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医术

每天跟着我老妈去她的医院输液。
我计算了时间,两瓶盐水一滴滴流进我血液里,正好是半个工作日。
我说这就算我陪你上班工作了。
老妈却不领情,觉得我给她添麻烦了——请她们科室的小护士为我配液,给我扎了针,再一手高高举着吊瓶把我领到她的门诊办公室,屋里常常等候了好几个病人。别看我老妈家务事不爱做,可是一见到病号却两眼发亮。她立刻把病歪歪的亲生女儿忘到九霄云外了。
所以说,尽管我一直就坐在她身后可怜巴巴地吊着盐水,可是,却从来不敢指望她老人家能有时间有心情嘘寒问暖。
最惨的是第三天,不晓得护士那天感觉怎么那么不灵敏,一针戳进肉里,分明是看见回血了,可是针头略略向前进一点,却又刺破了血管。液体呼地鼓在皮下,疼得钻心。我还不能龇牙咧嘴,咱得假装很懂事地安慰白衣天使:没关系,再来。结果连轧三针换了俩护士都把血管戳破了。
换第三个护士上,我那一双手、还有地方下针吗?我两只手背,血痕斑斑,加上皮下渗水,鼓得跟一对熊掌似的。有人指着手腕处最粗的血管,护士不肯:那根血管最疼,我永远也不会对那根下针的。说着找到根细的,扑哧一针下去,唰唰唰就粘上胶布。成功了?还一点也不疼。我的心一热,本来想让俺娘给她送面旌旗,上书:“仁心济世,妙手回春”,可转念一想,是不是有贬低鄙视带讥讽前两位护士之嫌呢?看看两只熊掌,终于打消了念头。
现在打字,我低头看了看,手是还有三、四处隐隐的淤血呢。不过早消了肿,无论价值还是外型,都与几爪无异,不敢号称熊掌了。
医术,看来真的太重要了。这个差别,根本就是鸡爪和熊掌的区别哦。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4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