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把记忆做成善良的筛子

无 题 "  前天很不合自己一贯作风,特小气地得罪了一个过去的同事。
  所谓过去的同事,是因为她早几年就调离我们单位,转到文管局工作了。
  记得她那时候在新单位负责管理全市的书籍批发市场,办公室离我们不远。刚开始我常常溜到她那里找书看,印象中那本《厚黑学》就是从她那里读到的。
  但后来,我渐渐与她疏远了,因为每次闲聊,她总是对老单位颇有微词,因为在原单位工作多年的她始终没有得到领导的重用提拔。从而影响了她在新单位的职务评定,当然在薪水的标准上也受到了相应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很突然地又接到她的电话,要我带她到我妈妈的医院看病。病也无大碍,就是更年期综合症。毕竟多年未见,开始时彼此都十分热情激动。我仔细观察,觉得她人并未见老,暗自感慨时间对她的宽容,竟未在她脸上留下丝毫印记。然而,病看完三分钟之后,我便心生厌倦。因为,寒暄过后,她便又旧事重提,继而数落市场的不景气以及单位种种破败的迹象。以一副居高临下十分轻蔑的语气。
  为这,我耿耿于怀了好几天。每次想起她的态度,每次都觉得十分别扭。感觉面对事业的艰难,现今我们一直所做的努力与付出也一并被她诋毁了。
  前天,她找我索要美国大片的海报,说是她的一个好朋友布置酒吧用。这次,她倒只字没提我们单位的种种破落,但我却怀恨在了心,撒个谎很小气的拒绝了她。
  那些拒绝她之后的舒坦与略微的愧疚交织在一起的矛盾心理,我实在很难用语言描绘。不是没有遗憾的。但这种遗憾,我觉得大部分由她的不明智所至。
.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7

生命的意义——从木子美现象说开去

  周国平有一篇文章,标题与内容全忘记了。只其中有一句记得特牢。
  “我告诉你们,意义在于过程,幸福在于细节。”
  后面还有。
  那些撇开过程寻找意义的人,最后找到的是虚无。而舍去细节只追求幸福的人呢,到最后得到的只能是荒谬。 
  当然这不是原话,已经是大概的意思了。
.
  今天提这句话,当然不是没有缘由的。
  时下快节奏社会,已不单单只多出许多的速食产品。
  譬如感情,亦远不似过去的含蓄温婉,而是单刀直入,干脆利落。就象一桩生意上的谈判,先问你有无诚意合作,若彼此都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根据合作意向签定协议具体内容,倘若一方无意合作也简单,握手过后,更有冠冕的措辞:譬如早有仰慕之意,希望有机会成为朋友云云。嚯,看人家那潇洒!你说对方到底是爱你不爱吧。不过你千万别自己拿这话去问对方,因为有话等着对你:问你自己的感觉啊。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21

蓦然回首

  偶尔精神好,也会在某个碧聊里泡很晚。
  渐渐发觉真正稍微有意义一点的聊天,多半自夜深人静开始。
  或者是周遭的静谧令人们的思维更活跃,而漆黑的环境,又往往更容易使人放下日间的枷锁和戒备,缅怀过去久远的故事和亲身体验的经历吧。

  昨夜不知道由谁开始叙述各自的网恋故事。
  其实此类话题,已经十分老套了。泡在网络的人,鲜有不发生类似故事的,即便是自己没有经历过,耳闻目睹的也不在少数——故事的开始各个不同,过程却大抵如是。
  只是昨夜的精彩,完全不在于故事本身,更在于讲故事的人,居然能够带我们一一寻回原路。
  要知道,一个两年前发生的故事,当事人早已经劳燕分飞,就要组成自己的家庭。可是,那个两年前见证他们感情历程的聊天室和留言论坛却依旧静静地守在那里,那些等待、期盼、娇嗔、思念,那些甜言蜜语,仍然不变的等候在那里……
  相比较现在的一些聊天场所和论坛,它们陈旧而苍老,可是,在这个网络里,这个很轻易就删除了数据库的摸不着边际的空间里,一切就好象一艘沉没在深海里的沉船,一直默默无闻的包容着一切故事的剧情。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69

空有梦相随

空有梦相随 "

又是除夕。
远处,间或响起零落的爆竹声,惊破清冷宁静的夜。
夜,很黑。世界消失在一层层厚重的黑幕里。
夜半时分惊醒,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黑色的眼睛无论怎样努力,依然穿越不了这无尽的黑色的边界。我只有徒劳地睁大双眼。
其实有些事物无论怎样睁大眼睛,我们仍然经常视而不见。而另外一些事情,偏偏却总是会在某些偶然的时刻潜入灵魂,牵动起九曲愁肠,譬如曾经逝去的年华,倾泻如水的思念,还有那些触及心弦的瞬间.
那些过往的片段,好多细节,好多对话,好多在当时认为是轻描淡写的风景,我原本以为,它们早已经因时光而淡远,永远彻底的消失了。但此刻,当新年的脚步渐行渐近,当窗外的风浅浅地飞过来,传递了远方的信息,那些沉淀在记忆深海里的一切,在今夜,又因无眠而溢散,如落尘般涌来。
如果,一个名字可以永远郁结于心,那么一段回忆,该怎样拒绝它穿越四季。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12

春季里的伤痛

春季里的伤痛


算起来欧阳与我,应该是十几年的同事了。
但他和我们却极少联系。因为早在十年前,他办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之后自己做起了生意,就是从南方进一些小电器过来销售。欧阳是个沉稳寡言的人,做生意却很有一套,几年下来,在市里又增加了几间店铺,爱人也跟着辞了工作,一起开起了夫妻店。
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大多做生意,都免不了依靠朋友的捧场帮助,但欧阳夫妇却怪,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两夫妻倒与朋友们渐渐疏远了关系。同事们偶尔提起欧阳,也就只知道他的店铺越开越多,住宅也是换过一套两居室之后,又新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之后,同事多半还会以艳羡的口吻提到欧阳的儿子,去年,那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城市最好的省重点高中,将来上个名牌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幸福美满的家庭,上个月底却发生了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

那天,欧阳夫妇与往常一样一直在店铺忙碌,晚上很晚到家,发觉儿子不在他的屋里之后,夫妻二人有些慌乱。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05

巴顿逃难

巴顿逃难 "

  巴顿这一日从郑州做夜车来到北京,一路心神难以平静。下火车已是凌晨三点,站内却仍然是灯火通明,人流如潮。随着出站的人流,他一路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
  
  北京站内的显要位置上都贴满了通缉他的通知和照片,出站口前,逡巡着几个着装的警察。
  想起不日前探望监狱老友的情形,无论怎样他断然不肯甘心情愿落魄牢狱。
  正焦急万分,无计可施之时,一眼瞅见车站一角落里委琐着一个年老体衰的讨饭老妪。
  他悄然躇到老妇人面前:“我想和你换一身衣服,怎么样?”
  昏暗的角落里,老妇人抬头疑惑地看看巴顿,沙哑着声音道:“换衣服可以,你再加上一些财物。”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