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 2024.05.28 | 默不许 | 143次围观
    镇江圌山——扬中河豚
    周日旅游计划:上午登圌山,午饭吃河豚,接着打道回府。圌山距离镇江市区约30公里,与扬中一桥之隔。还是引用搜狗搜索:圖山,古称谁山、谯山,又名洗山、瞿山、仙鹤山,北滨长江,横亘于镇江新区境内,呈西北、东南走向。主峰海拔258.2米,为宁镇丘陵东端最高峰。圖山位于江苏镇江新区境内,雄峙江浒,扼锁大江。相传秦始皇一统天下后,春暖花开的时节东巡至西周宜侯封地(今江苏镇江新区)时,见长江之滨高山耸峙,形如巨龙,瑞气升腾,心中大悦。为留住这份瑞气,便赐名圖(音[chui])山。(搜狗)我...
  • 2024.05.23 | 默不许 | 136次围观
    镇江有山,山顶有塔(2)
    说到镇江旅游,最常规打卡顺序就是三山一渡。如果按它们的地理位置科学设计线路,应该是金山、西津渡、北固山和焦山。并且,金山景区售票处可以扫码买三个山的套票。不过自驾游还是出行便捷高效,我们一行人从金山寺出来,不知道谁提议要去焦山。需要说明的是,在镇江各景点游窜,我们十个人分坐两辆车,开车的都是女司机——静悟和我,一对坐车晕开车爽的前庭功能障碍患者。确定了焦山景区目的地,我俩彼此扬一下下巴,又递了递眼神,算是心照不宣达成默契,然后一挥手各自招呼同车兄弟,出发。焦山,我们来了。从镇...
  • 2024.05.22 | 默不许 | 136次围观
    镇江有山,山上有塔(1)
    怡情轩的秘书长士心同学问:周末有兴趣去镇江吗?我不是才从泰州扬州回来么,加上最近出行频率略高,我有点不想参加。户主怂恿我说此行主要目的是到扬中吃江鲜:“扬中河豚,吃不?”吃。于是周六一早,仨车十人,男女各半,直奔镇江。怡情轩自驾游一直秉持自由自在放任撒欢式出行,只要目的地一致,那就各行各道随便开。有一回好像是去九华山,途中打开微信位置共享,只见三辆车在三条高速公路上同向而行……简直就像在做初中数学题从A到B谁先到达终点的实验。这次安静谷又打开位置共享,另俩车乘客傲娇地不理不睬...
  • 2024.05.14 | 默不许 | 293次围观
    画在入翠村,你在照片中(二)
    昨天在健身房偶遇吕小能,她说她最怕雨天爬山踩一脚稀泥。嘿嘿嘿你想多啦,老妹儿。你怎么忘了石头和植被丰富的吸水量。当天下午,天一转晴山路就干了。漫山遍野被雨水冲刷得格外葱茏,茶树、绿竹和各种树木洗尽浮尘,吸饱了水分,呈现出各种层次的绿,饱和度极高。看久了真担心把我黑眼珠给染绿了。对了,我一直说我是深爱大山的——无论是驱车在山路上蜿蜒而行,还是在幽深的峡谷中徒步,或者仅仅是单纯的攀爬登顶,我对高山峻岭都满怀深深的敬意。山的伟岸、巍峨、雄伟、厚重、沉稳、质朴、包容……我能想出很多词...
  • 2024.05.14 | 默不许 | 280次围观
    人在画中 画在入翠村(一)
    五一节前我又出行啦,为了避开热门景点,这次走了一条小众路线。我和户主跟随二十余人的采茶群走进皖南山区体验了一回茶农生活。采茶群成员都是我姐夫和户主的同学朋友。领队是来过一次的老李同志。这次出发前有完整的出行计划,出发时间、集合地点、目的地、行装准备等一应俱全。在此皆略过不提。我可以简单总结一下本次Trip关键词:切入点:乘船落脚点:入翠村(黄山市太平县龙门乡入翠村)侧重点:采茶,巡山着眼点:知青驻地支撑点:拍照片结合点:掼蛋斗地主其实,好像可以画句号结束这篇游记了,哈哈哈。但...
  • 2024.04.29 | 默不许 | 249次围观
    17日 扬州 瘦西湖
    4月17号,上午,游瘦西湖。预报,扬州有雨。浪漫主义者张同学说:今日烟雨瘦西湖。可是爱拍风景的我还是更希望镜头里有蓝天白云艳阳天。烟雨濛濛的天空,在画面中总是缺少一些积极的元素。我也很少给自己留影,当然是因为姿色稀松平常,总觉得自己这副丑恶嘴脸破坏了如斯美景。而张同学,不仅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更有令我们大脸猫十分羡慕的小脸!所以这一路,班长追着老婆拍了很多大片。他俩的节奏一般是这样的:班长先是选景,然后指导张同学走进画面,几张拍完,立刻给老婆审查,然后及时整改重新拍摄,再审核...
  • 2024.04.22 | 默不许 | 263次围观
    16日:泰州—扬州
    4月16日上午还在泰州,下午直奔扬州。泰州是梅兰芳的祖居地,意思就是梅先生祖籍泰州。刚才我搜索了一下,梅兰芳的爷爷出生此地,但8岁被人卖到苏州。所以,梅先生与泰州有啥关系呢?可是呢,全国范围内建设梅兰芳纪念馆的城市只有俩,一个在北京,另一个就咱泰州了。其中最值得细致参观的,当属梅兰芳展览馆。看着艺术大师留下来的照片,那身段、手势、眼神,无不体现其对艺术创作的热爱和追求。我想,出生于艺术世家的梅先生,无疑是天赋与努力并存的。但是成为一代绝响,自此“世间再无梅兰芳”,大师成功的背...
  • 2024.04.22 | 默不许 | 381次围观
    15日 兴化—泰州
    15日,班长的朋友推荐说一定要去大华饭店吃大煮干丝,一盘一百元。我听见点菜的同学要了大煮干丝还在一笼一笼点烧卖和各种肉包三丁包。我说点多啦。张同学就戳我腰:随他们点男生能吃。忽然觉得我很唐突。可是等一百多大煮干丝上桌,盘大如盆——像农家常用的和面盆,一人装两碗还有剩余,关键是内容丰富多样,反而显得干丝有点少,恰似一台戏,配角咿咿呀呀太多说唱,主角却藏在人群中甩了甩水袖。重头戏是烧卖和肉包,都是巨型的!点菜的黄同学很明智地去柜台和老板娘商量退货。最后仍然剩下六个大烧菜,一个烧卖...
  • 2024.04.22 | 默不许 | 376次围观
    14日:淮安—兴化
    14日上午淮安府署就有点阴森森可怕了,据介绍这里是窦娥冤的审案现场。除了有申诉断案,还有关押行刑的屋子,各种刑具令人窒息。张同学胆小,一面惊呼一面跟随着我们。同学开玩笑说今后知道怎么对付老公了吧,记住几个法子了?她老公是我们的班长。我想起曾经有人问:你们愿意回到哪个朝代。好几个朋友说明朝。对不起,我哪个朝代都不想回去。右图是腰斩刑具酷刑也有后花园也有闺房女眷下午不知道谁的建议,大家临时决定往兴化去看千垛花田,从时间上看还能赶上晚开的油菜花田。一下车遇见个拉生意的小老乡,带我们...
  • 2024.04.22 | 默不许 | 375次围观
    4月13日 淮安洪泽湖古堰与里运河
    13号吴同学提议去洪泽湖古堰,大家一致响应。我心说怪不得出发前群里只有目的地没有旅游攻略呢,原来就是临时抱佛脚随行随性的出游。中午吃了长鱼面。下午驱车直奔里运河文化中心。我们走到了没有商业街这里,远眺对岸有茶座沙滩椅而不得,众人纷纷表示还是打道回府休息等吃吧。晚饭吃的是老淮安,饭厅长廊挂着淮安的饮食文化很有特色。老淮安饭点走道的墙面上的几张图,把这个城市文化都介绍清楚了。...
  • 2024.04.22 | 默不许 | 382次围观
    12日:淮安
    12号淮安,一行六人。第一站就去周恩来纪念馆接受红色教育。第二站在河下古镇溜达。晚饭订在古镇的文楼酒楼,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包房设最低消费。菜品精致,软兜上桌服务员立刻就为每位客人分食,但是我们人都没入席呢!饭后继续欣赏古镇夜景,拍照加溜达,然后一致决定乘坐淮安的有轨电车回酒店。...
  • 2024.03.27 | 默不许 | 485次围观
    夏威夷欧胡岛之美食记
    我们对世界的认知,跟人类使用的交通工具息息相关。会骑马的民族,最多从游牧地区转向内地定居。造船技术的进步,让世界知道了新大陆。后来飞机的发明更拉近了地球上的物理距离。现今已有人乘坐航天飞机遨游宇宙太空。话说人类历史发展至今,二零二四年一月底,作为人类的重要一员,有个人忽然崴了脚踝……她的世界顷刻间缩小到了一张床上。这时她的亲生儿子态度斩钉截铁:如果只能卧床,我要让你睡在夏威夷wakiki王子酒店的床上,翻身侧过脸来,就可以看着大海发呆。于是,所以,当一个崴了脚的瘸子,勉为其难...
  • 2024.03.27 | 默不许 | 476次围观
    夏威夷之瘸腿旅行记
    如您所见,我肉身已然回国,但我的瘸腿游记却迟迟没有动笔。没办法,一个是拖延症,再一个原因就是,崴脚恢复期,要重新学习走路。崴脚第三周,我们一家大小仍按既定计划去了夏威夷。从塔科马机场到檀香山,儿子提前申请机场服务。登机和落地,立刻有专人带我坐轮椅,走快捷通道,越过冗长曲折的队伍,一众家属美滋滋跟在后面沾光。在夏威夷街头,我终究还是用了滑轮车。两手扶牢车头,伤腿跪于车位,全凭另一只好腿一下下如船桨一般滑行。后来几天跪得膝盖疼,又挖掘新的方法,我坐在滑轮车里由他们推着我走,倒也没...
  • 2023.12.28 | 默不许 | 718次围观
    位于BELLEVUE的亚麻大楼
    见面第一天,儿子就推荐我参观他们公司大楼——不是我曾经去过的位于西雅图的著名球建筑附近的公司建筑群。前三年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他们一直被允许work for home。今年开始加强管理,员工每周必须到岗三天且严格实行打卡制。娃嗷嗷地吐槽哭喊好日子到头了。我就站资本家一头:我们还带病坚持工作、痊愈立即到岗呢,你们在家待三年了都,哪有老板这么放纵员工的?不听话就开除。后来他们果然经过一波又一波裁员和洗牌。小伙子也趁机换组,工作地点从西雅图调到了贝尔维尤【BELLEVUE】新组。他...
  • 2023.12.22 | 默不许 | 570次围观
    浦东飞西雅图
    2023年12月20日高铁转地铁,等到达浦东国际机场的时候还不到下午两点。达美航空柜台三点半才开始值机,为时尚早。精神一放松,在高铁站吃的那碗“谷田稻香”卤肉饭就起作用让人犯困了。值机,安检。与户主挥手告别,在候机口经过漫长的等待,七点多终于起飞。对了,登机刚入座的时候,临窗的女人问:你同意换座吗?她指了指一个男人。我说可以,只要他的座位在过道,因为我会经常走动所以特意选的过道位置。结果那男人需要我去坐四人座的中间座位。那对不起我不能换。我心说如果你俩想坐一起,难道不应该是女...
  • 2023.11.30 | 默不许 | 585次围观
    观日落
    上一周爬了黄山。三十多岁年轻的时候,我曾多次拒绝去黄山旅游,害怕。因为听闻黄山又高又险,我同事描述说有的人在半山腰退无可退一边哭一边四肢着地爬行登山,我怎么肯做这样狼狈的事情,坚决不允许也坚决不给他们耻笑我的机会。他们说黄山归来不看山。我说哪座山不是山。他们说黄山上有迎客松,我说我可以看香烟盒上的迎客松。他们说登顶黄山才是好汉。我说不做好汉活到死也没问题。后来黄山安装了缆车索道,登山的艰辛打了大大的折扣,我的岁数也直接奔六而去,当然,我也早已不是过去那个文弱矫情的我了。再后来...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