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家有病父(三)


  写到这忽然想起很多人最敏感的“红包”问题。
  我没送任何人红包。我一直就是通过好大夫网站平台与长海医院泌尿外科的许主任和高主任交流和预约,其后,无论术前还是术后,我们都及时得到了他们认真的答复和治疗。
  没有红包。尽管我内心对医生充满崇敬与感激之心,乃至于今日,父亲恢复得十分理想,我仍然时不时地抑制住自己想给医生送份礼物的冲动。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2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