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难得有情郎

    0/193 Views        2006-06-30 21:37:50 | 默许 | 编事

    作者:默许日期:2006-06-30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男人一口气...More »

  • 花自飘零水自流

    0/81 | 默许 | 编事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More »

  • 色男做我领导

    0/74 | 默许 | 编事

    色男做我领导[短篇]  甄姐领着我,穿过长廊。左转。推开紫檀色大门。  你以后就跟着他。  里面没有人。右边是诺大的办公桌,桌面整洁无尘。对面是一排木质沙发。一盆龟背竹,叶片葱茏肥大。隔不远的窗下,不用猜,是我的办公桌,比大的那张尺寸稍小,...More »

  • 教训

    0/149 | 默许 | 编事

      冷战了两个月之后,她问他,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他当然答不是。  她说那么如果没女儿,你是不是会与我离婚?  他说会。也没有考虑很久。   想起八年前刚认识她。一双眼睛大而灵动。人瘦。象只小兔子一样惹人怜爱。去见她,常常带礼...More »

  • 此情不堪【16-17】完

    0/68 | 默许 | 编事

    16  这一天深夜,空气依旧低沉闷热。  晚间的电视依旧执着地预报会有大雨。  其实现在不要电视播报,这样的征兆也预示了一场大雨的即将来临。  所有因,必有果。倘若未果,无非是时候未到而已。   夜晚,这样的气候令我呼吸急促,难以入眠。  ...More »

  • 此情不堪【14-15】

    0/76 | 默许 | 编事

    14无论年纪多大,女人但凡痴了心思,都是一样的天真幼稚。男人那个离婚未遂的妻子只出差一日,她便急急去送好吃的给他。幸亏那一天并不是幽会,在他家里坐了不过半小时,她告辞出来,却迎面在楼角遇见等她的丈夫。或许是跟踪了一路,等着算好时间也抓她现行...More »

  • 此情不堪【12-13】

    0/80 | 默许 | 编事

    12是在酒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风姿卓越的女老板,口齿伶俐,处事圆滑,将一应来客招呼得八面玲珑。我同学又十分细心,每桌酒宴散席,她必要亲自查看客人的剩菜,品尝和琢磨那些顾客不爱吃的菜肴,不断纠正和改进菜谱和口味。很多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More »

  • 此情不堪【10-11】

    0/72 | 默许 | 编事

    10  社区和来时一样寂静,我们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我终于忍不住:“他这不就是传销么?别想太对多了,咱不能跟着他害人。”  “我不是因为这个。”她顿了顿,“我现在混成这样,哪还顾得上去同情别人受骗不受骗?”  我沉默。  也是呀,所谓...More »

  • 此情不堪【9】

    0/78 | 默许 | 编事

    9屋里,出人意料的人多。不过我当然知道,此行我需要认识的,就是端坐在那张豪华的老板桌后的中年男人。和我同学奕奕神采与慌乱紧张相比,男人显得淡定从容许多。他招呼我们在屋角的长沙发上坐下,并十分礼貌地请我们稍等片刻,然后继续对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More »

  • 此情不堪【7-8】

    0/66 | 默许 | 编事

    7时隔一周之后的下午,我同学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把排挡给转让了。她说那个人认为她应该在一家大酒店工作,即使自己出来做,也该挑一个干净的环境做个小生意。我一时气结,直觉得她傻得天真。现在哪儿还有用到年近四十的女人做酒店的大堂经理?做生意,她哪...More »

  • 此情不堪【5-6】

    0/63 | 默许 | 编事

    5)“是呀,这四年,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了呢。”我也忍不住插嘴问道。同学摇了摇头。说来话长。当初把经营正红火的酒店盘给朋友之时,他们俩夫妻是计划投奔远在珠海的朋友的。这之前也去珠海考察了若干次,那里的朋友热心的怂恿他们到珠海发...More »

  • 此情不堪【3-4】

    0/59 | 默许 | 编事

    3)时值初春,天气乍暖还寒。窗外的行人很少,偶尔有人走过,也多半行色匆匆,像是赶时间。她低头拿去桌上的纸巾,在桌上来回擦着。桌子也确是十分油腻,让我想起小时候外婆常带我吃馄饨的小饭店,每次外婆责令我两个臂膀不可以全力扒在小桌子上,因而记忆中...More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