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 08-17 14:42:36   影话   0/4332

最决绝与激烈的分手——韩国电影《分手的决心》

炎热的天气已经快把我蒸熟了,有一种深刻体会就是,我是只在温水渐渐煮沸的青蛙。

不能出门很无聊,抽空看了韩国电影《分手的决心》。

p2874310436.jpg


1. 剧情简介:

《分手》是一部悬疑侦破的爱情电影。

一个叫张海峻的刑事警察队长接到了一个坠崖身亡的案件,因死者妻子瑞莱(汤唯扮演)异常淡定而起疑,但是令海峻的同事不理解和不满的是,他在追踪过程中,分明被女人的魅力所吸引,动了真情的警察最后彻底破防,他选择放过女人并永世不再见面。

其后,因违背职业操守而备受内心煎熬的海峻决定结束周末夫妻的生活,主动请求调动到妻子所在的海边小城,在这个平静安稳的小地方做一名碌碌无为的警察。

可是一年多后,海峻再次与瑞莱在小城意外重逢,并且很快,瑞莱的第二个老公也死在了豪宅泳池里,这次是他杀。

这一次,是她设计把一起凶杀刑事案带到他面前给他破案。

如果说第一次婚姻忍受老公家暴,是因为担心留韩身份担心被遣返,那么第二次为什么又嫁给一个混蛋呢?

海峻气疯了:“你为什么总是跟这样的男人结婚。”

女人说:“因为这样我才能够做出跟一个男人分手的决心。”反正爱而不得,所以嫁给谁都一样。

a.jpg


2. 影片分析

“当你说我爱你的时候,你的爱就结束了,而我的爱却刚刚开始。”

这部电影像一首诗的上下阙。

上阙写海峻的迷恋,下阙写女人的思念。

这里不得不吐槽一下汤唯,不是指她的演技,演技是后天的,她欠火候的是天生自带的女性魅力和气质,那种只要默默地站着就散发出天然的吸引男人的雌性魅力。比如关之琳、周迅,孙艺珍。她这种小缺失在李安的《色戒》里演王佳芝恰到好处,因为那个角色就需要这样装出来的熟女风情但实际是单纯稚嫩。然而在《分手的决心》,当海峻初次看见瑞莱,称赞她韩语好的时候,他的眼神忽然柔下来,弯出一丝温情——原来他对她是一见钟情啊。我在回放的时候发现男主这个微表情,就感觉有点突兀。当然可能因为我不是男人,无法GET到汤唯的美。

电影前半部的剧情发展围绕着大山,从山上发展到山下。后半部分则转到海边,从滨海小城延伸至汹涌大海。

男人是山。

电影无疑是用山来暗喻刑警海峻。海峻具有山的属性,他冷静,严峻,稳重,庄严,是规则、权力和理性的象征。关于这些特征,电影通过男主始终一身合体的西装,极少出现的笑容,以及居高临下的站位,和多处出现的仰拍的镜头,多次暗示且赋予海峻这个角色一种神性的光环。成功的男人对刑警职业具有高度责任感和荣誉感,当他渐次陷入瑞莱的温柔陷阱,面对自己内心的悸动和情感的软弱,海峻是如何抉择的?

禁忌的爱情往往很难善终。坚守了职业信仰难免虚假伪善,可是突破禁忌,则意味着内心的煎熬,这是最无情的审判。

电影里,海峻选择屈服和分手。

幸亏导演朴赞郁是一个拥有人文主义情怀的导演,他没有把电影拍成高大全的教育影片。这令我想起小说《荆棘鸟》,即使身为神父,人类自身的人性最终将战胜他的神性,理智终将折服于情感。

没办法,我就是这样一个三观不正的人。

女人如海。

电影一开始瑞莱在刑侦处被问询,为证明自己不在场证明,她说: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我不是仁者,我喜欢海。

海峻立刻接话:我也是。

一开始我以为就是女人这文绉绉的汉文化打动了海峻,但其实不是,一见钟情是奠基石,被虐的伤痕是催化剂,柔情则是沦陷的泥沼。

其实瑞莱自己就是神秘的大海,她具有海的静谧与柔情,也兼具它生不可测的暗流疾涌。温柔得叫人沉醉,疯狂则令人生畏。

只有面对不爱的男人,女人才会施展套路,比如她引用孔子说,比如对猫咪说中文:你不要给我送乌鸦来感恩,你去拿他的心给我。其实她知道男人在跟踪她。有一个做爱都要按照规律进行的老婆,在寂静的深夜通过翻译软件接收到如此美丽女人的婉约表白,我敢说换任何一个中年老男人都难以抗拒,估计心都酥麻酥软了。

请允许我临时出戏点个赞:撩人,那还是韩国编剧厉害啊。

结合导演另一部电影《小姐》,我猜测朴赞郁内心也许是一位女权崇拜者。这两部电影都反映出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男性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强大,人物之间的因果关系,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最终还是女性。

从最开始套路男人,到最后在诀别中成全。

我们看看瑞莱和她的三个男人之间的关系,第一个老公是她偷渡韩国之后依附的男人,他以遣送回国为由牵制并家暴她。第二个老公就是一个混混,也对她施加暴力,甚至因为发现她和海峻的感情之后,打算以此要挟他们。而海峻,从最开始相识就是警察与犯罪、侦破与逃避的关系。

但这种看似男强女弱的关系,最后都是由女性一点点拖拽着走向结局,由瑞莱决定关系的终结的方式。不同的是,不爱的时候,她拥有强烈的求生欲,她要男人死。然而一旦爱,她却用最决绝的方式自己赴死。

分手的决心,必须以最惨烈的结局明志。

就像小说《荆棘鸟》的作家写道:有一种鸟一生都在寻找荆棘树,直到如愿以偿,才歇息下来。然后它把自己的身体扎进最长最尖的荆刺,在那荒蛮的枝头之间放开了歌喉。在奄奄一息的时刻,它超越了自身的痛苦……这是一曲无比美好的歌,曲终而命竭。

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

p2876219238.jpg

252.jpg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