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三十年一震

  凌晨,从一种摇摇晃晃的感觉中渐渐清醒,那是一种睡在船上感觉。
  我的反应很快,这是地震了。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五六秒钟。
  仔细聆听,楼下的小狗鼾声震天,丝毫不为所动,窗外有赖蛤蟆在呱噪不止。一切都与平常任何一个早晨无异。一时间令我不禁怀疑刚刚那一阵波动,会不会是梦的延续。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81

不是没遗憾

  尽管在新的岗位上工作不过三个月,但是我写的专业文章,在本地的报纸上已经登发两篇了。我得承认,之所以写那些东西,完全是领导授意,为了给单位做软性广告用的。
  相比前几年接二连三在北京青年报上发稿,现在所谓的铅字,已经不足以引起我丝毫的兴奋和激动了。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过去发在北京青年报的文字,象是自己精心养育的孩子,无论怎样,都是最好最得意的。而现在呢?按理说也是孩子,但那是计划外的,不讨喜欢的。
  不得不遗憾。
  我目前的状况,很难写出过去坦诚与热情的文字了。
  有一种东西,在我的心里死掉了。这使我的灵魂里,滋长了太多消极的情绪。
  因而当然的,我不可能写出纸质媒体所需要的那种积极的热烈的温暖的关怀的文字来。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53

仅仅是遇见

  我从来不用单位的电脑,上自己的网站。
  有同事在上班的时候聊天,对我们公开与自己亲密的女性网友,有时,会把电话里的那些宽慰他的信息拿出来读。是有一点炫耀的意思么。我不知道,那个遥远的女人知道,她会怎样想。但换做我,是心有不屑的。
  由此,我谨慎到自己身上,与网络和QQ更加疏远,亦更加沉默。
  其实,隔那么远,即使倘若,被那些关系略微接近的朋友拿去炫耀,予他人脸上贴金,与己并无害处,那又怎样呢。这样想,其实也并没有觉得那个女人做了什么不妥的事。
  但,换做是自己,死活却是不肯接纳。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1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46

恶习太难改

  好吧,今天就说说俺丢三落四的坏毛病。
  自揭其丑,是因为俺实在是真的是太痛恨我自己了。
  话说在原来单位,那些熟知俺的同志们,常常会在某一关键时刻大喝一声:带好你的钥匙!俺也不吃惊,谁叫俺东西是走到哪儿丢在哪儿呢。心里其实也没想啥,但总之是没想手里捏着的物体。
  话说换了新单位,俺暗暗发誓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060

小荷出淤泥

  单位楼前,有一个小小的花园。园子虽小,但其中的花花草草却是枝繁叶茂的争俏。
  也有水池,被曲折的隔开了,倒有几分象是八卦的阵势。有鱼,只在落雨时分浮上来喘气。春天的时候,同事在“八卦”阵的水中种了荷。另一边则种的是睡莲。本来以为当年不会开花了,平日里来来去去的也不曾在意。未曾想一抬眼,竟都争相地,在夏日的风里多姿多彩地盛开起来。

查看更多...

分类:影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35

球王的谢幕

  俺儿子今天一直哀叹齐达内那致命的一次头球——他这一顶,结束了自己辉煌的足球生涯,也拉开了俺家儿子长达一个月的洗碗岁月。
  今天中午俺象可怜老齐一样的可怜他,俺说算啦,俺替你洗了吧。
  儿子还不肯,唉唉地叹息:齐达内啊,那个人到底跟你说了啥呢。一边磨蹭着收拾碗筷。
  还别说,洗的挺行,桌子也擦的干净整洁。

  刚刚我上网查了查,老齐到底怎么就突然大发雷霆发力顶了人家呢?任何事,总是事出有因的。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47

决赛献花草

 
  即使不喜欢足球,但世界杯已经是最后一场了。
  告别宴我也还是要参加的。
  所以没说的,现在就抓紧时间先眯一小会儿,那个啥憋着,就等到那点恰好醒……

查看更多...

分类:影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86

俺家也赌球

 

  大男人从西安出差,回来说那边流行赌球,范围局限在特定的若干个商人之间,每次开赛之前,大家各自把赌资和下注的球队用短信报出来,等到比赛结束结果一出来,输家遵照协议把赌资转到固定的帐号里,延期的话按照银行利率加付利息,赢家则以一赢一,比如开赌上报五万,那么比赛结束后则可以获得十万。据说是一个爱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74

哪儿错乱了



  瞧瞧吧,这就是我现在所看见的日志,一斑而窥全豹,整个日志本左边栏与右边栏都拧吧了。而且很显然,它拧吧得特别有个性。因为正如你所看见的,它在别人的屏幕上特温顺,惟独在我这台机器上跟我闹别扭。
  为了医治好这种病态的别扭,我无所不用其极:
  把日志程序删除了重新上传安装,没用。
  然后我发觉其他网站比如结绳堂的LBS也是错乱的,甚至于我跑到LBS鼻祖那里看,他那儿也是错乱的(惟独只慕容的风雨楼还很正常)。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6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79

搁哪儿安全

 
  我也不知道这个日志程序到底怎么了,但整个侧边的导航栏全部都沉到最下方,显然是出了什么问题。我急着把所有程序再上传一次,但是今天空间管理员告诉我说,我这个网站的 DNC遭到攻击,或者就是症结所在?
  接触网络越久,感觉这东西愈发象一个无底洞,说不定什么时候,你所托付给它的东西就会石沉海底。
  好多特别珍贵的宝贝,你到底放在哪里算是最安全的?
  曾经在湖北一家地方网站写过很多文字,后来弄丢了。
  后来在博库网上写东西,结果也丢了。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