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都得这样活

1.
  原来,这就是牛年了。
  象是忙忙碌碌地赶路,一程一程地闯了许多关口,心里还念着继续咬牙坚持下去,摆着誓不罢休的姿势,不曾想一抬头,却已是走到了一个致要的驿站。
  嗯,是呀,可以坐下来,好生歇息了。

2.
  可是,这一个春节,我比往年更忙了点——无非是那些永远做不完的家务,还有给自己定下的好多手工活,还有书。
  是什么人写:几时归去,做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可能么?
  一个人自从出生之日起,何曾是为自己而活?一路走过来,肩背上是越发沉重的责任,谁能够真正洒脱,一撒手不问这人世间的诸多凡尘事?你要是一赌气自绝于人民,人还骂你自私自利死得活该呢。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43

这就现眼了

1,我感冒稍好,儿子就被传染上了。
可怜这小子正逢期终考试,每天上午去医院吊水,下午去参加全市汇考。

2,陪儿子在医院的功夫,我用做沙发套的碎布拼了两个小包,一个可以放手机,一个腕包。后者接近完工的时候被同事预定了。
传不传照片呢?有人说写博客的人自恋,发照片的人自恋,最自恋的人是,屁大的小物件也要拿到网络上炫耀。K,那好象是说我。

3,年底单位特别忙。
系统搞了个汇演,我被指定为合唱队员。
唱的是《祝福祖国》和《我和我的祖国》。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54

不舍得

  上班的路上又看见那只小狗。金黄色的长毛,小尾巴高高的举着,尖尖的嘴巴狐狸似的,大概是博美吧?它总是十分乖巧地跟着主人,不离其左右,偶尔兴奋起来自己跑到前面,不多远就站定了回头等着主人。
  我会逗它:跟我走吧?走啊,走喽走喽。
  它四只小脚如跳芭蕾似的踮着,跟着我紧走几步,终于还是立定了等着主人。
  主人是个六十多岁的妇人,笑骂它:瞧你本事的,回回非自己先过马路。能,你能,怎么打不过人家的狗啊?
  狗知道主人骂它是假,站在车水马龙的路口回头望,等确定了妇人的行路方向,立刻屁颠颠地先自奔去了。
  妇人不无得意:你看它,知道躲着汽车呢。
  说话间,小狗停停走走,当真机灵地从穿行的车流间到了路对面,立即转过身,咧着嘴,得意地等着它的主人。

  我又想我们家豆豆了。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70

医术

每天跟着我老妈去她的医院输液。
我计算了时间,两瓶盐水一滴滴流进我血液里,正好是半个工作日。
我说这就算我陪你上班工作了。
老妈却不领情,觉得我给她添麻烦了——请她们科室的小护士为我配液,给我扎了针,再一手高高举着吊瓶把我领到她的门诊办公室,屋里常常等候了好几个病人。别看我老妈家务事不爱做,可是一见到病号却两眼发亮。她立刻把病歪歪的亲生女儿忘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说,尽管我一直就坐在她身后可怜巴巴地吊着盐水,可是,却从来不敢指望她老人家能有时间有心情嘘寒问暖。
最惨的是第三天,不晓得护士那天感觉怎么那么不灵敏,一针戳进肉里,分明是看见回血了,可是针头略略向前进一点,却又刺破了血管。液体呼地鼓在皮下,疼得钻心。我还不能龇牙咧嘴,咱得假装很懂事地安慰白衣天使:没关系,再来。结果连轧三针换了俩护士都把血管戳破了。
换第三个护士上,我那一双手、还有地方下针吗?我两只手背,血痕斑斑,加上皮下渗水,鼓得跟一对熊掌似的。有人指着手腕处最粗的血管,护士不肯:那根血管最疼,我永远也不会对那根下针的。说着找到根细的,扑哧一针下去,唰唰唰就粘上胶布。成功了?还一点也不疼。我的心一热,本来想让俺娘给她送面旌旗,上书:“仁心济世,妙手回春”,可转念一想,是不是有贬低鄙视带讥讽前两位护士之嫌呢?看看两只熊掌,终于打消了念头。
现在打字,我低头看了看,手是还有三、四处隐隐的淤血呢。不过早消了肿,无论价值还是外型,都与几爪无异,不敢号称熊掌了。
医术,看来真的太重要了。这个差别,根本就是鸡爪和熊掌的区别哦。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