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故事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08·事】那些过去的光阴Ⅱ



  我爸转脸看我妈,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
  自从我记事起,每次提及回老家的话题,我爸都会向妈妈递去询问的眼神。
  无限次重复的对话是这样的:
  怎么样,带你回老家看看?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0

【08·事】那些过去的光阴


  因为单位安排了接替的人,我哥就从灾区回去了。住帐篷估计很寂寞,有时候跟我手机聊会天儿。那天我们议论起我老爸,他让我尝试着劝老爸回老家看看。
  难道爸爸他不想念家乡吗?
  所谓落叶归根,古稀之年的老爸,怎能不思念故土。
  记得去年哥哥来探望爸爸,告别的时候老人一直站在阳台上,久久不肯回屋——眼看着我们和哥哥从停车位依次倒车,离开。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怎样的心情?
  我知道爸爸始终是坚强的,但坚强并不意味着麻木,更不代表年迈的他,还能够承受离别的痛苦。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0

难得有情郎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男人一口气没叹完,只见她乖巧地自包中取出精致袖珍的小包装——可不正就是他的至爱么。
  这些都是我自当天酒席上其他人那里听说的八卦新闻。她不会跟我说这些事。只在告别时候告诉我说,此行是去就任他在省城公司的秘书一职,主要是照顾老板的饮食起居、安排一日三餐及一些简单的接待任务。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04

花自飘零水自流

花自飘零水自流 "
2005-9-28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配回了老家,与他远隔千里。
  那个年月,诸事都需要依靠组织计划安排。调动工作谈何容易?
  她的父亲开始极力反对和阻隔这场寄托于鸿雁传书的爱情。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234

色男做我领导

色男做我领导[短篇]
  甄姐领着我,穿过长廊。左转。推开紫檀色大门。
  你以后就跟着他。
  里面没有人。右边是诺大的办公桌,桌面整洁无尘。对面是一排木质沙发。一盆龟背竹,叶片葱茏肥大。隔不远的窗下,不用猜,是我的办公桌,比大的那张尺寸稍小,正对着大门。一律是紫檀色。
  我转脸看住甄姐。
  她说要不你先跟我到人事处坐坐,大概他今天都不会来了。
  我欣然从命:正好你给我介绍介绍我师傅吧,我第一天上班,有哪些注意事项啊。
  甄姐的皮鞋哒哒地十分响。
  你从专业院校毕业,头当然要你跟技术最好的师傅。只是你要注意——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5

教训

2005年4月12日

教训
 
  冷战了两个月之后,她问他,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他当然答不是。
  她说那么如果没女儿,你是不是会与我离婚?
  他说会。也没有考虑很久。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3

我可以请你喝茶吗?

我可以请你喝茶吗? "
北京青年报: 默许    2004年12月20日

  儿子自打看了电影《手机》之后,就养成了翻看他老爸手机短信的习惯。每当短消息的特殊提示音一响,他便恶虎扑食一般抢着看,仿佛就单等着逮住严守一模式的短消息。但凡他爸爸收到稍带温情的短信,他便感情丰富地大声朗诵给我听。

  后来还真叫他挖掘出一条可疑短信来。那天晚上他老爸刚从外面应酬回家,手机的短消息就来了。
  “我可以请你喝茶吗?”儿子大声念,“这是一个女的发来的短信啊。妈!”
  他老爸劈手夺了回去:“一群朋友啊,他们觉得不尽兴,又非要和我喝茶去。”
  可是那短信怎么理解也都是单独约请的意思啊。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45

你还相信爱情吗?

你还相信爱情吗? "
2004年12月14日02:27:19网易文化 默许

  你还相信爱情吗?每次听见年轻的朋友问,我就想起一个真实的故事。

  他和她曾经是情人。他是一家医院的外科医生,她是另一家医院的护士。和很多男人一样,他放不下结发的妻子,她又不肯苟且。两个人就只好分道扬镳了。
  大半年后,她听说他患上肝癌已经是晚期了。
  他曾是那么神采飞扬的一个人,现在萎缩在白色的病床上,越发显得消瘦枯槁。看见她来,居然十分坦然和镇定地叙述病情的发展,眉宇间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和忧伤。还能说笑:“这病啊疼起来是真叫人受不了。你看我们以前对病人,就一个劲儿地叫人忍着啊忍着的,现在轮到自己身上才知道,疼起来哪能忍得住啊。”
  她大恸,控制不住掩面失声痛哭。从此天天来照顾他,他赶她,也赶不走。也不顾他的妻子亲友的脸色和同事猜测的目光。更不忌讳他的病,水果甚至早点买的包子都与他分而食之。渐渐日子久了,妻子有个人帮忙轮换着看护他,脸色也稍微好看许多,和她有了简短的对白。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96

带一把芹菜来看我

带一把芹菜来看我 "
文章作者:默许
发表时间:2004-11-28, 23:49:18
文章内容:

  回家的路上接到老总电话,聊了聊圣诞节单位举办活动的计划。
  先生在一边听了答茬:洋人的节日,咱们中国人弄什么啊。
  我说追求浪漫的人现在都比较热衷于过洋人的节日,哪象你,觉得玫瑰花不如老母鸡来得实惠,买束花回家还不如带一把芹菜回家更开心。
  那个人一边开车一边点头不住说,那当然那当然。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62

去学做个智慧女人来

去学做个智慧女人来 "
  刚刚写了许多字,电脑偏又死机。
  只好爬上来重新起头。
  想人生,又自何处可以折回头重新走过呢。即便可以,怕也回不到老路上,在貌美如花的年纪遇见想爱的故人。

  早上在老街区买早点。忽见隔壁摊位上一女人被摊主抓主,说她买煎饼用了假钞。女人与之理论。三两句话后开始破口大骂,一切污言秽语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有旁观的人自摊主手中拿了所谓的假钞,去最近的银行检验。到底还是真的人民币。
  自此,一场闹剧终因摊主理亏词穷而落幕。
  我看见女人从重重包围的人群里挤出来,果然是三十几岁模样,穿戴干净利落。只是眼眉之间因为气愤显出凶霸霸的凌厉。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48

穿越嫩绿到金黄的岁月

穿越嫩绿到金黄的岁月 "
  何人大哥是一个典型的摄影发烧友,他的作品以写实见长,却又不失精致。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摄影而不停的出游,还是因为喜欢出游而练就了一身摄影技术。反正,几乎每个周末他都会或近或远的出去走走,之后就都有新的作品出现在他的论坛里。

  今天新拍的照片里,有一张老婆婆的特写。
  满脸的皱纹如沟壑交错,嘴巴里只余两颗牙齿的太婆,头顶草帽,带着一种安详宁静的微笑。
  不知道是摄影者的有意还是无意,很绝妙的是太婆的背景色,人物的前半部分以一种嫩绿青葱的色彩为底,而人物的后部背景,则是那种象征收获的金黄。这两种色彩的映衬,恰似人生从最青春走向最丰硕的收获季节。

  说到年龄,就想起我二十岁那年,有一次在同学的生日PARTY上,同学七嘴八舌不知怎么谈论起大家的老年,想象每个人各自老去的模样和那时的境况。我记得当时我说,我只活到六十岁就足够了。此话一出,就遭到大家一致反对。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3

且做尘埃

且做尘埃  
  当结局落在不远的地方,眺望便成为一种倒计时——题记

  常常,我们用河流来比喻时间,或与时间相关的事物。譬如岁月,譬如历史。
  其实河流怎及时间浩淼无限呢?说到底前者是那么具体,具体到有起始,有终点。
  不过,一旦时间用了倒计时来计算,那么它便赋予了某些具体的意义和物理的长度。因为从今往后,就在不远处,时间将有一个转折,一个停顿,一个句号,一个终了,一个里程碑。这些标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迫近而变得具体和指日可待,仿若长河奔流,或将汇入大海,或是枯槁干涸。

  那么我,倘若计时的秒针从此时开始跳动,归零的时刻将设置在何处呢。
  你不要来问。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1

此情不堪

此情不堪 (1-2) "
1)
  她与我是初中的同学,中间见过几次也多半只是路上的偶遇,简单的寒暄之后各奔东西。隐约有同学议论她,说开了一家酒店,是很风光的老板。
  记忆里的初中生活,我与她的座位隔得很远,她个高,体育很好,虽然是班长但成绩远不如我。尽管到初三时候我的个头已经超越了她,但始终,她坐班级最后一排,而我则永远是坐在第四排的位置。
  那时候,有男生调皮,会悄悄地将我的小辫子扎在椅背上,和我因为课桌间的一点点距离争执。
  而她那时候已经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常常有老师把她从教室里喊到操场上练球。
  或许是因为我年纪最小,总之当时,在我视青春期发育为洪水般可怕的时候,她已经很坦然地在学校厕所里处理生理期卫生问题了。
  可以说,我与她,即使是同学,也远远不是知心的那种。脾气个性包括爱好,根本就不属于同一类型。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71

不要问我好不好

不要问我好不好 "
  与你重逢,最怕的,是问我最近怎么样。
  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呢。我得回过头去寻我来时的路,然后,势必就会看见那一路走过来的磕磕碰碰,那些一点一滴令人压抑的琐碎细蜜的心思。
  如果说我很好,那是不是太敷衍你?
  可是,倘若我说不大好,我又害怕接着要回答下面的问题。
  我哪儿不好了,又为什么不好呢。
  尽管相隔已久,我始终明白你是最善意的倾听者。只是我已然不知道该从何处捡起话题啊。
  或者是因为终于明白,自己的问题无论跟谁述说,归根结底,一切都还是要由你自己去面对吧。
.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25

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5月11日下午抵达宜昌,在酒店稍微休息了一会,导游带我们去参观昌嫘祖庙。
  据导游介绍,西陵之女嫘祖是先人黄帝的正妃,嫘祖教民养蚕缫丝,建立了光照千秋的功业。因宜昌在远古属西陵国疆土,所以它当然也就成为嫘祖的故乡。作为祭祀轩辕黄帝正妃嫘祖的圣地嫘祖庙,曾经毁于1940年日本侵略军的炮火中,1994年重新修建完工。
  听说嫘祖庙一期工程完工之后,方才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权威人士云集宜昌,研究嫘祖,找出大量的文献事实以确认宜昌就是远古西陵的历史地位。
  说到底,无非是为了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

  不过,一听说是后来修建的庙宇,众人都失了兴致。
  大家边聊边拾级而上,只见庙前的香炉里高高树立着若干大小不等的高香,烟雾缭绕,但显然香火并不十分旺盛。左右两边有身穿长袍的女人向我们介绍说今天正好有法师作法开光,又介绍若干种香火的来头,同行人中有信佛的老人忙不叠的围了过去。
  我看见寺庙右侧有一小和尚,便走过去与他搭讪。才问出他每月有三百五十元的津贴,就听见导游在大声招呼大家进去参拜菩萨。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