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聋小妹

  前几天二叔家的小妹发来短信,说婶子白天还好,只晚上偶然会难过得落泪。她请我转告我老爸叫他老人家放心。
  我跟我爸爸转述的时候老人家奇怪了,他问哑巴也有手机?她跟我是怎么打电话的?
  其实说准确些,我妹妹是聋子不是哑巴。她二三岁的时候,因为我大哥背她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大人检查,除了脑袋上有一个小窝窝外并没有什么大碍,当时没在意,也就没去医院检查治疗。但就是,那个脑壳上的小窝窝,恰恰压迫了听觉神经,等我叔叔发觉孩子听力障碍的时候,她的头盖骨已经长得十分坚硬,以当时的医疗水平根本无法医治了。
  所以从此,我妹妹就一直生活在无声的世界里。
  也始终在四处寻医的。
  大约在妹妹十六岁那年,叔叔带她去上海的时候路过安徽。那一次,她带着自己画的作品,送给我们,留着最优秀精致的,说是送给上海的医生,那些带给她无限憧憬和希望的医生们。她用随身带的小本本和我们笔谈,字体流畅舒展,一如她的画风。偶尔,还会用不那么标准的发音说简单的对白。送她去上海的那天晚上,我一边欣赏着她的画一边暗自赞叹她的聪慧。想着从上海回来,她便可以永远抛开笔记本,和我们一样开口说话了。她原本就会说话的,只要能够听见声音,哪怕只能够听见一点点微弱的声音就可以了。
  但现实,有时是不动声色的残忍。希望,失望。又一个希望,又一次失望。这样的体会,我叔叔一家人不知道被残酷的现实折腾了多少次。大哥更是每次提起妹妹,每次倍受愧疚的折磨。
  而小妹,在一次次的折腾里,始终活在她那静谧的世界里,渐渐成长。
  不知道身为中学校长的二叔,对这个失聪的孩子是怎么教育的,也难以想象小妹克服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她高中毕业,上了美术学院特殊教育班,然后毕业做了特殊院校的教师。而她的艺术造诣更是炉火纯青,在国外获奖,国家领导人接见,成了省劳模。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0

织毛衣

  新电脑一直搁置在一边,我在赶着新年前把哥哥的毛衣织好。因为心怀感激,所以选了一种很复杂的花样,结果就是:
  吼吼,每天十分辛苦!!
  今年把未完成的作品拍个彩信发给大哥,可把他给乐坏了——北京的嫂子大概手艺不行吧?不然这有什么好开心的呢?
  附带说一句:北方的姐妹好象都不大爱女红的,所以在南方女人看来十分自然平常的家务手艺,到了北方男人眼里,那可是很了不起啊!!
  俺最后一句话写的匆忙,也不知道表达清楚没有。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87

我大哥其人

  虽然是亲戚,但是因为远隔千里,所以印象中第一次见到大哥的时候,我已经是初一的学生了。后来据说我四岁那年,爸曾带我跟姐姐回老家跟他见过玩过,但我太小,根本就不记得具体细节了。所以,我始终觉得初一那年,是第一次看见大哥。

  那一年他刚刚考上大学。那时候我们国家恢复高考不久,考大学跟古代考状元似的艰难,据说那几年老家村子里,就咱老张家接二连三出大学生,第一个是我三叔,老三届毕业声,国家恢复高考那会,他已经是结过婚有孩子了;第二个是一个堂叔,第三个就是大哥哥,被山东某名牌大学录取。光宗耀祖啊,直到这次回老家,婶婶还念叨这件事呢。
  那时候和老家的联系全凭书信往来,我还记得爸爸当年读信的时候那个兴奋的模样。大哥就是应爸妈的邀请,在大一那年暑假来到我们南方,一是叫他大伯大妈也是咱爸咱妈好好看看新时代的大学生,再就是请他给咱辅导辅导功课。

  其实那时候我的学习成绩也挺好的,大哥考我几题没难住我,于是就改辅导为提前教学了。每天下午大人上班后,他站在小黑板前给我上化学课,忘记从哪儿借来的化学书了,或者根本就没有书?忘记了。反正也就是那几个化学元素和简单的化学反应公式。算一算,那时候他还不到二十岁,而我不过是十一二岁的毛丫头,这样正正经经的上课,自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后来我们就开始打打闹闹了。主要原因是我和我姐爱吃醋,我爸爸妈妈对他也太好了,给他做好多好吃的不说,还为他买了很多时尚的新衣服。我姐那时候已经开始懂得注意打扮了,她常常在我面前嘀咕,说大哥爱臭美,每次都特别爱穿那条新裤子——那种裤脚微微有些喇叭的式样,是当时最流行的款式。而我那时候心里更气的是,我妈妈对他太好太优待了。

  或许是因为我们家没男孩子,所以我爸妈那时候对他几乎是有求必应。他问妈妈手术室的情况,她就允诺带他进手术室实地观察。我的天呐,我曾经央求她多少次,求她带我进去看人动手术哇!那淡淡的消毒水味道、反过来穿的手术服、每个进出无菌手术室的人都要做的准备工作,在年幼的孩子眼里,一切都充满了猎奇的吸引力,这远比买个好玩的糖稀或是古怪花样的爆竹要强烈一万倍!你说他才来咱家几天,怎么一开口我妈就爽快地应允了呢!那天他们一离开家我就哭了,不过我还没哭过瘾,大哥自己就灰溜溜地回家来了——他害怕。哈,后来据妈妈讲,他化装实习医生,刚看到病人开膛破肚就吓得脸色煞白,就差要亲自休克了!嘿嘿,真叫我很是不屑啊。
  若干年后,他带着新嫂嫂又来过一次。或者因为妒忌吧,反正觉得嫂子不漂亮所以有点故意冷淡她。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95

喜悦挡不住

  去老家山东几天。
  因为我二叔去世了。
  奔丧的出行总是沉重的。不过归途却有值得喜悦的事情——哥哥大方,送了我一台笔记本,配置40G,512M内存的索尼。
  呵呵,真是乐死了。因为比起现在128M、10G的IBM来,性能不知道要好出多少去呢。之前一直是一边嫌弃它一边又不得不耐下心等待它的蜗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68

男人的狡猾

  那天老总催活,我说放心吧,我周末加班赶出来。大概是害怕我要加班费,老总问:周末不做家务办公事,你家先生会有意见吗?
  我只好笑。
  这样的问题,怎么回答?

  下午做家务的时候,不免又想到老总的问题。有时候男人无论多老,都有可笑的时候。
  类似无法回答的问题,我曾经遇见过几次。真的是难以应对,说是似乎不妥,可是如果说不是,又显得咱小气了。

  前几年还做电影的时候,常和省里的业务领导通电话。
  我记得一次他问:年底组织活动,你参不参加?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03

反对实名制

  荒了这样久的博,我也觉得确实需要锄一锄了。可是登陆进来,好象除了发呆竟没什么可说的。
  文字写得多了,顾忌越发地多。据说将来博客也要实名制了,那谁还敢写什么真心话呢?大家都虚头八脑地胡扯,和现实里一样的虚伪。这样写,有什么意思?我最初写字,原本就为着宣泄。有些想法,有些经历,有些情绪,生活里跟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