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2018
01

所谓流行


作者:默许 日期:2018-01-30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今天来说说流行。

  先说款式。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流行宽大的衣服,还美其名曰bf风。

  我根据理解直译:女生穿男友的衣服,已是蔚然成风。如果用帽衫打底,把帽子翻在宽松肥大的外套衣领后面,那是最时尚减龄的装扮了。

  减龄!在我们这个岁数还奢望减龄,真是显得十分无奈,又是多么悲哀的尴尬!

  我虽然不介意减不减龄,但是我意志薄弱,架不住朋友圈里她们的各种晒,还有双十一双十二淘宝页面不停跳出来的美丽图片的诱惑……我打算即使尴尬也要时尚一回。

  

  再说流行色。

  今年流行“焦糖色”。你知道焦糖色是啥色不?

  做排骨,热锅下少许油,然后放白糖文火慢熬,糖糊了下排骨着色。那个糖熬糊的颜色,就是焦糖色。糊得狠是焦糖红色,糊得浅就是浅咖色。

  往年可不敢随便穿这个颜色,国人肤色多属黄白,这种色系衬着,脸就基本沦为黑黄了——除非像日本艺妓那么涂上厚厚的白色粉底。

  可是一旦流行就不打紧了。不管合不合适,因为流行,穿的人总归是有了一种理所当然的底气。就象一个人丑到不知道自己丑的那种无厘头自信——那还多半是赖以美颜相机、且是偶尔才拍出超越本人颜值的极少数照片所填补的底气。

  说到这我想起来去年酒红色。满大街一水的酒红色毛衣、酒红色双面绒大衣、酒红色羽绒衣、酒红色连衣裙……去年我扛住了,坚决绝缘流行色——当然也是年老色衰不敢套上身。

  今年胆也不肥,我打算低调地买一件焦糖色毛衣,连帽的那种。外搭灰色或黑色呢大衣——这个我有。

  再冷天还可以套羽绒服,黑色的、宽松的——嘿嘿,我我记得儿子大一有一件全黑的彪马羽绒服,结果第二年他就发育得虎背熊腰了,嫌弃那衣服拘着,雪藏了。我打算把它从冷宫里翻找出来。

  于是我开始翻箱倒柜找儿子的那件彪马。

  手不停脑也没闲着。  

  不知道怎么就想起徐州博物馆里馆藏的那些个陶俑了。几千年的文物了,有西汉的、南北朝的、隋唐的,那些带着千百年前的风尘,向我们传递古代的传统服饰文化。

  我仔细观察陶俑的服饰,虽说已斑驳破败,却隐约可见当年的风姿——北朝的陶俑上穿紧身塌肩短衫下配阔脚裤、西汉那一组衣衫是鸡心领镶边、北魏的穿着更开放的低领蝙蝠袖长袍……

图片1.jpg


 这种装扮——啧啧啧,我心说古代人也很时髦啊,真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古往今来,概莫能外。

  然而这种时髦怎么既陌生又又熟悉呢?

  几千年过去,裤脚肥了又瘦了、袖子宽了又窄了、衣襟长了又短了……服饰变来变去,其实也不过就那么几处。而所谓流行色,也不过赤橙红绿青蓝紫黑轮番来。

  但是、可是、然而、可但是、但可是,为什么我们就“买买买”欲壑难平呢?看着早已是“衣”满为患的衣柜,我忽然怀疑自己是着了谁的道了。

  着了谁的道呢?

图片2.jpg


双十一剁手的陶俑

 

图片3.jpg


汉代

歌舞昇平

 

 

图片4.jpg

徐州博物馆

北朝双髻女立俑

骄傲的脸上欢喜了千年


  

图片5.jpg


远古时代的雨滴

渗透在瓦当里


  


[本日志由 默许 于 2018-01-30 10:12 AM 更新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