上次香港看电影之前就收到父亲的“抛弃”信,听到寒夜琴挑(Intermezzo)里面那个父亲说要对女儿负责任的话,哭的要命。舅妈把她的房子买掉,还借口给她读书。老卢燕更坏,“你还让她读书”。没人爱她,她是可怜的,但还有梦(还爱看电影),可惜这个梦又接在过去的老路上了,一直走到石矿场。易先生就算到了上海,再派人来调查这些人,这个房子,也不可能了,曹副官之死应该不知道,失业了嘛。易很快接了特工总部部长的职务,配了张秘书和成千上万的特务,开始魔窟生涯,大学生假麦太太,估计再没有想到过。
  
  
  电影海报 --悬疑鼻祖 希区柯克之悬疑大片《深闺疑云》( suspicion 片名单词本身完完全全就是“悬疑”的意思),为什么要用这个片子的海报特写,清清楚楚。要命的是王看的其实是另外的一本电影---《月夜情歌》,那个海报反而不清楚。大家好好琢磨一下,导演搞的什么鬼,为什么误导观众(让不少观众认为王看的是《深闺疑云》),什么意思,不是暗示《色戒》这是个悬疑片是什么?
  
  
  3年后...易先生和张秘书回家,没功夫去看太太,正跨进书房的们要办事,张秘书看着易先生,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传来......

[本日志由 默许 于 2008-12-21 11:24 PM 编辑]
上一篇: 【08·转】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1】
下一篇: 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3】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