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杂文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你有你的绿,我有我的



  我们停下来回头,才知道已经向前走了很远。
  从前路过的街景和说过的话,我已能一字一句舒缓地陈述。
  也许会沉静一会儿,但那绝不会是为了确定某个曾经的段落——窗外已经是春天了。
  窗外是春天了。
  如果用颜色来描绘这个季节,大概每个人都会选择绿色,而每个人心中的绿色有截然不同。你的绿,不是我的。恰似今年的绿不同于往年。
  父亲家厨房窗外,正对着一泊池塘,是当初开发商人造的景观,池塘在雨季有水,旱季则没有。每个周末在父亲家忙碌,总不自觉望出去:看池塘里的水,和沿岸亭亭袅袅的柳枝。过去我一直以为冬季柳树的枝条也是会凋落的,看了一冬,原来并不是,它们在寒风酷雪中执拗而倔强地飘过来甩过去,书写着无尽的孤寂和凄惶。
  那年的我,行走在冬日的风里常常流泪.人根本无知觉.直到泪痕在风里干透了结在脸上.那么干涩.难免要想到那棵孤傲的柳和迎风甩动的枝条.仿佛就是我,和珍藏在心中的密密的哀伤.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0

可以无穷传承的报答



  前天和昨天,央视十套的《百科探秘》栏目,连续讲述四川一个八岁女孩死里逃生的故事。
  孩子因眼部外伤引发眼球部位一个恶性肿瘤,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49

重逢不定时



  如果时间有空余,我常常在瑜珈开始之前做个元气仓。
  教练说蒸那玩意儿如何对身体好,我是不大相信,可这个比桑那舒服,因为头露在外面呼吸不那么憋屈,也一样有大汗淋漓的畅快。
  昨天一进屋子,已经有两个美女端坐其中,两颗头在各自的密封仓上转来转去的聊天。
  我正打量着,边上响起惊声尖叫:原来你也在这里。
  我转过脸一看也乐了。这个美女我认识。
  哎你好你好,怎么你也来这儿练吗?说着话的时候我心里使劲儿地想她的名字,十几年没见面了吧,她叫什么来着?
  你瞧我现在胖的,这不跟着朋友来看看么,练瑜珈真能减肥吗?难练吗?你练这个多久了?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8

其实你不懂我的心


  今天要写的事情有点杂,先抱歉一下。
  最近几天,但凡一碰见我们书记我就问:你们家的花花们回家没有?
  她爱人也是养花爱好者,家里上百盆花草,过冬的时候都进家里太挤,所以每年立冬前她爱人总会借辆三轮车,不辞辛苦地把花们搬到他们学校去——教研室地方大有暖气,花们免去寒冬的侵害,老师们又养了眼,遇见同道中人,往往将他的花草顺手领回家去,也算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吧。也有往回拿的,那多半是哪位老师伺候得不周到,花草快歇菜了,趁功夫请高手救命来了。所以每年春天天气暖和,书记他爱人仍然借辆三轮车搬花,只是归来与去时,往往大有不同。
  这当然都是题外话,闲聊时候书记说的。自此,遇见书记我就问花搬回来没有.
  书记说你难道也惦记上我们家绿植了吗.
  我说没没没,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我没敢惦记上书记家的花草,我惦记上你们家绿植“节后返乡”的日期了——我这个新手,实在把握不住哪些花卉到底什么时候可以出屋。
  今天看见书记,没待我开口她就笑了:我们家那位大概太懒了不肯搬花,按理说这温度花卉能出屋过夜了。
  嘿嘿,我说玩物丧志玩物丧志。也是,领导都习惯我了,一遇见我不谈工作就谈业余爱好,确实怪不好意思的.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5

每一朵花开



  感觉腰稍稍好转,我仍然尝试着去练瑜珈。很多动作已难以做到规定部位。怎么办呢,岁月安好,然我的身与心俱已老去。
  那一日他突然说为什么要养这许多的花花草草。
  原来他反感。
  可是在我心里,是多么感谢这些花草。
  是谁说过,养花修心养性。过去我不信。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恬静淡泊的从容。M是两年前一起去草原旅游的朋友。其后我远离网络,时隔经久,再遇见他竟说我是一种麻木。
  其实不。恬淡是一种无求,是如实地接纳周遭的际遇,是不妄想不可得的事物,或人。但,我不麻木。我依旧懂得友情,有惦念和怀想。那些难以忘却的珍藏,在每一个冲进脑海的瞬间,依旧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扉……
  我只是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不表达,选择了拒绝。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1

最想要抓住的东西



  Z是我们部门下属一家企业的出纳会计。
  我刚到这个部门的时候,她与那家企业的总经理关系正闹得很僵。经理要业务月报,她说太忙了没时间做;要她去郊区厂里发工人工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7

你为谁不肯离婚

  你为谁不肯离婚?
  女人爱拿孩子说事,如果不离婚,那是因为孩子离不开我,他需要我的照顾.
  事实是这样吗.我有个朋友三十多岁了,父母感情不合.一天妈妈说如果不是担心没人照顾你,我早就与你爸爸离婚了.结果儿子并不领情,他气结:你干吗要为了我,你干吗不离婚.
  正如你愿意看着孩子幸福一样,孩子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8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88

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


  搜狐博客里一位女客自杀.她先是跟广大博友们告别,之后很幸运,被抢救过来.
  和所有女人一样傻,有勇气自杀,总是因为感情.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39

聋小妹

  前几天二叔家的小妹发来短信,说婶子白天还好,只晚上偶然会难过得落泪。她请我转告我老爸叫他老人家放心。
  我跟我爸爸转述的时候老人家奇怪了,他问哑巴也有手机?她跟我是怎么打电话的?
  其实说准确些,我妹妹是聋子不是哑巴。她二三岁的时候,因为我大哥背她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大人检查,除了脑袋上有一个小窝窝外并没有什么大碍,当时没在意,也就没去医院检查治疗。但就是,那个脑壳上的小窝窝,恰恰压迫了听觉神经,等我叔叔发觉孩子听力障碍的时候,她的头盖骨已经长得十分坚硬,以当时的医疗水平根本无法医治了。
  所以从此,我妹妹就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
  也始终在四处寻医的。
  大约在妹妹十六岁那年,叔叔带她去上海的时候路过安徽。那一次,她带着自己画的作品,送给我们,留着最优秀精致的,说是送给上海的医生,那些带给她无限憧憬和希望的医生们。她用随身带的小本本和我们笔谈,字体流畅舒展,一如她的画风。偶尔,还会用不那么标准的发音说简单的对白。送她去上海的那天晚上,我一边欣赏着她的画一边暗自赞叹她的聪慧。想着从上海回来,她便可以永远抛开笔记本,和我们一样开口说话了。她原本就会说话的,只要能够听见声音,哪怕只能够听见一点点微弱的声音就可以了。
  但现实,有时是不动声色的残忍。希望,失望。又一个希望,又一次失望。这样的体会,我叔叔一家人不知道被残酷的现实折腾了多少次。大哥更是每次提起妹妹,每次倍受愧疚的折磨。
  而小妹,在一次次的折腾里,始终活在她那静谧的世界里,渐渐成长。
  不知道身为中学校长的二叔,对这个失聪的孩子是怎么教育的,也难以想象小妹克服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她高中毕业,上了美术学院特殊教育班,然后毕业做了特殊院校的教师。而她的艺术造诣更是炉火纯青,在国外获奖,国家领导人接见,成了省劳模。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2

我大哥其人

  虽然是亲戚,但是因为远隔千里,所以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我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后来据说我四岁那年,爸曾带我跟姐姐回老家跟他见过玩过,但我太小,根本就不记得具体细节了。所以,我始终觉得初一那年,是第一次看见大哥。

  那一年他刚刚考上大学。那时候我们国家恢复高考不久,考大学跟古代考状元似的艰难,据说那几年老家村子里,就咱老张家接二连三出大学生,第一个是我三叔,老三届毕业声,国家恢复高考那会,他已经是结过婚有孩子了;第二个是一个堂叔,第三个就是大哥哥,被山东某名牌大学录取。光宗耀祖啊,直到这次回老家,婶婶还念叨这件事呢。
  那时候和老家的联系全凭书信往来,我还记得爸爸当年读信的时候那个兴奋的模样。大哥就是应爸妈的邀请,在大一那年暑假来到我们南方,一是叫他大伯大妈也是咱爸咱妈好好看看新时代的大学生,再就是请他给咱辅导辅导功课。

  其实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也挺好的,大哥考我几题没难住我,于是就改辅导为提前教学了。每天下午大人上班后,他站在小黑板前给我上化学课,忘记从哪儿借来的化学书了,或者根本就没有书?忘记了。反正也就是那几个化学元素和简单的化学反应公式。算一算,那时候他还不到二十岁,而我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毛丫头,这样正正经经的上课,自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后来我们就开始打打闹闹了。主要原因是我和我姐爱吃醋,我爸爸妈妈对他也太好了,给他做好多好吃的不说,还为他买了很多时尚的新衣服。我姐那时候已经开始懂得注意打扮了,她常常在我面前嘀咕,说大哥爱臭美,每次都特别爱穿那条新裤子——那种裤脚微微有些喇叭的式样,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而我那时候心里更气的是,我妈妈对他太好太优待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家没男孩子,所以我爸妈那时候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他问妈妈手术室的情况,她就允诺带他进手术室实地观察。我的天呐,我曾经央求她多少次,求她带我进去看人动手术哇!那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反过来穿的手术服、每个进出无菌手术室的人都要做的准备工作,在年幼的孩子眼里,一切都充满了猎奇的吸引力,这远比买个好玩的糖稀或是古怪花样的爆竹要强烈一万倍!你说他才来咱家几天,怎么一开口我妈就爽快地应允了呢!那天他们一离开家我就哭了,不过我还没哭过瘾,大哥自己就灰溜溜地回家来了——他害怕。哈,后来据妈妈讲,他化装实习医生,刚看到病人开膛破肚就吓得脸色煞白,就差要亲自休克了!嘿嘿,真叫我很是不屑啊。
  若干年后,他带着新嫂嫂又来过一次。或者因为妒忌吧,反正觉得嫂子不漂亮所以有点故意冷淡她。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6

男人的狡猾

  那天老总催活,我说放心吧,我周末加班赶出来。大概是害怕我要加班费,老总问:周末不做家务办公事,你家先生会有意见吗?
  我只好笑。
  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

  下午做家务的时候,不免又想到老总的问题。有时候男人无论多老,都有可笑的时候。
  类似无法回答的问题,我曾经遇见过几次。真的是难以应对,说是似乎不妥,可是如果说不是,又显得咱小气了。

  前几年还做电影的时候,常和省里的业务领导通电话。
  我记得一次他问:年底组织活动,你参不参加?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4

反对实名制

  荒了这样久的博,我也觉得确实需要锄一锄了。可是登陆进来,好象除了发呆竟没什么可说的。
  文字写得多了,顾忌越发地多。据说将来博客也要实名制了,那谁还敢写什么真心话呢?大家都虚头八脑地胡扯,和现实里一样的虚伪。这样写,有什么意思?我最初写字,原本就为着宣泄。有些想法,有些经历,有些情绪,生活里跟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6

满城黄金饼

引用内容 引用内容
09月06日,黄金月饼在武汉上市了,最贵的一款要卖10580元。
  黄金月饼是千足纯金打造,刻上“花好月圆”等吉祥字样,共有12款,最轻的重10克,最重的46克。以昨日黄金牌价230元/克计算,最便宜的卖2300元,最贵的卖10580元。
  据新世界珠宝透露,去年在汉独家发售黄金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5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64

天上不掉饼

  虽然在小城市生活缺点不少,但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
  比如说骗子行骗,近来也多半是在与众多猴精猴精的大城市人们过了若干招之后,才想到咱穷乡僻壤这儿。
  所谓前车之鉴,所以你只要留意各类媒体报道,防患于未然的概率还是很大的。比如那些利用手机短信报告受害人中奖的案子,各个电视台早已将犯罪人的行骗内幕播报清楚,因此,等到俺亲自接到类似的中奖信息,俺不慌不忙D泰然自若D从容淡定D毫不犹豫D删除了它们。
  当然,骗子总是越来越狡猾,他们的行骗手段也越来越高明,俺们要时刻防范保持高度的革命警惕性,同时还要注意经常与革命同志之间的经验交流和总结。
  除此,最最重要的是,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你永远不要有太强的好奇心与侥幸心理。因为好奇心难免会驱使你打探一些所谓的机密进而不知不觉地掉进骗子的陷阱里,而侥幸心理呢,往往令你的判断发生偏差,以至于以为苍天真的对着你砸下了一大块馅饼。
  永远不要有贪欲,永远不要相信这个世界会有无缘无故的惊喜,这是四年前俺就总结出来的经验了。
  那次是上班的早晨,路遇一妇人问邮政局怎么走。那个地方离邮政局确实不大远,俺比画着方向为她指路。但是那个妇人当时并不急着赶路,反倒拉着俺絮叨着说起话来。说自己是外地人专门替人拆迁房屋,因为挖到一件宝贝想寄回家里去。她既象是自言自语又似乎在问俺:你说那个宝贝可以通过邮局寄吗?
  俺那时其实挺天真的,还特别认真地给她解释邮寄包裹的有关规定。后来我记得妇人又复述了一遍挖到宝贝的话,俺还是很耐心,不厌其烦地又给她讲解。
  我是在与她分手之后起的疑心。因为妇人继续沿着与邮局相反的方向走,然后在不远处又拉着一个中年男人问路。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60

童年的伙伴

 
  搬家的时候比较匆忙,所以书房的书籍摆放得比较零散。每天除了家务之外,所剩时间已经不多,所以每次抽空拿一小部分出来归类整理。
  今天在一本旧书里抖出一封信,落款是88年12月。

  “很早就想给你写信,告诉你我的心里话。当我听说你在**时,我的第一个愿望就是见到你,你给我童年留下了美好的印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