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写写写……


  年关将至,一月份就这样匆匆忙忙的过去了。
  单位年终工作总结、个人先进事迹、党员先进事迹汇报材料等等八股文章写得我头昏脑胀,心力交瘁。
    我们单位老总文化程度不高,又习惯使唤我。其实据听说过去在老单位还是打个草稿写个七七八八的。现在好么,嘴一张就知道给我布置任务。我说好歹新年工作计划你得列个提纲吧?好家伙,练口头都懒得说几条。全凭我瞎蒙胡扯。
   你也别以为他是不重视文案工作,每次我写的稿件,他拿去修改十几遍是常态。全是口语表达意思,回头我再替他转换程序变成书面语。也有变不了的。比如他会在经济成绩后面生生加上:集团领导说每超额完成@#@奖励责任人一千元,按此比例计算,我个人能获得贰佰万元奖励。我说咱能在年终考评会议上口头表述而不用白纸黑字写在单位工作总结里不?老头说NO。

查看更多...

分类:胡扯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61

道不同何以为同事


  每年中秋和春节是我们部门最忙碌的时候,其中包括购置各类福利、奖品、办公或会务用品。
  前几天集团年底来考评目标任务。一般这类会议时间都长,依照惯例,我们布置会场都要准备点水果、零食、茶叶香烟等等。
  我分不开身,就让同事小徐和司机一道去超市买。
  回来一进门,小徐先就把一大包苹果提溜出来跟我乐,说是新疆阿克苏,借机买了留我们自己吃。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602

同途终要殊归

2012年,在一场早于往年的大雪中仓惶地结束了。
和以往一样,每一个新年伊始,公文或是签字落款的时候,总是要写错年份,于是2字的笔画已经绕到最后,常常会拐一个奇怪的尾巴。让人一眼就看出曾经会错意、走错道,后来觉察了,悬崖勒住马首,退回去,同途殊归,又继续走完余下的人生。

小时候练字,我老爸总爱说人象字形。字如果写得四平八稳的,那这个人也一定会是个稳妥可靠的人。我怀疑不只是老爸,整个父系家族都有这以字识人的毛病,每每见到好字,总要点评一番,如果写字的是位女子,更是格外的高看人家。当然这种病也遗传给我了——别人好色,我则挡不住那写得一手好字的人的魅力,每每遇见此类人,无端就生出诸多好感,平添几分亲切的情谊。
但,也有随着交往渐渐加深,那种好感被一次次失望慢慢抹杀磨灭的。就好像跟一个绝色美女做了同事或朋友,可是,日久见到人心,她的浮躁、贪心、懒惰、自私和任性接二连三浮出来。我常常想,到底是造物主给了她美丽的容貌便吝啬给予她善良恭俭的性格呢,还是因为这种美貌自幼带来的宠爱造成了她的坏脾气呢?而人与人之间,真正能够维系情感的,说到底还是内在气质更甚与外在的容貌。有时候,看着这种美丽到霸气外露的女子,或是那一手龙飞凤舞的好字,心里不免暗自叹息,觉得可惜了。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