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06
06

难得有情郎


作者:默许 日期:2006-06-30

   

  她来跟我道别,是要去别的城市工作。

  老板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原本是来本地考察投资项目,有朋友尽地主之谊,晚上请客的时候拉上她做陪。我猜那也是一个比较了解她的人,但人心如面,谁又能够知道真正企图?

  席间她当真不负重望,宴席上气氛热闹而融洽。

  到老男人第二次来本城回请,酒友里自然少不了她。推杯换盏将尽,老男人才发觉忘带随身的茶叶。回回无论到哪,他只爱饮一种牌子的霍山黄芽。

29
2005
09

花自飘零水自流

1)

  很多年前

  临近分配的时候,他突然醒悟似的冲到她面前表白,仿佛赶在雨季来临之前的抢收。

  之前她虽然与他关系甚好,只是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她的上铺。忍不住笑,红着脸点了头。心里到底有虚荣的满足。

  可是,表白的到底迟了些日子。她被分配回了老家,与他远隔千里。

  那个年月,诸事都需要依靠组织计划安排。调动工作谈何容易?

  她的父亲开始极力反对和阻隔这场寄托于鸿雁传书的爱情。

  一年后。

18
2005
05

色男做我领导

色男做我领导[短篇]

  甄姐领着我,穿过长廊。左转。推开紫檀色大门。

  你以后就跟着他。

  里面没有人。右边是诺大的办公桌,桌面整洁无尘。对面是一排木质沙发。一盆龟背竹,叶片葱茏肥大。隔不远的窗下,不用猜,是我的办公桌,比大的那张尺寸稍小,正对着大门。一律是紫檀色。

  我转脸看住甄姐。

  她说要不你先跟我到人事处坐坐,大概他今天都不会来了。

  我欣然从命:正好你给我介绍介绍我师傅吧,我第一天上班,有哪些注意事项啊。

15
2005
04

教训

  冷战了两个月之后,她问他,这样的日子是不是你想要的生活?

  他当然答不是。

  她说那么如果没女儿,你是不是会与我离婚?

  他说会。也没有考虑很久。

 

  想起八年前刚认识她。一双眼睛大而灵动。人瘦。象只小兔子一样惹人怜爱。去见她,常常带礼物,有时候是花,藏在身后,猛地献在她面前。只为看她眼睛里那一瞬间的惊喜。

  呵是,那时候那么年轻。激情仿佛温泉,吐吐吐的涌动。

  可是后来,温泉先是渐渐变冷。到最后索性枯竭。

01
2004
07

此情不堪【16-17】完

16

  这一天深夜,空气依旧低沉闷热。

  晚间的电视依旧执着地预报会有大雨。

  其实现在不要电视播报,这样的征兆也预示了一场大雨的即将来临。

  所有因,必有果。倘若未果,无非是时候未到而已。

 

  夜晚,这样的气候令我呼吸急促,难以入眠。

  在昏暗的空间里,我瞪着两只毫无睡意的眼睛,开始慢慢的整理我同学目前纷乱繁杂的现状。

  想到下午她叙述的故事,以及那个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美好印象的传销男人。我不由得感叹情感的奇妙,在旁人清醒的眼里,怎么看都觉得普通平凡的人,却因为缱绻情丝,在彼此的心中生出别样的风采。

01
2004
07

此情不堪【14-15】

14


无论年纪多大,女人但凡痴了心思,都是一样的天真幼稚。

男人那个离婚未遂的妻子只出差一日,她便急急去送好吃的给他。幸亏那一天并不是幽会,在他家里坐了不过半小时,她告辞出来,却迎面在楼角遇见等她的丈夫。

或许是跟踪了一路,等着算好时间也抓她现行吧。

但即使是捉奸的目的没有得逞,她那样牵肠挂肚的体恤别家的男人,这件事本身就值得十万分可疑。

丈夫也聪明,当晚就约了男人一起喝酒。

等酒过了三巡,他拉过我同学坐在二人中间,开门见山地直奔主题:你们俩是不是背着我好上了?又将自己的胸脯拍得当当的响亮,是我先前对不起我老婆,所以你们如果真好上了,我还是当初那话,离婚不离婚,由她定。

01
2004
07

此情不堪【12-13】

12

是在酒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

风姿卓越的女老板,口齿伶俐,处事圆滑,将一应来客招呼得八面玲珑。我同学又十分细心,每桌酒宴散席,她必要亲自查看客人的剩菜,品尝和琢磨那些顾客不爱吃的菜肴,不断纠正和改进菜谱和口味。

很多朋友,朋友的朋友,甚至朋友的朋友的朋友,陆续地慕名而来。

宴席散了,有时候会被这些朋友拉去歌厅应酬。

她没有在意,也因此忽略了管理着后堂的丈夫的感受。

然后某天的一个偶然的时间里,她偶然地撞见丈夫和年轻的女服务员表演的现场直播。就在酒店漆黑的包间里,两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沙发里,以一种奇异的姿势办事。

01
2004
07

此情不堪【10-11】


10

  社区和来时一样寂静,我们的脚步声显得格外响亮。

  我终于忍不住:“他这不就是传销么?别想太对多了,咱不能跟着他害人。”

  “我不是因为这个。”她顿了顿,“我现在混成这样,哪还顾得上去同情别人受骗不受骗?”

  我沉默。

  也是呀,所谓善良慈悲的施舍,首要前提是自己必须具备施舍或给予的能力。一个生活窘困到自顾不暇的人,何以有精力去关照体恤他人呢。我们总是说帮助他人是快乐的,其实,剖开那些冠冕堂皇的表象,说到底,我们无非是为了证明自己,或者物质上,或者精神上,我们还在拥有,甚至我们的所有可以富裕到能够传达或施与别人。这种证明才是我们快乐的根源吧。

01
2004
07

此情不堪【9】


9

屋里,出人意料的人多。

不过我当然知道,此行我需要认识的,就是端坐在那张豪华的老板桌后的中年男人。

和我同学奕奕神采与慌乱紧张相比,男人显得淡定从容许多。他招呼我们在屋角的长沙发上坐下,并十分礼貌地请我们稍等片刻,然后继续对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两女一男讲解。

我注意到他的办公桌上并没有电脑,那么网络销售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转头看同学,她正聚精会神地听男人说话。

我们坐在他们的右侧。迎对面窗外强烈的光线,在男人的脸上投下十分明显的阴影。

01
2004
07

此情不堪【7-8】

时隔一周之后的下午,我同学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把排挡给转让了。

她说那个人认为她应该在一家大酒店工作,即使自己出来做,也该挑一个干净的环境做个小生意。

我一时气结,直觉得她傻得天真。

现在哪儿还有用到年近四十的女人做酒店的大堂经理?做生意,她哪来的本金,现在做什么又不是步履艰辛?

“但我真的不想做排挡了。又脏又累,而且利润太低,根本没法干。”顿了顿,她又说:“我一个朋友开了家公司,说给我一份做网络推销的工作,你陪我看看?”

01
2004
07

此情不堪【5-6】

5)

“是呀,这四年,你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成现在这样了呢。”我也忍不住插嘴问道。

同学摇了摇头。说来话长。

当初把经营正红火的酒店盘给朋友之时,他们俩夫妻是计划投奔远在珠海的朋友的。

这之前也去珠海考察了若干次,那里的朋友热心的怂恿他们到珠海发展,计划两家合股接一家规模较大的酒店,朋友自然是控股做大老板,我同学与老公二人分别担任大堂经理与后堂的大厨。珠海的经济在那几年发展很快,市场消费水平也远远高于我们家乡。两口子在朋友的介绍之下,一时间豪情万丈,就计划将来在珠海大干一场,这一路便少不了大笔大笔的破费,陪吃陪喝陪玩,在朋友的一亩三分地,夫妻俩却豪爽的挥金如土。

01
2004
07

此情不堪【3-4】

3)

时值初春,天气乍暖还寒。

窗外的行人很少,偶尔有人走过,也多半行色匆匆,像是赶时间。

她低头拿去桌上的纸巾,在桌上来回擦着。桌子也确是十分油腻,让我想起小时候外婆常带我吃馄饨的小饭店,每次外婆责令我两个臂膀不可以全力扒在小桌子上,因而记忆中那些个美味的馄饨好象总是吃得很不尽兴。

“最近四年,我和我老公是去了外地,北京、珠海、昆山、上海。但是不仅没有发展却破费许多变得象现在这么没落。等到死了心回来,我手里的资金只够接下这么一个小排挡了。”她丢掉手里污黑油腻的纸巾,谈话开始变得畅快起来。“我找你,是因为这间排挡我实在不想干也不能干下去了,最近物价爆涨,利润几乎是没有,你看看我,现在也弄得没个人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