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9】

除了刺杀案真相和将计就计两大部分,还有第三个部分,就是易太太的秘密,也许是叫心事。这是旁支,和悬疑主题无关。
  
  太太戏密切的麻将、眼色等细节分析图解,见天涯图解版(地址在本文最后),很详细。
  
  正文开始
  
  易太太不算是个重要人物,属于穿针引线的人物,谍战一边在进行,这边家里的明争暗斗也没有停止。本附文和悬疑主题无关,只是更好让大家理解剧情,解释一个迷惑。她和麦太太其实并不熟悉,在香港的最后见面还是闹翻了,但是一到上海,就邀请到家住,处处关心照顾体贴,难道就是为了打麻将方便?这也是一桩悬疑迷案。导演也是处处给了暗示。同过去的推理一样,我只能说,不但要有证据的有说服力的,而且导演(编剧)有明确提示前后能呼应的,而且还要圆的出的,这三点都得站稳。
  
  
  为了人员、场次引用方便,我这里把太太战斗部分的人员、场次一览一下。人员大家也可以自己去对。台湾官方网站说太太都和易有关系,不少演员也承认,我只分析有证据的。此处麦太太不做特务处理。
  
  太太阵容:(易是原配,其它不一定,漂亮的程度都不像原配了)
  
  易太太(陈冲,特工总部部长夫人,全部麻将评弹)--长期没有性关系
        
  萧太太(何赛飞,萧先生官位高,两场麻将)--眼神表示当晚要在半岛酒店上床,兴奋,萧先生当晚可能有事,明确有性关系
  
  朱太太(余亚,翻牌,留电话场麻将太太,两场麻将,留香港)---开始很谦卑,后翻牌吃醋 ,冲动下暴露他们比较熟悉,明确有性关系
  
  马太太(苏岩,抽烟,交通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戒指是易送的,眼神不对,易太太烦她,明确有性关系
        
  廖太太(王琳,廖先生官位高,说大东亚吃饭不腻的,一场麻将)---至少敢和易太太叫板,地位比较高,“你们家那位脾气真好”,可能有性关系
      
  梁太太(刘洁,四川人,粮食部部长夫人,一场麻将一场评弹)---马太太对她不满,和马有仇,”逛街让易先生逮住“,没有有性关系
        
  麦太太(汤唯,全部麻将评弹)---彻底搞上,爱上,明确有性关系
  
  
  
  (麻将-红中场)
  
  人员:易萧朱麦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易和萧太当晚上床,易升官夫人情妇都高兴
  
  (麻将-留电话场)
  
  人员:易易(男)朱麦
  
  主要斗争:易喂牌,麦色情勾引,两人暗度陈仓,易朱太太生气
  
  (麻将-王第一次打入场)
  
  人员:易廖萧梁麦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廖太太叫板,易(男)麦打招呼
  
  (麻将-麻姑场)
      
  人员:易廖马麦
      
  主要斗争:没有斗争,糟践钱太太(未出场),王打探易行踪,易(假)南京开会,王不安尽想男人
  
  (麻将-比戒指场)
  
  人员:易马梁麦
  
  主要斗争:介绍时局,最为惨烈的一场,全体交叉战斗,比斗戒指,马太太以一敌三
  
  (评弹场)
  
  人员:易马梁麦
  
  主要斗争:马太太不满易(男)不找她,马麦交锋
  
  麻将戏非常重要,五场中有三场都是导演安排负责介绍时局的,上海王打入的那场,廖太太和梁太太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和日本的东亚战争形势(新加坡香港都已经沦陷),非常充分。红中场介绍汪精卫汉奸集团投敌情况和重庆的追杀活动,比戒指场介绍了上海市面情况,伪政府运行总体情况和时局。(早餐介绍了沦陷区形势,虹口易介绍了太平洋战场形势)
  
  (吃)喂牌--》生活中的暗送秋波,派系同党合作
  红中--》说中升官,前途飘红
  红中暗杠-》明争暗斗,麦太出现,击中马太太要害
  洗牌--》夫人们的混战
  方阵--》斗争拉开阵势
  碰牌--》抢夺他人之物,表达敌我关系
  桌上闲聊--》介绍政治时局,夫人们派系斗争
  搬风换位--》派系斗争
  
  这部电影对于外国人和不懂麻将的人,是痛苦的。
  
  ------------------------------
  易太太 香港 全场
  
  
  (购物场)
  
  “我的乡下是安徽,上海话也是马马虎虎”,只有麦太太是能说上海话的准上海人,让她们走近了。易太发现麦先生慌慌张张,追问了他的工作,王不得不半路把麦先生赶下车,记住,开始欧阳也是要去逛街的,主要是胖子表演失常,离开舞台。从激动的开始准备,到被赶走,欧阳从此郁闷,特别是被同学上了爱人,他是这些学生里面明明白白暗恋王的,李安给了好几次暗示。易太发现邝的气质非常不对,易太起疑,问了他的情况,邝王答的很好,混过去。导演告诉大家,这帮人像是大学生,曹副官也才敢去虎穴,因为他也知道,他们不是专业的,否则只身去重庆军统老窝,不是找死。易太,曹副官根本没有再敢给邝找事,因为起疑。但是一个女生倒是挺可爱亲切的,估计无碍,太太不够,叫家里来打牌。从电影里推理,虽然有些疑问,但易太太从来就没有识破麦的身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工作交给丈夫他们那些男人就可以,他们没有意见,自然无碍。
  
  易太太和易先生是父母包办的封建婚姻,不是自由恋爱。我也可以推理出,易也是安徽人,他们和司机阿妈都是安徽同乡的。那个年代,这些高官的原配夫人,一定是这个样子,相貌也往往比丈夫老很多。新婚后有一些性生活,主要为了传宗接代,后面就没有了。蒋介石的夫人毛福梅,再没有机会和丈夫同床。易先生和太太没有孩子,我可以推理出,他们其中的一个有问题。因为易太太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大概就是她有问题,这不重要,大家不要造反,说我胡乱推理,不必当真。易先生和太太一定是同床睡觉的,但是没有性的生活,孩子多年生不出,何必再交公粮。他的精力除了工作,都在别人的太太或者其它女人身上,包括重庆的女色情特务身上。现实中的丁默村也是这样的人。
  
  (麻将-红中场)
  
  她一直非常非常关心,容忍丈夫,很关心丈夫能否吃到正宗上海菜,易先生只去难吃没人的饭店,其它都“三心二意”。在香港他没有闲着,当晚要去半岛酒店和萧太太上床,萧太太已经兴奋了,湿润了,脸潮红了。易要升官,两个情妇比太太还兴奋。“请客有没有我们啊”,这大概是个暗示台词,表示情妇们争宠的意思。易太太因为自己的生育问题,一直内疚。那个年代,没有孩子,也许根本是男人的原因,但是女人总是自责的。想继续做这个官夫人、易太太,自己必须放下一切姿态,低头做人。也因为身体的老化,不能给丈夫性的安慰。丈夫过去是北伐军官,青年才俊,现在又要升官,本来就是花心,她这个老式妇女,原配夫人,能说啥。她每天和鸵鸟一样,半装半乐意的把自己埋在麻将里找乐趣,和那些暗室在桌上明争暗斗,她爱丈夫,她要维护保持这个家。有时她不很高兴,但是也默认了。丈夫只要是打招呼晚回,很有可能就是偷情,这她知道。注意眼色变化。太太们常来,她不能阻拦,她也需要她们找乐,在斗争中取乐。毕竟她们都是有夫之妇,丈夫同事、高官之妻,一群半老徐娘,不会直接威胁她的地位,她一个人寂寞,也要这些朋友。
  
  (麻将-留电话场)
  
  一个清纯的麦太太横空出世,她还没有搞清她的底细,根本不熟。这个麦太太就发动了强大骇人的色情攻势。由于三缺一,自己失误把丈夫叫上牌桌。这下麻烦了,丈夫显然更喜欢这个年轻的太太,从来没有过的,直接喂牌,态度暧昧。易太太告诉这个小姑娘,电话有了,但她还在写,什么意思,丈夫一定要看去的,果然,不久他低下头去(小说里其实很明显的,易太太生气这个电话问题)。她生气了,这个姑娘才来不久,怎么当着我的面勾引,太让人生气了。她表示,丈夫新衣不做了,想断交,等打折。姑娘没有经验,直接和女主人叫板,说易先生喜欢不打折的料子(详见钥匙文,易先生场分析)。而且在丈夫的帮助下糊了牌,易太太想,这个女人不能让她再来。朱太太一直谦卑,却意外暴露,自己也和易比较熟悉,也许是青年时代的情人。朱翻牌吃醋,这样猛烈的翻牌在牌桌上是很过份很忌讳很没有礼貌的,还是翻男主人,特工头子,这个很少上桌的人的牌,易太太倒没有注意,这是另一个床上的老尤物。
  
  旧时的成年男人,特别是政坛的男人,大部分是保守的,不是这么容易勾引的到,也不可能如此猖狂的喂牌。李安为了加强这个动机,要事先表现易习惯于勾三搭四、花花公子的个性,所以安排了红中场以及其它太太的戏,否则说不通了。而且选择了陈冲,这个戏中像老式妇女的女人(出身应该很好)。她的样子比丈夫老很多,不可能在肉体和情感上给易安慰。易在这场麻将中的表现以及以后的情节才能落地。
  
  (电话场)
  
  几天后,丈夫和曹副官出去了,曹副官却又回来了,只留司机一个人,当然是会女人去了。曹有没有说裁缝和麦太的事情,电影没有提,易太太应该问出。但是真真实实的,丈夫没有回来吃饭,而且吃饭前打了电话回来给曹,说今天不回家吃饭。易在餐厅说“让老曹回去接她,去给医生看看,临出来才说头痛,我看是打牌打的。”,易太太一定”头痛“。丈夫今天肯定是约会去了。不要说,就是这个新的麦太太。他们在牌桌上的戏,她都看到了。易太太是很聪明很护家的,最后一场,张秘书一查书房,就知道丈夫出事了。
  
  他们一定相好了,易太太可以推理出来。她再也没有邀请麦太太来,丈夫的习性她太清楚,反正他们都是在外面碰面,自己也还是生气的。很快,家里要走了,丈夫突然取回了一件新西装,她问或者没问,都知道里面的缘故。和朱太太们告别,她也想到了这个麦太太,既然自己可以和丈夫过去的情人告别,当然也可以和这个新的告别,毕竟,她俩是亲近的,麦太太对她也很好。自己心里是喜欢这个清纯幼稚的姑娘的。她惹我生气,也是她没有心计纯洁的一面。打了电话,果然她很着急很失落,口气伤心极了,看来她对丈夫是有些真心的(其实是刺杀不成,被梁白上)。而且明明白白,她果然问了易先生顺风的话,这个台词其实突兀,犯了错,不能只提易先生,就像后面的阿妈场,她只问男人,这还了得。要来饯行。才打几次麻将,看过几次料子,还没有到饯行的地步,相信丈夫随后也是要和她告别的。易太拒绝了她来机场。她气没有全消,但和其它太太情况一样,无非多了一个,她已经接受默认了。
  
  “麦的希望之路终于被易太太一番客气的寒暄干脆利落的堵死了。女人到底容不下女人,易太太有的是风度和礼貌,电话线在她手中成了顺水推舟收复失地的利器,体弱身更虚的麦太太败到得溃不成军,结巴零乱的语言在对方听起来更凭空增添了得胜的自豪与骄傲感”,引叶康翡翠文。
  
  1942年秋,这一天,廖太太打电话过来请客,易太要求去大东亚吃饭,这里有部里人保护。结账的时候,过道上走过一个漂亮女人。她抬头去看......
  
  
  
  
  易太太 上海 全场
  
  老吴和邝设计的很好,完全成功,而且意外的是,成功的非常过份,居然住进了家。易太太意外遭遇了麦太太,她常跑单帮来上海,,就住在自己常来的地方,自己都不知道。过去在香港她还怀疑过王的身份,现在看到她住在伪政府的大东亚,穿着时髦,再没怀疑,难道3年前发动,现在实施,不可能,想都没想。可惜,她不知道,他丈夫香港接触她多,倒识破的早,反而更确认了。虽然丈夫升了官,但易太太这3年,并不好受,家里没有香港开心。丈夫是汉奸,天天被人骂。提着脑袋过日,还得罪人,上班工作就是杀人。夜里脚冷,无法入睡。作为女人,除了晚上捂脚丫,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丈夫偷情的情况这年少了很多,已经长时间没有出去了,他很少笑,和香港不能比,易太太想到了丈夫和麦太太过去在香港的轻松时光。作为一个善良的老女人,她决定了,她为丈夫把了关,把容易控制、年轻单纯的麦太太拉到自己身旁。在香港,她要赶她走,现在不同了,她要她来,因为家里的情况不同了。与其让易在外面冒着生命危险乱勾搭,与其让易每日孤独苦闷,不如让这个相对可靠、温婉善良,没有心机的麦太太来”伺候"满足安慰易,住在家里,也安全可靠的多,而且她也喜欢自己的丈夫。那些徐娘太太们都有家,没有第二个合适人选,她不喜欢那些太太,比较所有太太,她只喜欢这个姑娘,她听话,和她是一条心,她年轻适合做小,两人一直很合得来,到了家,大小夫人一定处的融洽,可以让她为她做她本应该做的事情,挡住了易去其它太太的怀抱,再好不过。年前,前后有两个色情特务来勾引丈夫,非常危险,幸好发现,后被枪毙。难保以后没有,这个麦太太可靠安全,易太太决定了,让丈夫和她在一起,重庆这招再没有戏。可惜,要命的是,这是第三个前来的特务,3年前从香港就开始发动的特务。
  
  许多男人都有三妻四妾,丈夫现在无非就是多一个情妇,没有什么了不起,这样的事,伪政府多了,汪先生更是有方君瑛施旦几个红颜知己。如果麦太太能离婚,也许丈夫还能有个孩子。麦太太当年在香港,是明明白白喜欢丈夫的。他们俩是情人,她有数。看官,一个正室原配太太把另一个并不很熟悉的年轻漂亮女人放在自己家里,自己的丈夫又是色鬼,你说可能吗?易太太香港时期,在牌桌上都能闹翻生气,警惕性可见一斑。现在倒是不闻不问,丈夫和麦太太搞得那么火热,一点都没有察觉,这可能吗?如果不可能却又发生,只能推理出,她故意送这个女人给自己丈夫用,或者她故意让丈夫和麦太太在一起任意发展。
  
  大家没有觉得,这很有问题吗,她和麦太太其实并不熟悉,在香港的最后见面还是闹翻了,但是一到上海,就邀请到家住,处处关心照顾体贴,难道就是为了打麻将方便。做事都是有动机的,这么高的规格礼遇,一定是把这个女生放到高的位置上了。光用打麻将和找人聊天为理由,根本不够。易太太也许没有香港时期那么计较丈夫的外遇,但是从电影看,易太太精神气质没有变化,而且也不断和马太太之流进行交战,
  
  这引出另一个重大原因,除了为丈夫外,为什么易太太和王走的这么近,不是找人打麻将,找人说话,而是要找个年轻听话的自己人,找人“打架”。同刺杀一样,也有不同的小组。
  
  分组1:易太太(主攻) 梁太太 麦太太 (副攻)
  分组2:马太太(强力主攻) 廖太太(副攻) 萧太太(中立,副攻)
  
  结果是:半斤八两,棋逢对手。
  
  香港时期,萧太太和朱太太再怎么样,也是尊敬她的,客客气气的。现在到了上海,丈夫的另外两个老情人,根本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展开了猖狂的进攻。马太太(猫样抽烟那位)和廖太太(大东亚吃不腻的那位),经常直接叫板。自己的帮手实在太弱,或者是,人员不够。梁太太(四川人)被马打的早就是“头破血流”,不堪一击,她根本斗不过马太太,注意眼神。这下好了,来了个年轻的女人,丈夫新的情人,和自己站在一起,没打就先赢三分。而且就在家里,梁太太不在,每次也不会一个人战斗了。其实,电影说明,这个麦太太自己倒没有帮上很大忙,是易太太用她做借口杀了几次马的威风,这个“放野”了的女人的威风。麦太太这个幼稚特务,怎么能和上流社会的太太斗,一对一,根本不是马的对手。评弹戏,她好意问马,要带什么私货,马根本不理她。后面麻将戏,她虚的很,老易眼神一示意,她真的害怕马太太了。她没有去过蜀禹,马太太根本看不起她。这些官太太中,当然看不起她这个商人太太。不管如何,有了年轻的麦太太在,自然就赢了那些女人,就有了配合帮手,易太太每天都很开心,后面的戏完全是这样的,其它太太已经被她们两个完全压制了,马太太天天气的吐眼圈。
  
  (麻将-王第一次打入场)
  
  丈夫回家见到老情人很意外很高兴,易太太送给丈夫一个大礼物。丈夫每天回来都是提心吊胆的样子,已经不笑了,今天居然笑了。麦座在易太身边,简直就是姨娘陪太太。她要拿烟给她,走了,丈夫也上楼了,她不再管,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的。丈夫后面没有问她什么,她知道他的心思。廖太太和她是“敌对”关系,这场戏表达了,廖的口气很嚣张,比较骄傲。在这些太太里,廖太太似乎地位比较高。在上海,萧太太没有说话。
  
  (早餐场)
  
  早餐的格局,分明是个小陪大,她亲切的告诉自己和易先生的秘密,她和易先生很好很恩爱,但是易先生睡不好,这暴露丈夫身体的秘密是啥意思。就是把丈夫的身体情况交待给她,交接班,就是你也要注意这些情况,你和他睡的时候,别忘了捂脚丫。京剧武家坡,也许也有含义,和其它将领一样,包括蒋介石,这些北伐军人都把原配扔在家乡,易太太年轻的时候,一定经历过王宝钏的遭遇。易先生类似薛平贵,年轻时候,一身本事,离乡背井,投入革命,当然是有了“战功”,节节高升,多年后才回到家乡,接回原配。战争结束,丈夫安定下来后,她又经历了另一种王宝钏的遭遇,丈夫花心,工作繁忙加上外遇,常常夜不归宿,没有夫妻生活,她习惯独居于所谓“破瓦寒窑”。
  
  易太太显然把麦当作自家人了。易先生直接问客人的行动,她故意没有带她出去打牌,留下这个下午。她对老易的把戏清楚的很,从年轻的时候就清楚。香港戏中,什么都瞒不过易太太,只是她不说罢了。
  
  
  (评弹场)
  
  马太太隆重登场,一看就来者不善。梁太太热情让座后,易和梁坐在一起(从口气,梁没有问题,大概是所有太太中最清白的),马的眼神很恶毒,大概的意思是你这个男人这么多天不找我了,我很气愤。你的话难道都是假的?你现在有了这个年轻的,是不是?接着向麦展开进攻,因为麦住在家里,是老易最近不和她搞的最可能的理由。先问别人,却又不屑回应别人的好意,说明什么,根本是故意搞你,逗你玩出气,给易先生听。苏岩在《色戒》中饰演马太太,“和其它几个麻将太太相比,我扮演的那个人物要承载一个非凡任务,所以比其他人要有戏。” 苏岩透露,“马太太其实跟易先生也是上过床的, 然后她发现了易先生跟王佳芝之间的暧昧关系,不禁醋意十足, 在开片那场麻将戏中, 易先生和王佳芝的眼神交流是要靠马太太从中间过渡传递的。拍那场戏的时候,导演经常是让我看完了王佳芝就要看易先生,然后在王佳芝说话的时候还要瞟别人的反映。这种变化不仅要求迅速,更要准确,同时还不能打错了手里的牌,那种要求简直是细到毫厘!”
  
  (出门场)
  
  易太太要出门看梁太太,倒霉的四川太太摔了一跤,也许根本没有这事。一批暗示台词登场了。首先,梁太太是自己的人,这里明确了,在麻将战场上,梁太太一直都是帮忙的,易太太出去逛街娱乐也往往带上梁。阿妈是张秘书眼线没错,当然也是易太太眼线,也不能叫眼线,自己家乡的人本来就是自己人,"我一天都不在,家里你帮我看“,故意跑到外面说,知道麦必定听的到,声音很大,麦果然听到,我不能说一定是给她听,但是她确实要走一天,而且安排阿妈照顾家,特别是照顾麦太太。要求阿妈“看着”家,回来报告。她一定安排阿妈观察过麦的起居。王下楼偷听主人卧室,阿妈借问早餐查询。了解了她的头痛情况。易去南京好几天,这个女人又要回香港,易太太已经完全了解了麦的心理和身体情况。麦太太没有胃口,起来给她弄吃的;麦太太这两天头疼的不得了,让阿妈拿药。这种照顾体贴已经完全超越一般客人的程度。“麦太太这两天头疼的不得了”我说是个暗示台词大家可否接受。麦头痛显然是心理上的,不会向易太太说,这是阿妈报告的,她也看在眼里。门口张望寝食不安的大白狗在前一个镜头里和王已经同化了,那易太太摸这个狗头,显然是暗示对王这个小妃子的爱抚。今天男人回来,她作为太太应该知道,到梁家避一避(这有些牵强,选择接受)。前两次床戏,易太太都神秘的走一天,第三次床戏,干脆对两人晚上同时都不回家,不闻不问,不是巧合吧,应该是导演的设计。易太太晚上回来后,男人在家,阿妈当然可能告诉情况。她更有数了。麦没有回香港,这当然是易先生的安排。易先生和麦的发展,她是 清清楚楚,女人能不了解女人吗,王又这么幼稚,藏不住,连阿妈都瞒不住。太太能不了解丈夫吗,也瞒不住。半夜麦下楼,易太太知道不知道,没有线索。但是丈夫和麦经常一起失踪总是事实。有些天,麦太太没有回家过夜,男人也没有回来,这总是问题。她高兴,这本来就是自己的心愿。
  
  这里还要证明,易先生也知道夫人的这个安排。太太了解自己的外遇情况,这是明摆的,大家不说罢了。过去那么多太太的事情,她都知道。易先生一看太太把王安排进自己的窝,就什么都清楚了。在香港太太明明知道她们有些暧昧,而且自己是色鬼,那就一定是放任自流,怂恿自己和这个女人交往。当然,好像她自己也喜欢这个小姑娘。早餐桌上,他当然也不怕了,直接问客人的行动。回到家,什么都不想,就冲到屋子里,按照时间分析,他根本没有问阿妈太太的情况,就去屋子了。后面几个小时都没有出来。假设他知道太太全天不在,他这么做也是猖狂的。后面公寓的安排,更是不需要和太太打招呼,麦在魔窟等这么久,虹口回来这么晚,易太太当然不会着急,有丈夫陪着,她很放心。根本就是一场,夫人眼皮子底下,夫人完全放手的爱情。最后一场戏更清楚,再分析。
  
  (麻将-比戒指场)
  
  马太太在这场戏中是重要人物,和易太太的小组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斗争,她一档三,疲于招架。马太太和易太太你来我往,煞是精彩。梁太太不是对手,缩在一边,和麦要丝袜去了。易和麦显然是你来我往互相配合,气的老马直吐烟丝,她们两个都说上海话,说明一致对外的密友。易太太这场完全控制了局面。马前些日子请易太太吃饭,易太太根本拒绝。易太太说了,她恨不得告诉老马,你在我这乱搞,把你放野了。显然,麦到达易家之前,是马太太的天下,是主人常宠幸的人。麦来了,帮助易太太彻底打倒了最大的敌人。西药的戏,说明易太太从来没有怀疑过麦的身份,如果她知道这是特务,她不敢带来家,带来,就是要丈夫死,没有证据表明她想丈夫死,她是爱丈夫的。“以后你勤来来,来了也有地方住,是吧”,表情非常愉快而且导演特写的也非常异常,大家注意这个表演,完全是收房的感觉,非常不一般。把以后都安排了,你说这个台词是不是过分了。这个地方不是指家,老吴吵架戏第一个台词,就是麦太太表示自己租了公寓(其实是易家的公寓),以后不住家了,下周日搬出。那和你易太太有什么关系呢?你凭什么说这种话。因为她和丈夫根本都商量好了,这个公寓拿出来给麦。台词也提示,麦同时给夫妇两个提出搬家的。这是电影开场,倒叙,观众都没有听出,这问题很大。
  
  这些日子,他们恋爱情爱搞的很好,易太太满意,丈夫最近的心情身体都不错,我相信,脚也热乎了。当然,全靠麦太太肉体的努力和爱情,她帮自己伺候丈夫这个野兽,不用看,她知道异常辛苦,电影都表现了,王很受罪,痛并快乐着,观众也看得喘不过气,姑娘累的还被中宣部删了一些。
  
  后面易先生就回来了,皇上来了,嫔妃借口比戒指,突然明争暗斗结束,开始争宠撒娇,每个人的脸和语气都变了。王珠宝店回来就告诉易她选了鸽子蛋,这是车上台词明确的,易要她回来告诉他。过了几天,易在这个牌桌上故意谈,抬高了王的地位。马的戒指显然也是不久前易送的,她斜眼看着,心里骂骂咧咧,你这个负心汉,你送我戒指,为什么抛弃我。老马去南京一直不在,你为什么不玩我了,我要你要我!她早看出麦和他的关系,这在小说里比较明确。易先生也提醒麦注意。看到麦要走,马太太最后的镜头是彻底认输。梁没有送戒指之说,应该和易没有肉体关系。所以她和易太太走在一起。易太太看中一个戒指,易不买给她,说明易常常给情人买戒指,易太太倒没有戏,这很正常。正宫娘娘和其它妃子人手一个戒指,够了。这点,易是公平的。区别是,王的戒指是自己去挑的,而且最大。易太太大概是不可能知道易先生给这些女人都买戒指了。
  
  易先生来了,麦突然要走,易太太知道他们的把戏。她知道每一次王出去和的易约会,还有两次床戏,都是她创造的。她去萧太太家陪老奶奶打牌走一天,一早明确告诉两人,麦没有事情,你应该带上她,是故意放假给丈夫。知道丈夫今天回家,麦太太寝食不安等他,去看望梁太太则又是一天。
  
  其它太太火了,易太太对麦太离席态度最好,完全是自家人护着。下面就是一个重点证据,用自己的车送麦太太去。这是为什么呢?看电影的时候我也没有注意这个细节。现在全清楚了。王说“易太太不是”(下午要用车吗)。为什么要派自己的车送麦。这当然没了问题,看麦约的这么急,她帮忙送她到丈夫的老地方去等丈夫,宁愿耽误自己用车。这是清清楚楚的表示了,易太太完全知道他们的活动。那么我上面的推理就没有什么漏洞。不久,丈夫也走了,她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谁知道,两个中的一个其实去了石矿场,另一个晚上回来哭兮兮的坐在麦的床边摸床单。


上一篇: 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8】
下一篇: 开启色戒悬疑案的钥匙【10】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 查看所有引用 | 我要引用此文章
Tags:
相关日志: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
发表评论
昵 称:
密 码: 游客发言不需要密码.
邮 箱: 邮件地址支持Gravatar头像,邮箱地址不会公开.
网 址: 输入网址便于回访.
内 容:
验证码:
选 项:
虽然发表评论不用注册,但是为了保护您的发言权,建议您注册帐号.
字数限制 2000 字 | UBB代码 关闭 | [img]标签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