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大脑进水,谁说了算


我们开玩笑戏称“大脑进水”,还真是不无科学道理呢,那可不就是大脑新皮质说了算么。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

自揭老底,小议微信群


突然感觉微信群、朋友圈不好玩。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

万物生灵,适者生存


每个人从初见飞雪的兴奋里醒过来,忽然发觉这原来不是一场美丽的邂逅。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

信息爆炸,信息混乱


更令我恐惧和失望的是,像我朋友这样一个读了很多书的知识女性,也这么随性放任地列入其中……
信息爆炸的时代,也是一个信息混乱的时代啊。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

尊重别人的不同,其实也是尊重自己

我们认清这种不同,这种归类,不是为了给彼此设置障碍,更不是为了以语言为匕首,而是分辨出人与人之间最恰当的分寸感,同时也是为了尊重对方的不同。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

徐州散记

2017-12-19 默不许 闲人默许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

所谓流行

 今天来说说流行。
  先说款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宽大的衣服,还美其名曰bf风。
  我根据理解直译:女生穿男友的衣服,已是蔚然成风。如果用帽衫打底,把帽子翻在宽松肥大的外套衣领后面,那是最时尚减龄的装扮了。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

夜里失眠   思绪走偏




昨夜大概快一点,一个女书画家给我发微信,事儿不大,就是询问有没有给她登记到女书画协会的花名册里。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

友情如何计较


昨天朋友在群里发一图说笑翻了:
“很重视的友情对方却不看重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配图是这样的: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

从虎咬人聊下去……

  去年北京野生动物园老虎咬了一个女人。今年春节假期未完,宁波动物园又咬死了一个男人。
  网上有目击者讲述,男人给老婆孩子买了门票,自己与朋友翻墙进了老虎饲养区。饲养员一面呵斥他离开,一面尝试用肉让老虎安静。男人先是跳到安全区,可是为了捡起掉落的手机再次返回,结果惊动并激发了老虎的野性。
  网络上虎咬人的视频传了被删,删除了又有人上传。我抽冷子看了,的确引起某种不适,好像自己的肉疼,心理也怂下去几分。可见视频传播有警戒震慑作用。可是,对于失去亲人的亲属,实在太残忍,对孩子尤甚。不知道事发当时,为孩子心理健康考虑,妈妈有没有及时采取措施制止孩子目睹惨剧——我估计她顾及不到。这么联想,又为孩子心疼……
  网络、朋友圈一片热议。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

花看半开时

前几日与几位才女去了一趟普陀。
归途上大家都说,女人出门四、五天正好,再多就要想家了。
嗯,我是有点惦记家里的花草小鱼了。
所以到家首先去推阳光房的玻璃门——然后立刻有扑鼻而来的香,如妖一般裹挟着挤进回廊、窜入卧室与书房,而我人却一脚里一脚外呢。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8

我是羊

  我是一只活在猫群里的羊。
  每天也可以吃饱。
  但是如果有青草,我会更开心。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8

微信@同学群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1

读苏轼《试笔自书》

最近给自己的任务就是,争取每天读一篇小古文。今天看的是苏轼的《试笔自书》。
所谓试笔自书,应该是苏轼新得了纸笔,信马由缰自己写给自己的一段小文。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吾始至南海,环视天水无际,凄然伤之曰:“何时得出此岛耶?”已而思之,天地在积水中,九州在大瀛海中,中国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岛者?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9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今年的茶花甚是懂事乖巧,天氣略有轉暖便一朵朵綻開,一簇簇擁擠著對我獻媚。
我說你們不覺得自己太豔俗麼,然後拿剪子剪去很多被春雨打敗的殘花。茶花生的特別,往往一個枝頭上綴兩到三個花骨朵,一起盛開了,親熱地擁擠成一團,也有次第開的,一個正嬌豔一個已半殘,剪子就不好下手了。不忍傷了初放的,就用手硬揪下那殘敗的——花形就碎了,枝葉間空留下難看的花蕊與托蒂。
想起黛玉的葬花詞,又發了一會兒呆。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