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6】

(吴邝刺杀前准备)
  
  王从戒指店出来,肯定又和邝和老吴(可能是当面或者邝转达)说了,没有危险只是戒指。按理老吴应该把队伍撤出来,但是平时队伍其实都是邝在带,就是回来,也是邝负责,除了那两个专业枪手。他要求没有要求撤退,电影没有交代,当然也不能交代,否则怎么悬疑,这不重要。就是要求,邝也不一定会走,他”不能再让王受伤害“,这下易还给她买戒指,过日子,他把同学拉进来,这个色情特务任务,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他对不起别人,于情于理他都要冒险。而且大家注意,动机是有了,但冒险代价太大的私自刺杀也是不合理的,那么李安想到了,他又不知道重庆的事情,杀了相信也没有什么大错,大不了就是军火不查了。即使处罚,也不可能是枪毙,一些责备而已。如果知道重庆的事,可能气的要杀老吴这个骗子,王去和一个根本已经不刺杀的人睡觉,他能受的了。电影不是有事实,他没有走吗。
  
  我相信,也许老吴根本就失踪了,故意把东西都留在邝手里。不管如何,逻辑推不出老吴说没说撤,但能推出,邝自己做了决定,这个队伍不撤(其实都是他带,执行队长,除了枪和枪手),武器和珠宝店对面的房间(电影里有这个镜头,但是在附近也一样)都没有撤。这不是我编,镜头说明,他们在那里,而且王几天后打来了电话。按道理,王没有危险了,只是戒指而已。以后也就是取戒指,无需保护。当然你邝队长自己无需请示,就应该撤退,老吴只给了你一天,王没事你们自己就应该回来,不是”去外面盯着吗“,这个”去外面盯着“的队伍怎么成了刺杀队,老吴是有数的,装傻默认了。老吴放队伍走的时候,那场戏你们注意了没有,他让王快去,邝提出要保护,他什么都不说,然后导演给出镜头,他默认后就和两个枪手走了,我说他后来知道方案后从此销声匿迹了,你们是否相信。为什么,万一邝要求批准,他怎么办,但他又要借助大学生杀仇人,作为上司,他怎么说话。但是他溜了(所以抓不到,不在老窝),导演没有交代这些细节,已经不重要,反正吴邝两个人肯定不来往了,各自心怀鬼胎准备这个惊天动地的刺杀去了。老吴肯定猜出他的方案,认为很好,这个条件和推动到来了,他默认或装傻,这里也有他的安排布置。所以高高兴兴的等仇人上天。老吴准备啥,他当然不能失控,人都走了,怎么控制,两个悬疑剧中谁也不注意的人物,两个枪手,鸭舌帽和蓝中山装,粉墨登场。(邝组,咖啡厅,珠宝店,三组人里都有一个鸭舌帽穿浅色衣服,其实是不同的人,为什么“巧合”,就是让观众搞混)
  
  王佳芝从珠宝店选戒指到打电话给邝是一个空白,李安安排了玄机在里面让大家推理。她打电话是密码方式,铃声和语言,他告诉邝她和易先生马上要过去。邝下令“行动”。这个过程肯定是他俩商量过的,包括电话号码。商量必定是背着老吴商量的,老吴还在让她长期扮演麦太,定期汇报,不可能突然改变,王当然也不知道老吴自始至终都没有批准过,她只管创造机会,邝是他的接头人,邝私自发动,她不了解。王离开珠宝店,很快和邝接头,告知他没有问题,易只是让她订戒指。邝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必定是邝想到的方案:就是一直不去拿这个戒指,什么时候拖着易一起拿,大家可以看到,他们经常约会的咖啡厅和这个珠宝店咫尺而已,邝当然知道这个奥秒,如果易不去,放弃也没关系。约会后,然后电话通知,刺杀。他知道老吴必定不同意,几天前还有查军火,没有眉目必定是不改变的,否则过去老早可以在公寓部署。相比较公寓,这是更理想的地方,邝下了决定,也不请示。两个枪手,管枪的(鸭舌帽)和蓝中山装明白无误的,李安告诉我们,他们是老吴在这个小组的卧底,他们和这些大学生是格格不入的。
  
  在上面的一个镜头,吻戏前,是老吴和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走了。交待一些事,然后把人交给邝去部署监视。邝小组平时没有武器,武器由鸭舌帽管理,在老吴的命令下统一支配。老吴终于等到了一个,可以冠冕堂皇、装傻充愣的把武器和心腹枪手留在邝处,让他自由发挥的机会。李安为什么要安排老吴和这两个人的奇怪的近似特写镜头,不是很清楚要表达他们的关系吗。大家不觉得奇怪,为什么单单抓他们大学生,这怎么回事。老吴这么煞费苦心的装傻和卧底,也证明刺杀取消的命令是高层下达的,他是表面答应暗地里反对。两个枪手表面上要听邝的,他是队长,枪和人都留下了,用什么名义不知道,可能是告诉他们还需要继续保护王,枪手当然配合,也装傻。不管怎样,天天泡在珠宝店外围的屋子里是肯定的。王在电话里说“二哥,这些时间没有时间打电话了”,说明好几天守在屋子里了,手工镶嵌戒指大概要一阵。枪手当然会把这边的情况告诉老吴,老吴这么聪明的人,立刻想到邝要私自杀人,自己能够装傻的机会终于来了。王佳芝天天打麻将,你一帮人守在屋子里,保护都已经结束,是个什么意思。不是刺杀才鬼。我想,这一刻他就溜了,两个原因:1,怕邝来请示,不好回答 2,刺杀后,腥风血雨的抓人,自己也不安全,躲躲再说。他躲在暗处,看着变化,枪手定期想他汇报。武器也留在枪手处管理,他反正一切装傻。
  
  终于有一天,枪手回来了,告诉他们刚刚逃离封锁,分散逃命,大学生下落不明。几天后,易告诉他,也许别的渠道,从香港带来的这个岭南大学的原始班底,集体死在南郊。他或者重庆最后要告诉易,对不起,是他们私自自己决定的,我没有下令,邝的动机原因解释一下(都是同学,着急了),谁让你留住姑娘,都是你自己玩过份了,不怪我,本来你这就是玩火,色戒色戒啊。反正你杀了我这么多人,你也没死,只能说你欠我的,我们照旧,班底都端了,更没人杀你了。他借刀杀人失败,这个仇人看来这辈子难杀掉了。虽然两个亲随枪手告诉他一些事发现场的情况,但到底怎么失败的,到死都没明白。
  
  
  张秘书 第一场
  特工总部地牢到门口
  
  又回到张秘书,还是第一场,这才是顺序的,这是高潮的一天,张发现易要杀人灭口,让军火失踪案查不下去,高度怀疑他和重庆暗通款曲,日本人明天要召见他,不在外面轻轻松松的吃饭而直接改去宪兵队报到,当然是有很深的含义,易第2天的命运,观众可以自己想象。2点半左右,他去约会了,张秘书目送他走,然后惯例派出特务小组去了老地方凯司令咖啡厅,监视易和王这个重庆方面的特务情人的行动,也同时保护易,以免他下车危险。另外,由于几天来邝组的异常,除了例行的跟踪人手,也一定加强了配合动态保护易先生的力量,显然,从电影看,跟踪组已经转化为保护组了。张秘书还没有搞清易和重庆的关系,也是“因为,你和她的关系”,弄不好王本来就是帮易传递情报的,无法警告自己名义上的老板和进行行动。他要再看看发展,反正他在暗处,最后一网打尽,当然也不能让老板有危险,暗中保护,这懂政治的人都知道,部长级别的官员,没搞清楚是不能动的,社会上知道又死个大汉奸,怎么得了。
  
  至于珠宝店这个部署地址,王和邝组都去过,他知道,但没有100%的把握。老地方凯司令咖啡厅显然王去过不止一次,早就查出了。那边,眼线阿妈通知假麦太上眼线郭司机的车。作为眼线,郭司机或阿妈应该马上就在外面通知张秘书,人离开了。张秘书自己也早就猜出他们有约,李安给了特写,他想到了,易的工作日程和约会习惯没有谁比他更清楚。两人的行踪,他是清清楚楚了,他知道某天可能出事,也就是重庆刺杀真正准备执行的意思,但却不知道是哪一天,也不知真假,只发现异常,他每天都要做好准备,他搞不清老板和重庆的关系,他表情是又担忧又怀疑。
  
  就是今天,今天的约会发生了重大的变化,果然,王引易去了珠宝店。重庆的邝小组全到场了,准备刺杀,易疯子式的逃命,连张秘书后面都有些搞不懂了,如果易投靠了重庆,怎么自己人杀自己人。特工们看到刺客根本没到位,易老板不知从何得到第六感而狼狈逃窜。难道易先生和重庆没有联系吗?自己怀疑错了?
  
  
  易先生 上海 第七场
  易家--封锁线
  
  第一段 易家(下午2点52分)-凯司令咖啡厅
  
  1942年10月26日,日本陆战队又在瓜岛丢下2000具尸体(根据战史),这年,对东京的战争大本营是灾难的。那边日本陆战队精锐在瓜岛和美军争夺每一寸土地,第2天(易先生最后签字是10月27日),在上海的伪政府长官官邸,漂亮的太太们也在麻将方阵中争夺每一寸土地,争夺着手上戒指的大小。男主人公开说了“又不是鸽子蛋”,故意抬高她,表示她是最爱。这是她订完戒指回去告诉他的。王佳芝知道,她是胜利者。这个家的男主人给她的是最大的戒指,而她,要在取戒指的时候和同伴杀死他。理性上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和身份,她和邝已经商量好了,戒指迟迟不拿,要等待一个刺杀的机会。其实鸽子蛋是她自己选的,易没有要买这个给她,选的是那三个,先付好了钱,现在不得不后面加了很多钱,其实易对这个选择不太满意,知道她不是上流社会的太太,品味有问题,不过只要她喜欢就行。如果是鸽子蛋,他可以考虑买给太太,可见王在他心中的地位了,直逼太太了。
  
  现在的时间是2点52分,李安给了特写。易先生突然回家了,易先生回家进门照镜子,非常轻松,和重庆攀上,他有出路了。易用眼神告诉王离席。这是突如其来的,日本人突然取消晚餐。李安给了暗示,所有的人都不满意。和太太们纠缠一阵离席。王公开告诉易,约在3点,也就是自己要过去等他的含义。王拿走了除了私货以外的主要个人用品,李安描述了。扫荡一空,暗示她觉得自己极为可能不再回来,要去英国了,永远也去不了的英国。7个小时后,她头颈后要挨上重重一枪,无辜的青春尸首,那个为了对一个同学的迷迷糊糊的爱慕而迷迷糊糊的参加的刺杀,去被陌生人糟蹋的身体,倒在石矿场,到死,她也不知道李安给她的,比她自己以为的,更为残酷的命运。走之前看了窗外,担心易先走,没有时间打电话。眼线阿妈请她上车,去偷情却用女主人的车,有些滑稽,她也一直觉得两位小人物可能是眼线,她不想坐但还是同意了。眼线郭司机特写的眼睛十分邪恶,王路上很提防,向他解释了自己上海没有亲戚,所以住在易家。离家的时间我们算它是3点整,”上海的车没有香港多“(向司机表示自己是香港人!),从愚园路长官官邸到南京西路很近没有堵车,算3点10分,她到达了刺杀准备发动的地方,凯司令咖啡厅外围,眼线郭司机走了,她确认了,于是开始过马路走向街角的凯司令咖啡厅。
  
  
  第二段 凯司令咖啡厅
  
  无论易先生是否下车和她同去珠宝店,她知道今天都是个有决定意义的机会。和邝接头的戏,都表现她有一些特工的警觉,事实证明,你警觉能力是没问题,但是你的智力不如李安。在咖啡厅外对面马路,有3个人她感到疑惑,但不能确定,进了门,又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夫妻,她也感到疑惑。进门前夫妻在玻璃里面盯她,是客观镜头,所以绝不是她草木皆兵,必定是特务。王不能判断,但她认为没有问题。她想,老吴一定知道易在咖啡厅是不下车的,难道是天天有人蹲守,观察保护和珠宝店呼应,她想不通。易先生的特工是不可能的,易不可能找自己的人跟踪自己的偷情,这是她分析出来的。最多是老吴的,她想,夫妻也走了,没什么问题。要命的是,她的文科小脑袋,死也想不到还有另外的一个邪恶势力,就是张秘书和日本人。外围的推理不出,但是里面的两个假夫妻,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那不可能是老吴的人。如果你要守易先生或保护王,你不能离开,你也没有必要这么装模作样,在王这个自己人面前你做戏,说明你俩和她是敌人,你买蛋糕的钱只有张秘书给你报销,老吴绝对不报销你这个蛋糕。不是易先生的人和草木皆兵,前面分析了,从电影人物分析,只能是张秘书的人。他送别易先生的特写提示,他必定对今天下午的事情进行了干涉。他最后说跟踪邝一段时间,既然他们常接头,就完全等于说“跟踪王一段时间了”(观众都忽略了这个简单的推理),否则邝等大学生如何暴露的。他对王是100%的了解,香港沦陷,资料也查出,港大演过话剧上报,这不是拷打审问出来的信息,明明白白的告诉大家,他一切都是明白的。他在后面的易的对话中也承认了。为什么来,张秘书场分析过了。密码打过电话,明明白白告诉邝,”我要去买东西,现在就要去“,这是对的,但是后面证明也是最大的错误。因为她怕易马上到自己没有时间打电话,要命的是,易”晚了“,而且晚了1个小时,太阳都下山了,注意影子的变化。易不能早来,她应该想到,你一走,易就跟上,太太们要起疑。但她也不怕,她知道邝能看到咖啡厅外的车,无论多久,总会守在珠宝店的。那边王力宏港台腔”行动“,佩枪,马上就下楼准备行凶。这边,还在磨香水,喝着咖啡,悠游在在。同志们,4点15分,易的车才到,她的咖啡已经早就喝完了。
  
  
  第三段 凯司令咖啡厅--珠宝店
    
  
  (作者注:以下多次修改,有些啰唆,主要是电影留白太厉害,见谅,双方特务行动细节只能锁在一个正确的逻辑范围内,有合理推测的成分,为了表述故事方便,在没有大影响下尽量少做多种可能,只能如此)
  
  这个年代,没有手机没有来电显示和短消息,否则邝是要通知王,事情已经变化了,当然不告诉她也没有关系,反正也不那么影响,回来再对王解释情况的变化,也一样。但是一样吗?他们全部都被枪毙了,确实很不一样了。如果易及时来到,应该还能杀到,现在1个小时过去,这里的情况完全变了。小屋必定在封锁内,非常近,几分钟能到达,否则易人马上来了,你刺客还来不及到现场。邝队伍下楼后部署好位置,开始等候,很快不久,在她轻轻松松喝咖啡的功夫里,不能推理出血雨腥风,这几十米的街道上也是剑拔弩张、斗转星移。
    
  珠宝店他们坐下的时候,印度人身后的钟是4点25分,是悬疑片吧,李安给死了时间。那么算4点15分,易终于来到,来到常来的,心照不宣的老地方--凯司令咖啡厅。”晚了“,他说。王没再研究外围特工的事情,上了车。主动拉手,张爱玲主题,不研究了。南京西路陕西路东北侧,是咖啡厅--》西伯利亚皮货店--》绿屋夫人时装沙龙--》珠宝店,连着的。他要求司机去”福开森路”。车往前开。路上景物后退,电影背景音乐在“晚了”的时候就起来了,车开的时候一直播放,播放到车停在珠宝店门口,导演耍了花招,观众以为车是直行向西走了。事实是,车一定马上调头了,否则看不到这些店面。调头后朝东开去,这很重要,大家记住这个信息,后面要用。车开过珠宝店,她自然的表达拿戒指,演技高,并不太紧张,之前她一定说过她选好了,以后拿的话。因为易要她回来告诉他这些情况。易感受到温柔,和情人一起拿自己订的戒指,在这个阳光的傍晚,再浪漫不过。
  
  算4点20,车调回来,停在对面,没有再转,这是一个暗示,过去他不这样停车,主要是给出时间空间表达特工观察和逛大街的轻松,也给跳车留下冲刺的距离,电影美学需要。小说也是这样的。车其实兜了一圈,走了回形针路线,易下车,说“在这里等我”,说明也可以在那里等你,就是调头去店口,车头向东,你不是本来就往东走吗。奇怪了啊。你为什么不让车调好头,非要在这里等你。就是导演一定要把车锁死在这个位置,不让动,车头一定要朝西,大家发现没有,无论静止还是运动,从来都给的朝西走的车位和镜头暗示,事实上车却是朝东走,从来不给东去的车镜头,这是什么毛病。停对面本身没有问题,但是导演为什么神神秘秘的。两次停车倒是差不多一样的方向和位置,大概相差10来米,易说了“回刚才那里”。
  
  下车,她开始找人,在过去的位置上没人,倒是正前方有人,二楼有个青衫在警戒,正门有个黑衣,她又开始遗憾,她想应该是自己人,也是她错误的想。那7个人她是熟悉的,老吴处都认识,包括枪手,上次珠宝店每个人都给她示意过。要命的是,你7个人一个都没有看到,你怎么就保证他们到位了呢?你在香港就犯错误,不进行确认,这次要了你美丽的性命,还搭上了话剧社的好朋友,你一直问邝的那些迟早要见面的同学。当然,这不重要,虽然她误认,反正最多刺杀失败,关键是最后那个要命的挣扎---”快走”。车门关上就像枪响,这是小说描述的,李安坚持,把她吓了,这是刺杀现场,开始紧张。慌张张望的样子,也许易看到,但是没有注意,轻轻松松逛街,脚步很慢,这是魔王易先生吗,不是,这是和老吴吃过饭的易先生,被重庆紧急下令,停止对这个沦陷区总特务的刺杀,他是知道的。那么还想什么呢。慢慢逛过去。谈这个黑衣,老吴的人不会这样明目张胆的让易注意,这个张秘书的特务,他无所谓让王或者易起疑,今天明显有刺杀部署,他只要达到保护易的目的即可。从电影看,黑衣他看到了,易没有认出,他怀疑,他知道重庆的人不会笨成这样站这里。可能是部里的外勤,正好在这。王当然认为他是老吴的人,但没有确定。这个刺杀部署看来还在,她又紧张了。
  
  屋子里的两个太明显,观众看出来了,王佳芝不认识他们,也看出来了,易当然更看出来了,电影也表现了,一个还和他对视,两个人不自然的看钻石,身份完全不应该出现在印度人的珠宝店,当然瞒不过老易。现实中的丁默村,已经逃窜了。
  
  
  这组人不是咖啡厅的人,是一组新特务,(至少)4个人,和那(至少)5人不重复,我仔细核过。一个9人的特务组加上邝的7人,共16人,如果都是老吴的,那倒是滑稽了,这么庞大的刺杀团可以攻打一个日本据点了,所以不是一伙人,看官如果不信,我也没办法了。李安明确的在上一场珠宝店戏给过邝小组全体镜头,就这7人,没有多的。邝和王都被跟踪,这个没有疑问,张秘书自己说了。邝裕民小组珠宝店保护过王,王也来过,张秘书和这个特务组知道,邝天天在老窝守着,他们分析出来了,不管事先还是事中还是事后,不管谁先到,都知道刺杀要进行。那边的同事报过来,王已经在咖啡厅了,这边当然发现邝下楼去了,全在珠宝店外围街上,凶神恶煞的。咖啡店易不下车,由咖啡店小组保护,不提。这边,敌我双方都在这段街附近,张秘书的特务怀疑有刺杀,但是易先生并没有来,当然不能有什么行动,只能是在店面侧街上巡逻。珠宝店接管的起始时间,应该就是易车转回来停下的时间,否则位置不明确,易人又没有到,后来是车又开走,保护的意义不大。从电影看,这段街区2楼的警戒观察可能稍早就安排了,因为刺杀显然会发生在这段街道上,什么店面不是非常明确。珠宝店门口的接管是比较仓促的,里面的特务检查完还没有时间撤出。前面说了,对于珠宝店本身,特工们是知道的,这里当然是重点,但也不排除其它店面,特工应该已经检查了附近的几家店面,珠宝店也许已经检查过,老板下车确认位置后,应该重新检查,明确站位。
  
  
  首先,易怀疑他们是特务。如果不认识,那必然就是老吴的。老吴的人在这,必定是王引来的,这点他很清楚。这么多重庆特务在这,肯定有事情。王突然约他下车,那就是陷阱,不管老吴说好什么,他都不可能上楼。所以他认识这两个人。一个部里的人,经常聚会,张秘书无法保证易到底对谁有印象,毕竟他是老板。这两个被看出来了。再加强推理,如果易认为他们可疑或者是老吴的,易先生不可能没有任何动作,而轻轻松松继续上楼安安稳稳看戒指,他没有象王一样,往楼下看,一切放心。当然推理出来,他认为这两个人是自己人。如果认为是自己人,那么他必然认出其中的某个或全部人。他看了他们好长时间,眼神告诉我们,他想,你们两个小家伙怎么在这里。两个特务检查了店里以后,还没有时间撤出去,老板就搂着女特务进来了,属于意外遭遇,被堵住了。其中一个看到老板脸色尴尬(也是导演暗示他们认识)。如果是老吴的人,专业特务没有必要回视,应该装的更像一些。而且根本事先不应该在店里,如果现在就在店里,应该立刻动手,何必再等。老板一上楼,他们马上就撤出了,里面检查过,没问题,换到门口站位,还聊天。电影给的表演,完全是老板意外碰到下属的神色,大家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的部下不可能无故在这里,必定是有问题了。易想起了,她是特务,他盯着王,开始快速的盘算。那只能是张秘书搞鬼。只能是张秘书已经怀疑王的身份,高度怀疑王佳芝要刺杀他,按常规派人保护他,特别是在王引来的公开地点。他知道偷偷摸摸的张秘书过虑了,老吴早不会杀他了。张秘书没有什么证据,他这个名义上的老板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老吴也和他说好了,将计就计继续。如果张秘书发现证据,大概是要给他说的,到时候再处理这个事情,盖子不情愿的揭开,可能只能先把美人交回老吴了。
  
  总结一下,店内两个特务是专业的,显然不想这样遭遇易先生,现在不自然突兀地站在钻石前,只能推理出 1:意外遭遇,来不及撤出 2:根本不怕暴露,他们不是老吴的人,和易是同事关系。前面还推出,易先生认识他们。从这个时刻,易先生开始知道张秘书完全卷入,最后一场他听着报告,暴怒。起点是在这里,张秘书(原型大概是李士群),知道这个具体刺杀的端倪,却长时间让老板处于危险中而不通报,当然无法忍受。后来,秘书解释了,怕你和王小姐是重庆同志加情人关系,不好中断打扰。(否则,情人关系有什么不能通报的!更应该提醒老板注意)分析易对这些特务的认知情况是最难的,李安给的提示还不够,或者还没看出,曾经还分析过易认为是老吴的人,看官先凑合看,自己做出个结论即可(部里人,老吴人,怀疑搞不清,不怀疑,共4种情况)。
  
    
  电光火石的瞬间,易也没有空琢磨这么多,反正上楼了,下面自家人奇怪,但是相信没有什么性命之忧,这是电影里说清了,他没有再想这个事情了。这里就算按普通电影观众认为的,什么都没有怀疑,上楼看戒指,悬疑和逻辑仍然成立。就是,无论如何,没有刺杀这回事了,门口里里外外全部被张秘书的接管了。邝裕民带人下楼,分散于原来一定设计好的刺杀位置,不会在店内,身份不符,就是在周围,大概和第1场戏一样,等易进店,再进店,或者在门口、或者车附近下手。要命的姑娘一直在喝咖啡,人没有带过来。等了1个小时,这边已经明明白白的看到一批新的特务在这段街区上,2楼还有警戒。他们分散在正前方。邝不用下令,眼神交流就可,那就是取消刺杀。短短的街道容不下这么多可疑的人。他们离开了现场,没离远。按小说的提示,都挤在路口那侧戏院门口,只有那里可以隐藏,而且正当。比较第一次,王下车,其它地方都看了,唯独没有看那里。假设他们在那里,他们观察珠宝店这里到底怎么了。因为对方的人没有什么攻击性,明明白白是保护警戒。对方接管,邝想,只能是易先生的人,而且已经知道他们的刺杀。那能推出啥?大家想想-----王佳芝叛变!
    
  邝想,只能是易先生的人,而且刺杀已经泄露。这个事情邝认为只有王知道,最大的可能就是王佳芝叛变! 老吴?早瞒着呢,那么只有王了,邝一片困惑,不像啊,王佳芝刚打过电话,又想起接吻却推开他,也许是叛变?要做汪的特务了?要引他们过来,简直不可想象。他开始高度怀疑王佳芝叛变,要一网打尽这个组,而且老吴也完蛋。或者易自己发现了?谁泄露的。邝应该冷汗直冒。4点20,易车调来调去,终于下车了,不可能自己做诱饵吧,他想不通。车慢下的时候,两个特务就冲进店了,一个留在外面,邝当然不敢再上,继续观察。一场闹剧上映了,惊得双方大批特务目瞪口呆,易先生居然这样的冲出来了
    
  第四段 珠宝店
    
    先看分组
    小组A (重庆/老吴)邝裕民 欧阳灵文 梁闰生 赖秀金 曹磊 管枪的 蓝中山装
    小组B (日本人/张秘书)
      分组1 :咖啡厅 5人,外面三个,里面扮夫妻两个
      分组2 :珠宝店 4人 黑风衣(门口) 鸭舌帽 皮夹克(店内) 青衫(2楼警戒)
    
   青衫(2楼警戒) 有些像邝,但是肯定不是,位置、衣服、抽烟、神态、王的态度,都说明不是。
  
    分组2 完全形成了对珠宝店的保护,和大学生上次的保护相反,是从里到外,大学生是围绕一圈,一个守一个攻。刺杀必须是先让易进门,你们在上,现在易没有来,屋里都是人了,是不合理的。所以证明,分组2是张秘书的保护性质。在几何上形成内守外攻的结构。大家应该看过《教父》,为了保护父亲,两人站在门口装着有枪,进行守卫,暗杀的人看到,再不敢过来。这里也是同样。邝不敢再上。两个枪手也在没走,因为一切没有出事的迹象。
    
  王上楼后,还是不能确认特务,她看了楼下,两个看钻石的人马上出门了,而且守在门口没有走,她这下清楚了,这是我们的人,刺杀准备好了。我可怜的王姑娘啊,你的脑子呢,这样守门是刺杀吗?是不让刺客进来好不好。反正她确认了。印度人身后的钟表示,现在是4点25分。张爱玲主题明的,李安主题暗的,统统一起上演。印度人恭喜她得到爱情(订婚?)这一刻起,王动情了,王开始激烈挣扎,香港到上海,要么被人抛弃要么被人利用,老吴听自己的呼喊,态度简直坏的要命。这个男人是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自己却要帮自己讨厌的人去害死他。"这个人是真爱我的,轰的一声,若有所失",开始胡言乱语。不想这个男人死,她要做他的女人了。
  
  老吴-张秘书-老易,三个军统的老同事(假设),三个领导,拉住了一张紧紧的三角,谁都不能出错,否则盖子爆裂,三角蹦断。老易有数,张秘书一定是有女人的证据了,否则不必兴师动众,他故意不说,一定有他的算盘,看来他是搞不清女人和我的关系,不敢动我情人。他又琢磨,重庆的事情,张秘书必定没有什么证据甚至从未想过。他不提,老易当然可以装傻,反正已经装了很长时间。老吴那里承诺了,王长期留下,刺杀取消。张秘书的捂,老易的装傻,老吴的承诺,三个点牢牢的扣住了这个盖子。这个事情可以一直拖着,只要自己小心点。他很放松,一点没有想楼下的特务们。他很温柔,深情的眉目和低低的睫毛打动了她,摧毁了她最后的防线。无论情人是什么坏人,她不能杀死亲人。她脑子完全失控了。想掀盖子的邝,在戏院外面正苦思冥想。这个盖子依然扣着,好好的,没有问题。另一个傻乎乎要接着掀的大学生到来了。
  
  原版非大陆版色戒解析,不是什么“走吧”,是“快走”。她要失控,突然背景传来似乎枪声的声音(她三次都紧张的幻听,其实都是别的声音,如果是刺杀或者枪战,绝对没有只响一枪的道理,所有特工都知道,暗杀人一次至少要打两枪的,经典特工惯例),于是她彻底失控。她的第一句“快走”来到。原版声音可以分辨,但嘟嘟囔囔不很清楚,字幕都没有。一种可能,易没有听清,需要重复。另一种可能,听清了。那易还在想什么!开始飞速盘算,下面是自家人确认了,看来有刺杀真的在部署,外面危险重重,因为王明确告诉这个秘密,有刺杀要发生。快走是什么意思,要杀我?对方是女特务他早知道,昨天还在公寓里,里外没有问题,姑娘在屋里有机会拿枪,但没有发生什么,她不可能害我。怎么回事,老吴下令了?不可能!小说里只有一个快走,易就飞奔了,李安安排两个,必须给易一个分析的时间,因为全上海停止刺杀,他是放松状态,和小说的警戒的起始状态是不一样的,结果都是逃命,但是起跑线不通,这个发令枪需要早响一次,第2次,他才会起跑,而且还有两个自家人在楼下。易不能判断清楚情况,完全不合理,他疑问和温柔的看着这个从香港铁门外看到第1眼的姑娘,她是我的人了,她被我的戒指套住了,她不会害我,老吴也不会害我。
  
  第一句是王失控、失口,这第2句“快走”根本就是决定放人了,对方表情已经非常不正常了,易全明白了,张秘书、楼下的自己人根本就是针对一次具体的真刀真枪的刺杀来保护他的。外面有人要杀他,什么原因他不清楚,现在必须跑了,所有的盖子也揭开了,就是装模作样也必须跑了。他想恨这个姑娘,居然在执行任务把我引来。但不管这么说她要救他,美人突然变计救他。老吴的妻子孩子的事情他一直不能忘,是他签的字。吃饭的时候大家心怀鬼胎。他知道老吴恨他。这下紧张了,很可能老吴违背重庆的命令,故意让他放松警惕,设毒计私自杀他。电光火石那有这么多思想,真真的,姑娘是告诉他这是陷阱。电影表现了一个专业特工的高超素养。马上就要冲,否则刺客上来麻烦,冲到一楼,要观察部里的小伙子是否还在,发现居然不在了,这下紧张了,门口、车边和街上危机重重。门口现在能看到的就是一个黑衣特务的背影。通过慢镜头,可以清楚的看到,另外两个没有直接挡在门口,他看不到。演员梁朝伟拿出中学50米的速度,冲了出去。他不认识黑衣,认为他也许是枪手。必须推翻黑衣,他做到了,否则对方要背后开枪。大喊“车门”,随从很专业的在那里开门,应该操练过,两人先后飞了进去,任何子弹最多掉在随从身上。“冲了十米左右,纵身鱼跃,平平的飞入后座。双方特务目瞪口呆,随从也马上跳趴在老板身上,只听见汽车吱的一声尖叫,仿佛直耸起来,砰!关上车门像枪击声?——横冲直撞开走了。”,这应该是正确的描述。 应该是向西去特工总部了。算4点30分.
  
  张秘书特务们才反应过来,里面出事了,也紧张了,相信马上回头检查店里,一切如常,派人去偷偷看看楼上,安安静静,女特务谢着印度老头,戴着戒指正要走,咋的了,三个人也许商量着,怎么也没有搞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里里外外都没有事情,重庆的人不是早走了吗?他楼上又看不到。想不通。老板这样出来,大概是意识到刺杀,很可能要抓人,但张秘书命令还没有下来,相信就继续过去的活动和电话报告张秘书。这个女人自然还有人盯。
    
  有人说没有镜头表示邝小组还在,是的,他们可能都走了,这么多易的特务在,说明计划暴露了,很危险,早四散逃命了。对于易,珠宝店周围早就什么危险都没有。但这么长时间,他们却还没有走出封锁,枪手匆匆忙忙的混入电影院,说明是奔出后开始逃命的,而且明显是如何摆脱敌人而不是设法走出封锁的问题了。最后刑场邝的眼神,说明至少他这个组长本人是肯定看到了这个奔出,对王感到深深的怀疑和愤怒。其他人在不在,不重要。不影响悲剧性本身。
  
  下面的情况就比较容易分析了,易和随从开车回部了,张秘书一定早得到报告,人和车已经出来了,所以速度很快,易回到总部,下了封锁令,张秘书自己也跟着出来了。易没办法,随从司机路人下属都看到了,上次王要搞情报他都怒成这样,现在王参加了刺杀,他肯定暴怒。这时候没功夫想什么女人重庆,气都气死了,被这么危险的搞了一次,差点丢了命。本来和重庆就是敌人,现在不过就是高层对话,对下面的人照样杀,而且重庆答应不杀他,这帮人肯定是违抗命令。他一定没有下令抓这个女人,毕竟她救了他,只是抓可疑份子。这个能去虹口的家中上宾也不可能被抓,也留了时间给她逃走(可惜三轮车错过好几辆)。怒当然很快会消,女人的的确确救了他。张秘书早怀疑她,他估计女人要麻烦。抽着烟,他抱着侥幸。珠宝店他说,有我在你身边,现在她离开他,如果抓到部里,就难办了。“她在楼下?”,最后的戏表明他真不想她落网。我这里要完全推出每个具体人怎么被抓的,不一定,但是可以描述一下。
    
  (李安本人出现在王佳芝走出珠宝店到对面叫车,他是对面抽烟两人中的一个鸭舌帽,这种对希区柯克的模仿和致敬,不就是说明此片是悬疑片吗?)
  
  以上解读的前提是,1:易不知情 2:易是真跑 比较剧本,电影删除了些戏,则牵涉也许更玄乎的解读,易很可能是假跑。为了不影响本处标准版电影解析故事的连续性和完整,不做分解。可参见本人文之解析 《"多余"的素材却能揭露出惊天的秘密——《色戒》电影与剧本之差异探究》http://www.douban.com/review/1321381/
  
  
  第五段 珠宝店--封锁线
  
  
  
  刺杀发生,无论成败,自己的新老朋友,易和张秘书肯定要抓人,如果抓不到,就要抓好多天,这些日子自己和重庆的人都不会好受,这个刺杀还要捅到重庆军统高层去。他-老吴-早决定了,刺杀完成,就把这个团队交出去,交给易和张完成抓捕任务,实实在在是他们没有请示要干的,是他们私自发动的同学情杀,重庆军统也好交待。借刀杀人,刀也要扔掉,也算杀人灭口,重庆查下来,随便自己说,否则邝裕民一描述前因后果,重庆也会明白里面的奥秘,至少怪罪自己监控不利。所以,他决心不安排他们的退路,而安排了自己人的退路,把大学生们光溜溜的扔在封锁里,让他们正常得被捕。
  
  邝有5个人,最近几天加了2个,张秘书的人不可能个个跟,平时主要跟老大。邝在封锁后立即被捕大家应该没有疑问,事发后(即易奔出),所有人都知道要封锁,刺杀已经暴露,这不像刚才还观望。当然是四散逃命,王错过几辆车,行动又慢,还看了会模特,导演暗示大学生和她都是被操纵的模特而已。她“就是傻”,从头到尾幼稚。王家芝被捕,当然没有悬念,封锁前的一个镜头,李安就安排了一个骑单车的人跟着他。她本来就是主犯,特工们没人不知道她,一直跟着,就是放回易家或者公寓,不久也是要抓住的,记住,是张秘书抓。王被封锁,马上感到要被捕,表情有了,在封锁线李安给了晃动的特写,聚焦在一个无关的年轻人头上,其实这个人没有问题。她看到的是另一个紧盯着她特务(要仔细看,墙边,那个年轻人边上,面对她的一个白领子特务),终于反映过来问题的严重性,老吴说了,抢在敌人前吃,所以一定是看到了敌人,她想到死,拿出药丸思索回忆话剧社的那一幕,何必上楼。影片和张小说一样,大量留白搞悬疑,李安没有拍,当然马上被几个特务拉上车。
  
  那两位枪手才没有这么笨,像她一样去闯封锁,等检查,他们都是老吴的心腹,老吴安排他们私自做了准备,小说和电影都清清楚楚的表现了,他们俩单独行动,买了平安电影院的当场票,进了电影院,从后门同其它观众一起出去后,警察检查了票根而脱逃,老吴和他们谈了这个手法,但是故意没有和大学生说,两人是偷偷的(小说里还要清楚,大学生看到了他们事先买的电影票,没有搞明白什么意思),这当然是老吴的故意安排。专业的人员考虑无论刺杀成败,封锁的范围可能很大,不一定逃的出,必须想好退路,老吴帮自己人想好了,而且枪手很快出去报告老吴刺杀失败,他们也知道老吴新的藏身之处。大学生事先没有想到这些,被牺牲了,送去了南郊。枪相信都扔了或者藏了,但你手上需要有在这个封锁内的理由,其它四个学生,也许回了早已经暴露的小屋,被抓。也许,什么都拿不出,随后赶到的张秘书特工,从所有被普通警察拦下的嫌疑犯中把他们挑了出来。
  
  继续谈车的问题,店铺都在东边街道,老易的车是向东走,再被王打断,调头回来的。同去一个路--福开森路,老易的汽车(向东)和这个三轮车(向西),走的是完全相反的路,大家可以仔细看一下电影。而且三轮车过了路口仍然不拐弯。那么可以推理出,老姚司机和这个三轮车夫,他们其中有个人,故意走错路,老姚、易先生、王佳芝,三个人都在一辆车上,他们去过福开森路好几次,不可能走错路。所以,在电影里,这个福开森路并不是现实中上海的武康路,李安已经把它改了,毕竟全世界观众,没有几个知道什么武康路的。  
  
  这个修改,当然是有道理的。影视基地已经造好了,不能改,为了电影美学的需要,也忠于原著,易的车是一定要调头到珠宝店对面停下的,这样电影好看,否则易怎么跑呢?但是如果和张爱玲小说一模一样,车是向西行驶中被王叫回来了。那么李安没有办法交待为什么要做第二次调头,因为实实在在车向东后,会路过这个珠宝店,那么车为什么不停在店边上,易和王为什么不先下车,观众会质疑这个问题。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为了隐藏这个三轮车的问题。
  
  可以推理出,李安就是重新设计了福开森路的位置,是路口的东边,小说里的路名不能改,但是方向可以动。这样一切都合理了。李安不可能无意搞出这个大穿帮,他前面神神秘秘搞了这么多车的诡计,就是为了隐藏这个问题。老易的车,不交待第一个调头,故意使用音乐迷惑观众,好像是直行西去,王才看到了那些店铺。而且一定都是给的车头向西的图像,给观众错觉,福开森路好像是向西的。王在路上走来走去,三轮车绕来绕去,都是故意把观众绕晕。使所有的人对这个方向不再敏感。即使是有单行道的今天,目前在上海也找不到一个走法,是反方向走,经过一个路口还不拐弯,却去远方的同一个小路,全世界都没有吧。
  
  这样,只能说明,这个长的并不像车夫的年轻三轮车夫就是特务了。除了李安明显的诡计外,另外的证据,当然是王上车之后,就疑惑的回视,也向路口两边看,发现车走错了方向,她其实也不是真要去福开森路,所以没有纠正,路上,车夫问她回家的时候,她早就盯着这个车夫了,怀疑他的目的和身份。小风车,给了特写,小说里也有,但是似乎没有什么艺术含义(轻快的平民生活?),多余,只能解释为特务外勤车的标志了,让别的特务好识别,总有人是负责跟踪车辆的,一定有三轮车方式。另一个证据,就是这部电影里面,特写的陌生人全部都是特务,他也不应该例外。他就是第六人,一个张秘书的特务(最后两个家伙在威尼斯版本分析,大家想想还有哪两个特写过的人)。他把王拉向了特工总部的方向。后面当然配合着抓捕了她,快速镜头也表现,她座的是死亡三轮,命运无法自己控制,只能被人宰割。把这个车夫设计为特务,对于悬疑片,再正常不过。封锁线上既然有人等她,路上就一定需要有人盯她陪她,并且,李安是细心人,我看的这么细,片中小穿帮都几乎没有,每个麻将牌都全部正确,一下就来这么大的,是不可能的。(我截图后发现的穿帮:1:王出咖啡店的影子是上午10点左右的 2:戒严车后面有巨幅广告牌,而郭司机来的时候没有,仅此而已,所谓金茂大厦在正片里没有此说)。那为什么车夫的演员和表演这么阳光和正面呢?毕竟这个特务和其它大大不同,他分量重,虽然设计他是特务,大部分人却看不出,还是需要一个阳光的人承载普通的情感,把两种身份溶进一个角色里,以满足一明一暗的不同效果,完成标准电影的收官。(看官如果有疑问,只能请李安自己解释一下,这个走错路和那个回头是怎么回事)
  
  后面当然没有悬念了,三轮车夫脸一变,白领子等特务也走过来,请她下车,她没有吃什么药丸,是对易能够放她抱有希望,毕竟易是部长,放她一条生路是很可能的。几个人一定对她很客气,毕竟这个女人和老板有说不清的关系。随后带上后面那辆车,径直去了总部,张秘书搜查易家回来后,必定首先见了她,请她去了隔离室,让老罗老樊看着她,对她很客气,然后去拷打其他人。她交出了戒指给张秘书,信任他,这个情人的秘书,也许希望易看到这个信物可以宽大她,虽然自己和他是敌人,欺骗他,也参加了刺杀,但是毕竟有着感情,毕竟救了他的命。没想到,她信任的这个秘书是个大人物,去楼上说了一通话,轻轻松松断了她的生路。
  
  张秘书没有钓到任何大鱼,只搞得一批没有用的大学生。但是这事也有好处,傍晚5点多,张秘书瞒着易带出罗樊两个去了易家(罗樊二人是李安明明白白表现的张秘书小集团人员,大家可以想想易太太说的多余台词,“还有部里两个人”,哪两个,张秘书不是后面介绍了吗,他们回去后也负责看管王),猖狂到能够不经同意,进老板的书房搜查。易并没有下令抓王,他怎么未卜先知的知道,老板的这个情人是刺客和特务呢?这难道不是一个明显的证据,表示他张秘书早早识破王的身份,他自己的实际身份,和易书房的秘密。这个易太太的台词证明我前面的推理完全没有问题。过去不敢,这次你老板自己出问题,留重庆色情间谍在家,他当然有了理由,接口搜王的东西(王能有什么东西,私货??),其实就是找军火和找易私通重庆的证据去了。虽然易烧了一些,但肯定找到了一些证据比如书信,但应该不能直接证明易投靠的程度。
  
  李安还给了一个发人深思的回忆镜头,一般好导演尽量不给这些闪回的,李安给了,就是强化命运有时候很捉弄人,太荒唐了。他们是多么青春的大学生,天之骄子,完全不应该这样的跪在这个深渊前面。她走上了楼的那分钟前,完全是无辜的外人。后来,一场大悲剧命运就推着同学们往前走。港大的排练会场到这个大洞前,时间不算长,完全是莫名其妙的命运转移,人有时候就是被一些小的变化推向死路的,更早,就是邝把一张报名表轻描淡写的交给到他并不认识的王佳芝的手上,从那一秒起,命运的魔力就开始了。
  
  王佳芝的悲剧让诸位想起了项链中的玛蒂尔德,为了得到机会或偿清债务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这已经是悲剧了,更悲的却还是她们付出高昂代价所为之的东西毫无价值。玛蒂尔德最后才知道那根使她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让她充满着幸福陶醉回忆的舞会上带的,却因为在舞会上弄丢了最后花了十年时间透支自己青春赔偿的项链,只不过是一根价值相当低廉类似于路边摊的仿冒货。而王佳芝,到最后都不知道,她费尽千辛万苦得到,经由内心挣扎和折磨,做出巨大牺牲,最后不惜出卖自己灵魂选择背叛,牺牲自己和所有同志的年轻生命,去破坏的刺杀,却原来毫无价值,根本就不是什么刺杀,这个刺杀早早的在她喝咖啡的功夫里就取消了!她根本不知道!同事早安全走了,门外面什么危险,什么事情也没有,你却惊天动地的来了两句”快走“,随后天翻地覆,自寻死路。你说悲不悲,荒诞不荒诞,张爱玲和李安的主题,谁深,这是一部将要传世的,完美的,复杂的,精雕细刻的作品,它有着一个精彩无比的剧本和故事结构。
  


上一篇: 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5】
下一篇: 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7】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