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铭记这一刻

我不是球迷,更不是足球迷。
  提到国家足球队的队员,我的言辞几乎多是苛刻与尖锐的。
  那些被球迷们津津乐道的足球明星们,在我这里能够得到的也就是一个成语:嗤之以鼻。
  甚至就在不久前,我还与几位朋友说,和其他运动项目的运动员相比,国家足球运动员的高收入是不合理不公平的。
  记得我说,他们数钱的时候手法不变形,一到赛场上踢球的时候脚法就变形。嘿嘿,够刻薄吧。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95

子非鱼

面屏一晚上,不知道该干什么。
  对于时间,我们总是很奢侈。在不断重复的日子里,人们变得麻木怔忡,有时候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知觉,还有没有疼痛。
  感冒的症状渐渐消失。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停的咳嗽。
  夜里也因此睡不安稳。
  在几次尖锐的咳嗽之间,不由自主地将精神的视觉倒回到过往岁月里,一幕一幕回放。不觉痛,惟有唏嘘。
  每每念及,总感到疑惑不已。记得曾有人评价,说我封闭自己,又极好面子,纵使受到伤害,也必将忍耐痛苦,独自舔拭伤口。
  夜寂静无声的时候,我便不住自问,那些疼痛算不算伤害?说出来又能怎样?
  子非鱼,子非鱼呀。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13

网络日记

决定启用这个网络日志不是因为赶什么潮流,其实也不算流行了,早两年,它已经在网络里流传甚广。
  过去,那些总有一些既不成文,又随时随地胡思乱想的东西,都被我放在更新日记里。这样做显得十分凌乱却不易查找。而搁到文集里,又感觉不伦不类的。
  
  感冒已经大好。
  四肢和脑袋不再疼痛,有汗不断地往外沁,这都是好现象。
  生病唯一的好处是可以收到很多的慰问,这种被关心的感觉,稍稍可以掩盖一些病痛。
  而有些问候,即便简短,却依然令我十分满足——无他,实在是缺少关爱饥渴综合症。:o
[color=#cccccc][Edit on 2004-8-1 22:47:59 By xianer]
[/color]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3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618

且做尘埃

且做尘埃  
  当结局落在不远的地方,眺望便成为一种倒计时——题记

  常常,我们用河流来比喻时间,或与时间相关的事物。譬如岁月,譬如历史。
  其实河流怎及时间浩淼无限呢?说到底前者是那么具体,具体到有起始,有终点。
  不过,一旦时间用了倒计时来计算,那么它便赋予了某些具体的意义和物理的长度。因为从今往后,就在不远处,时间将有一个转折,一个停顿,一个句号,一个终了,一个里程碑。这些标志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迫近而变得具体和指日可待,仿若长河奔流,或将汇入大海,或是枯槁干涸。

  那么我,倘若计时的秒针从此时开始跳动,归零的时刻将设置在何处呢。
  你不要来问。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1

此情不堪

此情不堪 (1-2) "
1)
  她与我是初中的同学,中间见过几次也多半只是路上的偶遇,简单的寒暄之后各奔东西。隐约有同学议论她,说开了一家酒店,是很风光的老板。
  记忆里的初中生活,我与她的座位隔得很远,她个高,体育很好,虽然是班长但成绩远不如我。尽管到初三时候我的个头已经超越了她,但始终,她坐班级最后一排,而我则永远是坐在第四排的位置。
  那时候,有男生调皮,会悄悄地将我的小辫子扎在椅背上,和我因为课桌间的一点点距离争执。
  而她那时候已经是校篮球队的队员,常常有老师把她从教室里喊到操场上练球。
  或许是因为我年纪最小,总之当时,在我视青春期发育为洪水般可怕的时候,她已经很坦然地在学校厕所里处理生理期卫生问题了。
  可以说,我与她,即使是同学,也远远不是知心的那种。脾气个性包括爱好,根本就不属于同一类型。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771

不要问我好不好

不要问我好不好 "
  与你重逢,最怕的,是问我最近怎么样。
  你说我该怎么回答呢。我得回过头去寻我来时的路,然后,势必就会看见那一路走过来的磕磕碰碰,那些一点一滴令人压抑的琐碎细蜜的心思。
  如果说我很好,那是不是太敷衍你?
  可是,倘若我说不大好,我又害怕接着要回答下面的问题。
  我哪儿不好了,又为什么不好呢。
  尽管相隔已久,我始终明白你是最善意的倾听者。只是我已然不知道该从何处捡起话题啊。
  或者是因为终于明白,自己的问题无论跟谁述说,归根结底,一切都还是要由你自己去面对吧。
.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26

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游记之宜昌篇——嫘祖庙
  5月11日下午抵达宜昌,在酒店稍微休息了一会,导游带我们去参观昌嫘祖庙。
  据导游介绍,西陵之女嫘祖是先人黄帝的正妃,嫘祖教民养蚕缫丝,建立了光照千秋的功业。因宜昌在远古属西陵国疆土,所以它当然也就成为嫘祖的故乡。作为祭祀轩辕黄帝正妃嫘祖的圣地嫘祖庙,曾经毁于1940年日本侵略军的炮火中,1994年重新修建完工。
  听说嫘祖庙一期工程完工之后,方才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权威人士云集宜昌,研究嫘祖,找出大量的文献事实以确认宜昌就是远古西陵的历史地位。
  说到底,无非是为了开发当地的旅游资源。

  不过,一听说是后来修建的庙宇,众人都失了兴致。
  大家边聊边拾级而上,只见庙前的香炉里高高树立着若干大小不等的高香,烟雾缭绕,但显然香火并不十分旺盛。左右两边有身穿长袍的女人向我们介绍说今天正好有法师作法开光,又介绍若干种香火的来头,同行人中有信佛的老人忙不叠的围了过去。
  我看见寺庙右侧有一小和尚,便走过去与他搭讪。才问出他每月有三百五十元的津贴,就听见导游在大声招呼大家进去参拜菩萨。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15

把记忆做成善良的筛子

无 题 "  前天很不合自己一贯作风,特小气地得罪了一个过去的同事。
  所谓过去的同事,是因为她早几年就调离我们单位,转到文管局工作了。
  记得她那时候在新单位负责管理全市的书籍批发市场,办公室离我们不远。刚开始我常常溜到她那里找书看,印象中那本《厚黑学》就是从她那里读到的。
  但后来,我渐渐与她疏远了,因为每次闲聊,她总是对老单位颇有微词,因为在原单位工作多年的她始终没有得到领导的重用提拔。从而影响了她在新单位的职务评定,当然在薪水的标准上也受到了相应的影响。
  今年上半年,很突然地又接到她的电话,要我带她到我妈妈的医院看病。病也无大碍,就是更年期综合症。毕竟多年未见,开始时彼此都十分热情激动。我仔细观察,觉得她人并未见老,暗自感慨时间对她的宽容,竟未在她脸上留下丝毫印记。然而,病看完三分钟之后,我便心生厌倦。因为,寒暄过后,她便又旧事重提,继而数落市场的不景气以及单位种种破败的迹象。以一副居高临下十分轻蔑的语气。
  为这,我耿耿于怀了好几天。每次想起她的态度,每次都觉得十分别扭。感觉面对事业的艰难,现今我们一直所做的努力与付出也一并被她诋毁了。
  前天,她找我索要美国大片的海报,说是她的一个好朋友布置酒吧用。这次,她倒只字没提我们单位的种种破落,但我却怀恨在了心,撒个谎很小气的拒绝了她。
  那些拒绝她之后的舒坦与略微的愧疚交织在一起的矛盾心理,我实在很难用语言描绘。不是没有遗憾的。但这种遗憾,我觉得大部分由她的不明智所至。
.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979

生命的意义——从木子美现象说开去

  周国平有一篇文章,标题与内容全忘记了。只其中有一句记得特牢。
  “我告诉你们,意义在于过程,幸福在于细节。”
  后面还有。
  那些撇开过程寻找意义的人,最后找到的是虚无。而舍去细节只追求幸福的人呢,到最后得到的只能是荒谬。 
  当然这不是原话,已经是大概的意思了。
.
  今天提这句话,当然不是没有缘由的。
  时下快节奏社会,已不单单只多出许多的速食产品。
  譬如感情,亦远不似过去的含蓄温婉,而是单刀直入,干脆利落。就象一桩生意上的谈判,先问你有无诚意合作,若彼此都有意思,那么接下来根据合作意向签定协议具体内容,倘若一方无意合作也简单,握手过后,更有冠冕的措辞:譬如早有仰慕之意,希望有机会成为朋友云云。嚯,看人家那潇洒!你说对方到底是爱你不爱吧。不过你千万别自己拿这话去问对方,因为有话等着对你:问你自己的感觉啊。

查看更多...

分类:杂文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25

蓦然回首

  偶尔精神好,也会在某个碧聊里泡很晚。
  渐渐发觉真正稍微有意义一点的聊天,多半自夜深人静开始。
  或者是周遭的静谧令人们的思维更活跃,而漆黑的环境,又往往更容易使人放下日间的枷锁和戒备,缅怀过去久远的故事和亲身体验的经历吧。

  昨夜不知道由谁开始叙述各自的网恋故事。
  其实此类话题,已经十分老套了。泡在网络的人,鲜有不发生类似故事的,即便是自己没有经历过,耳闻目睹的也不在少数——故事的开始各个不同,过程却大抵如是。
  只是昨夜的精彩,完全不在于故事本身,更在于讲故事的人,居然能够带我们一一寻回原路。
  要知道,一个两年前发生的故事,当事人早已经劳燕分飞,就要组成自己的家庭。可是,那个两年前见证他们感情历程的聊天室和留言论坛却依旧静静地守在那里,那些等待、期盼、娇嗔、思念,那些甜言蜜语,仍然不变的等候在那里……
  相比较现在的一些聊天场所和论坛,它们陈旧而苍老,可是,在这个网络里,这个很轻易就删除了数据库的摸不着边际的空间里,一切就好象一艘沉没在深海里的沉船,一直默默无闻的包容着一切故事的剧情。

查看更多...

分类:琐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69

空有梦相随

空有梦相随 "

又是除夕。
远处,间或响起零落的爆竹声,惊破清冷宁静的夜。
夜,很黑。世界消失在一层层厚重的黑幕里。
夜半时分惊醒,我的眼前一片漆黑。我黑色的眼睛无论怎样努力,依然穿越不了这无尽的黑色的边界。我只有徒劳地睁大双眼。
其实有些事物无论怎样睁大眼睛,我们仍然经常视而不见。而另外一些事情,偏偏却总是会在某些偶然的时刻潜入灵魂,牵动起九曲愁肠,譬如曾经逝去的年华,倾泻如水的思念,还有那些触及心弦的瞬间.
那些过往的片段,好多细节,好多对话,好多在当时认为是轻描淡写的风景,我原本以为,它们早已经因时光而淡远,永远彻底的消失了。但此刻,当新年的脚步渐行渐近,当窗外的风浅浅地飞过来,传递了远方的信息,那些沉淀在记忆深海里的一切,在今夜,又因无眠而溢散,如落尘般涌来。
如果,一个名字可以永远郁结于心,那么一段回忆,该怎样拒绝它穿越四季。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19

春季里的伤痛

春季里的伤痛


算起来欧阳与我,应该是十几年的同事了。
但他和我们却极少联系。因为早在十年前,他办了停薪留职的手续,之后自己做起了生意,就是从南方进一些小电器过来销售。欧阳是个沉稳寡言的人,做生意却很有一套,几年下来,在市里又增加了几间店铺,爱人也跟着辞了工作,一起开起了夫妻店。
俗话说出门靠朋友,大多做生意,都免不了依靠朋友的捧场帮助,但欧阳夫妇却怪,随着生意越做越大,两夫妻倒与朋友们渐渐疏远了关系。同事们偶尔提起欧阳,也就只知道他的店铺越开越多,住宅也是换过一套两居室之后,又新买了一套更大的房子,之后,同事多半还会以艳羡的口吻提到欧阳的儿子,去年,那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城市最好的省重点高中,将来上个名牌大学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任何人都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幸福美满的家庭,上个月底却发生了一件翻天覆地的大事。

那天,欧阳夫妇与往常一样一直在店铺忙碌,晚上很晚到家,发觉儿子不在他的屋里之后,夫妻二人有些慌乱。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08

巴顿逃难

巴顿逃难 "

  巴顿这一日从郑州做夜车来到北京,一路心神难以平静。下火车已是凌晨三点,站内却仍然是灯火通明,人流如潮。随着出站的人流,他一路鬼鬼祟祟地四处张望。
  
  北京站内的显要位置上都贴满了通缉他的通知和照片,出站口前,逡巡着几个着装的警察。
  想起不日前探望监狱老友的情形,无论怎样他断然不肯甘心情愿落魄牢狱。
  正焦急万分,无计可施之时,一眼瞅见车站一角落里委琐着一个年老体衰的讨饭老妪。
  他悄然躇到老妇人面前:“我想和你换一身衣服,怎么样?”
  昏暗的角落里,老妇人抬头疑惑地看看巴顿,沙哑着声音道:“换衣服可以,你再加上一些财物。”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046

歌声里的青葱岁月

歌声里的青葱岁月"

说到音乐,我是不大懂的。那些乐曲,给我这对粗浅的耳朵听到,分不清什么乐器,什么几大调几小调。当然更不会认得那些小豆芽一样的五线谱了。所以如果不是冒充斯文,平日里听得最多的,也就是一些歌曲。
可是,有些歌曲是永远不能听的。除非不怕流泪,不怕触动到某处神经。
譬如《朋友》,周华健的那首。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
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
还有田震的干杯朋友

查看更多...

分类:故事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160

满腹相思都沉默

满腹相思都沉默   文 / 默许

  


  我的主页上有一种《花样年华》的电影海报,张曼玉迎着光,闭着眼睛,一脸的落寞掩藏着一份禁忌的爱,梁朝伟在她身后环抱着她,如一个隐忍的影子。

查看更多...

分类:影音 | 固定链接 |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