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2022
10

《小小姐们》——贫穷与权贵的对峙

网页捕获_6-10-2022_23160_.jpeg

时世敏感,遇见好片子,常常有过时不候的紧迫感,所以,《小小姐们》刚播到第十集,我就忍不住着急忙慌地广而告之了。

这部韩剧第一集从三姐妹开始交代剧情:楼房顶层加盖的破旧房屋里,三妹过生日。大姐二姐拿出积攒很久的125万韩元送给绘画天才的三妹,作为她欧洲修学旅行的费用,结果当夜被妈妈偷了跑去菲律宾找她们的爸爸去了。

就此,出身贫寒、一无所有的三姐妹,围绕着竞选韩国首尔市长的朴载相及其家族展开了错综复杂的故事。

很明显的是:朴载相是剧中的反面人物,表面看,他亲民慈祥、乐善好施,妻贤女孝、家庭和睦,其实是个杀人如麻的冷血动物。把他推向竞选之路的幕后财阀,正是他的岳父元氏企业。剧中岳父老元一直在医院病床上苟延残喘,他有一儿一女,女儿元尚雅嫁给了老元的司机兼打手的儿子就是朴载相,儿子元尚彬被安排入住元氏家族开办的精神病院里,后惨遭朴载相杀害。

老元年轻时候曾经是战场上的将军,所以“慧眼识珠”相中了也有政治野心的朴载相做女婿,为了助力竞选,元氏企业长期逃避税务审查设立小金库转移赃款。

管理小金库的会计花英,以及作为花英替补会计的二姐仁朱,都是老元女儿元尚雅暗暗相中的“被公司排挤的边缘人”。

网页捕获_6-10-2022_23259_.jpeg

近几年韩国影视作品的风气略有些微转变,与《我的大叔》、《请回答1998》穷困潦倒中歌颂温情赞扬友谊有所不同,新近拍摄的《鱿鱼游戏》、《寄生虫》、《分手的决心》,往往毫不掩饰对于一种“人穷志短”的现象的描写,《小小姐们》也同样,片中不褒不贬、不加修饰地讲述了这么一个观点:只有精英的后代才有可能得到精英般的教育,只有实现财务自由的人才具备坚持正义坚持原则追求理想信念的条件,倘若一个人或一个家庭最基本生活底线都难以保障,那么人格、品格和性格常常不得不被其抛之脑后。

第一集,二姐的同事记者问:“你家境很贫困吗?”二姐还在诧异,同事很快给出答案:“因为你太能隐忍了。”

因为穷,所以隐忍了上级所有不公平的工作安排。

因为穷,所以隐忍着承受财阀家犬的殴打侮辱。

因为穷,所以隐忍住一切暗黑交易。

非富即贵的人,很轻易即可满足物欲。只有底层生命线挣扎的花英与仁朱们,才会一面默默承受强权们的鄙视和欺辱,一面铤而走险为黑暗世界的财阀们打理违法赃款。

掌管一大笔逃避韩国财政税务审查的黑钱,花英的反击就是偷偷从这些巨额赃款里转移挪用了700亿韩元。然而,然后,她忽然死了。

作为花英的好友,仁朱在追查花英的死因和700亿韩元的过程中发现自己陷入一个巨大的黑洞陷阱……仁朱能不能携带这700亿赃款中的赃款逃离黑色漩涡,成为剧中最大的悬念。

很有意思的是,弱者面对强权,贫穷面对富有,三姐妹的反应各有不同。

大姐是标准的拜金主义者,是感性大于理性的人,在金钱面前尤为明显,她一心希望通过金钱改变命运。

三妹则正相反,她冷静理智,聪明清醒,是理性的现实主义者。因为理性,所以并非唯金钱至上,因为现实,所以懂得审时度势,因而三妹也是一个为实现自我价值愿意放弃原则的人。

至于二姐,按照某东方大国的三观评判,所幸三姐妹中还有二姐这样一个正义的化身。她不畏权贵,刚正不阿,视金钱如粪土……总之一切高大全的赞美都可以当之无愧。

但是在我这个三观不太正经的人的眼里,高大全的二姐最无趣也最容易演——最好在剧情结尾让二姐黑化成为元尚雅2.0版。不过目前看可能性不大。

如果说电影《寄生虫》是一部穷人嘲弄富人的故事,那么《小小姐们》还不能说是反杀权贵的剧情,至少直到第九集,仍然是底层的弱者与掌握生杀予夺的权贵阶层的对峙,而精彩之处就在于,在双方博弈的过程中,各种人物陆续爆出真实面目,引发剧情不断反转,高潮迭出,让人拍案高呼过瘾。

至于BUG,有,可忽略不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