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男人的趾高气扬,女人的俯首帖耳,经过几千年的训练成为男性气概和女性气质。一个男人,特别是一个像样的男人,对女人的追求,被社会和女人看作是对女人的特别恩宠与施舍,女人因而获得荣耀并感恩戴德。这就是胡兰成《今生今世》这本书中的八个女人对胡兰成这个无赖荡子感情依顺的深层心理原因。

  一种观念经过几千年微妙而复杂的传承后会变成一种集体无意识,女人对男人的情感也复如是。就像男人征服和占有的女人越多越是一种荣耀一样,女人被更多的男人追求也被看作女人的荣耀。当胡兰成走上张爱玲的楼梯时,他没有诚惶诚恐,他认为他去看她是她的荣耀,他态度轻松自如,还能轻佻地调情。

  而张爱玲呢?“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张爱玲的表达,除了女人对情感的渴望之外,依然是这种传统的女性心理的流露。把男人看成主人,而自己就是那谦卑的情感仆人。这种几千年的思维模式和情感模式,让男人和女人感觉男女情感就应该是这样的才“舒服、自然、正常”。

  胡兰成的第一个妻子玉凤,贤惠吃苦,嫁给这个所谓的读书人,期盼他将来能出人头地。事实上他根本养不了家,而她跟了他没有享过一天福。反而为了打理他这个穷家,劳累过度以致病死。尽管如此,她还是把他当主人,惟恐有所差错,即使他说重话伤害她,她也忍受。

查看更多...

分类:转贴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8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