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琐事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我觉得惋惜

  日子过得密实而又匆忙。
  这世界也是,不甘寂寞。飞机掉下来,地震又来了。迈克尔·杰克逊死了。
  迈克尔·杰克逊死了。每个电台都在播报他的生平,再无人提及那些曾经跟随他一生的龌龊绯闻。更有甚者,一些媒介开始为他喊冤叫屈,传闻当初的起诉者,仿佛良心发现承认提供了假供词。漂白皮肤?不是不是,原来他身患家族遗传重症……
  对于一个死人,怎样的解释都是多余。何况,MJ生前又何曾在意那些流言蜚语?
  可是为什么我还是想冷冷发笑?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8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98

演技

今天是母亲节。
给自己买了一双鞋,600元;我老妈自从发胖之后一直缺衣服,这回为她买了件短袖上衣,四百多。
他问:那我妈呢?
我说给你妈送一束鲜花吧。
他说你真是一个恶媳妇啊,哦,你们都得了实惠的礼物,就对我妈虚情假意哇。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36

职场事之二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失去了斗志。
  每次有人说,现在的年纪正是做事的时候,我就在心底摇头,不敢苟同。老了,到了这把年纪,当真是岂有豪情似旧时啦。
  总是想歇息下来,总是有一撒手的冲动。可是又不得不抑制着。年轻时候都不敢任性,现在更是懂得约束自己了。
  但这样的个性,遇见高调强势的同事,真是十分痛苦的事情。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95

职场事之一

  尽管娘姐前阵子给俺算过一卦,可是说实话,俺纯粹当是娱乐,心底未必当真。
  可是,如果生活中遇见一个研究周易解梦算卦面相手相宅地风水的人,你会怎样?如果这个人恰巧还是你老总,每当你面对他的时候,你会不会有心理障碍?

  俺告诉你,俺的老总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的老板桌左侧,高高垒就的,都是此类书籍。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1

赔了本

  做手工显然是天底下最赔本的事情。
  首先,布、铺棉、口金,乃至于小铆钉小四合扣,都需要在网店里一家家逛着、找着、败回来。
  嗯。是的,爱好网购的人,都爱用“败”这个字代替“买”。
  买,相对于败家的败字,确实显得太轻描淡写无关痛痒了。
  败这个字多狠啊。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34

面子大就是体面

 外面起风了。这个城市特别奇怪,好象从来不曾有过春天,气候太跳跃,这一日瑟瑟寒风吹得正紧,转脸一下子就入了夏,一点温暖的过渡都没有。

  一到办公室工作,就被人使了个下马威,当然,这件事,善意的想,对方也未必是有意为之。
  老主任退休前,曾经把办公室文件资料等一应转交F代管。上周某日,F将老主任交给她的办公室文件材料转交给我。隔天后她特别强调了一份承包合同存在问题。我从档案盒里拿出来看,那是同事S与公司在今年初签定的承包合同。她说你手里这份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其实真正承包人S手里的和这份不同,他那份主体和最后签章名称不符,合同内容中关于承包的年限也有问题。
  说完她又摸出一分合同来。啊?!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阳合同?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89

三八快乐

  平日里没感觉,可一旦类似三八这样的节日,有组织还是不错的。
  原本单位计划周五聚餐吃个午饭,下午也按照惯例放假半天。
  好,女人加领导同志们一共二十多人。吃。
  滨湖饭店位于本城的东面,很东很东,有点类似于农家庄。车进大门,一长排的木质长廊;廊的左右两侧都是农家菜园,仔细辨认,左侧貌似某种果树,右侧一眼就可以看出种的是大片大片的葡萄。可惜是初春,四处仍然一片荒凉,都是灰暗颓败的模样——但其实并不是,再使劲盯着端详,每一棵枝桠上,都吐了绿的,倔倔的,伸出一点点绿来试探着。
  女人们唧唧喳喳,自几辆车里下来。大呼小叫的。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94

不能停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疯狂的做事。
  比如每隔几天,我就会自己发面蒸两锅馒头,每次我都会在面里加上不同的敷料,有时候是蜂蜜,有时候加上米酒,更多是打只鸡蛋。形状也各不相同,扁扁的、圆圆的,那天在网上看见有折叠成小兔子形状的,下次做出来试试。不过,也不是每次都能够做出十分成功的作品,有一次面软了,或是因为时间间隔太久面发得有些过度。
  连我同事也奇怪:为什么要亲自做?
  家里吃不下,我送给老爸老妈。他们也觉得多此一举。现在谁还自己做馒头吃呢?
  我觉得我的兴趣好象也不在吃上。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39

健康第一

儿子总叹气:生命无常啊。
语气中颇有些岁月蹉跎沧海桑田的幽怨。
我嗤之以鼻:你那点挫折算什么?不就是考试时期病了一场,成绩不理想么?
其实他最大的问题是复习计划安排的不合理,严重的重理轻文。每次临考复习,语文、英语就凭着平时那点功底,其他比如生物、地理、历史、政治等需要死记硬背的课程,他就提前一天囫囵吞枣翻翻完事。这样临时抱佛脚、瞎猫碰死耗子的心态应付考试,那能靠谱吗?可巧今年正赶上生病,上午吊水下午考试,这下子连临时的老佛脚也没有时间抱上一抱,成绩退步是意料之中的事。
不过,这回我一点也没有责备他。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7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86

不舍得

  上班的路上又看见那只小狗。金黄色的长毛,小尾巴高高的举着,尖尖的嘴巴狐狸似的,大概是博美吧?它总是十分乖巧地跟着主人,不离其左右,偶尔兴奋起来自己跑到前面,不多远就站定了回头等着主人。
  我会逗它:跟我走吧?走啊,走喽走喽。
  它四只小脚如跳芭蕾似的踮着,跟着我紧走几步,终于还是立定了等着主人。
  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妇人,笑骂它:瞧你本事的,回回非自己先过马路。能,你能,怎么打不过人家的狗啊?
  狗知道主人骂它是假,站在车水马龙的路口回头望,等确定了妇人的行路方向,立刻屁颠颠地先自奔去了。
  妇人不无得意:你看它,知道躲着汽车呢。
  说话间,小狗停停走走,当真机灵地从穿行的车流间到了路对面,立即转过身,咧着嘴,得意地等着它的主人。

  我又想我们家豆豆了。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70

医术

每天跟着我老妈去她的医院输液。
我计算了时间,两瓶盐水一滴滴流进我血液里,正好是半个工作日。
我说这就算我陪你上班工作了。
老妈却不领情,觉得我给她添麻烦了——请她们科室的小护士为我配液,给我扎了针,再一手高高举着吊瓶把我领到她的门诊办公室,屋里常常等候了好几个病人。别看我老妈家务事不爱做,可是一见到病号却两眼发亮。她立刻把病歪歪的亲生女儿忘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说,尽管我一直就坐在她身后可怜巴巴地吊着盐水,可是,却从来不敢指望她老人家能有时间有心情嘘寒问暖。
最惨的是第三天,不晓得护士那天感觉怎么那么不灵敏,一针戳进肉里,分明是看见回血了,可是针头略略向前进一点,却又刺破了血管。液体呼地鼓在皮下,疼得钻心。我还不能龇牙咧嘴,咱得假装很懂事地安慰白衣天使:没关系,再来。结果连轧三针换了俩护士都把血管戳破了。
换第三个护士上,我那一双手、还有地方下针吗?我两只手背,血痕斑斑,加上皮下渗水,鼓得跟一对熊掌似的。有人指着手腕处最粗的血管,护士不肯:那根血管最疼,我永远也不会对那根下针的。说着找到根细的,扑哧一针下去,唰唰唰就粘上胶布。成功了?还一点也不疼。我的心一热,本来想让俺娘给她送面旌旗,上书:“仁心济世,妙手回春”,可转念一想,是不是有贬低鄙视带讥讽前两位护士之嫌呢?看看两只熊掌,终于打消了念头。
现在打字,我低头看了看,手是还有三、四处隐隐的淤血呢。不过早消了肿,无论价值还是外型,都与几爪无异,不敢号称熊掌了。
医术,看来真的太重要了。这个差别,根本就是鸡爪和熊掌的区别哦。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98

写在09前

这一年,没想到有感冒陪着我一路走进09年。

08年第一天,小豆豆离开了我;俺很难过,但也得以安心地毫无牵挂地离开家,给俺祖传的臭脚整容了。

紧接着是百年不遇的雪灾,俺很冷,但俺同时也受到多方的问候和鼓励,所以俺又感觉很温暖。

然后没安生多少日子,就是5.12 大地震。大地不知道咋了,像簸筛子一样把俺们四川等地轰隆隆颠簸了好几个月。地震的破坏性,给人类带来的毁灭性摧残,让俺很害怕。但同时俺流了好多感动的泪水。生命是可贵的,活着是幸运的,友爱是无价的。珍惜此刻拥有的,远比瞻望遥远的景色更有实际意义。俺活着,就要活得好好的;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

为此,俺除了继续养花弄草的,又继续发扬优秀家庭主妇的光荣传统,利用公休假,做了很多有意义的小物件。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36

【08·事】家事不可随意提

  从出家锁门开始计时,直到我到达公司推开办公室门,开车或打的需要八分钟,坐公交车花费二十分钟,我也步行过,大概是四十分钟的路程,正好三公里。
  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坐公交车上班。因为是始发的第二站,所以多半有座位。时间不紧,晃悠着不急不慢的,正好可以发呆,或者胡思乱想,想冒充斯文的时候,就拿出手机读保存的电子书。
  很少遇见熟人。我特别害怕在公交车上和熟人聊天。空间那么局促,一车人都沉默,唯独说话的的两个人喋喋不休的,突兀而呱噪。
  可是,偏偏遇见鬼了,最近我总是在等车的时候和C遭遇,她上班和我一个方向,比我远一站路。

  认识C,大概是十三、四年前,因为要去北京机场接国外工作归来的先生,几个女人相互联系了,一道乘火车去北京。
  那时候火车没有提速,一路颠簸着聊天,渐渐就熟悉了。
  我记得当时C的孩子两岁多,比我儿子大一岁,两个人聊起独自养育孩子的辛苦,她的公婆和我的一样不愿意帮忙带孩子,有一次甚至怀疑她不忠……彼时我们都年轻,娇气,觉得自己是受了天大的委屈,独自生养儿女也似乎是立下了不朽的丰功伟绩。说到动情处大家可没少落泪。
  接了各自的先生回家,我们再没有联系过,偶尔路上遇见也不过点头之交。倒零星地听先生提起她先生的情况,好像去了联通公司,后来调到一个地市级城市做了老总,年薪二三十万。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28

【08·事】时光匆匆


  唉,时间的脚步,或许真是一种加速度吗?
  这几日阳光璀璨,走在路上,我特意选向阳的街道步行,整个人暖暖的,心也特别安宁。每次低头,看见现在的自己,和这份安宁的心,总是满怀感激。
  可是,却觉得日子过得太快了。

  趁着天气好,中午把棉被晒出去,又洗了很多铺被和衣物。
  衣物经过烈日暴晒,干燥却蓬松。我每次晒好收拾回屋的时候,总是忍不住爱将面孔轻轻地伏在上面,感受到那份暖,然后满足地叹气。
  如果说幸福的味道,或许就是这样的吧?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10

【08·事】保姆高姐


  高姐如果不提,我还真不觉得她在我们家干活已经一年多时间了。
  干了半年多的时候,也停了大约有两个月的工。那时候她有妇科病,医嘱说要休息半个月。当时我以为她这是辞工的一种说辞,我就另找了家政工人。
  一个月过后,她来家做客,看见我已经请了人也没多说什么。我当然知道她心里的想法,略微有些歉意,一跺脚,狠心将露台上正在怒放的月季花剪下十几朵来送她。

  其实那时候,我确实有不请她做工的心思。
  因为她实在是太固执了。
  比如,我说卧室的实木地板要用略湿的墩布擦,她却坚持说墩布不湿擦不干净;衣服的领口袖口、家人的内衣内裤要手洗干净之后再丢进洗衣机里,她则以为这是多此一举。现在我只让她帮忙晾晒衣物,洗还是自己动手。这些小分歧倒也不算严重。咱不拘这些小节,日子倒也安稳。最可怕的是进口的卫生啊,生熟食刀具、抹布、砧板是不是分开使用了?有一次我试探地问了一下,她还很诧异:烫烫不就行了吗?
  吓得我们再不安排吃晾拌菜了。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