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 06-24 15:02:01   影话   2/415

《我的解放日记》第三集之精彩镜头

这几天我爸妈家安装燃气暖气,工人忙碌干活的时候,我需要在旁边协助帮忙,比如移动碍事的沙发或衣柜,趁机把多年打扫不到的死角擦扫干净,或者跟师傅商量一些管线的铺设和设备的布置。

说服我爸爸同意安装暖气,前后花费了两三年时间。

江淮地区是没有城市供暖的,过去家家户户就依靠空调制暖。我爸爸的理论是有空调制暖为什么要装暖气片?还说烧天然气不安全。

但事实上每年冬季老爷子在室内穿两层棉裤,棉袄里面还要穿个棉背心。前年夏天莫名其妙得了关节炎,多处关节痛。那年我已经把设计师请去实地设计哪里安装暖气片,结果被他把人赶走了。今年我们和我妈都坚决投票要求供暖,他算勉强让步。今天还嘟囔说一年不过就冷一个月而已,干嘛花这个钱。

我严重怀疑到了冬天,老爷子未必舍得开机器烧天然气——老两口事业单位退休金可不老少,舍不得花钱而已。


《我的解放日记》第三集

廉昌熙也在炎热的夏夜里热得睡不着,一声声喊妈妈拜托开一开空调。

廉家和我娘家一样属于典型的家长制家庭,自己有钱但买车必须爸爸点头,连空调都没有随意使用的自由权。我很奇怪廉家的三个孩子为什么甘愿受管控,单位与家两点之间需要地铁加公交通勤一个半小时,大姐说“我一早出门到晚上才到家,我没有傍晚”,为什么不住在首尔?

我就不爱受管束,必须要和我爸妈我姐他们保持一定的物理距离。既不太远也不很近。远则怨,近之又不逊。他们个个都年长我几岁,回嘴就是我失礼,不反驳我又不服气他们。我就像剧中的具氏一样只想一个人呆着,种花,看书,观剧,或者胡乱写一些心情,只是不喝酒。

具氏说:“我什么都不想做,和人类。”

我心里也有这样的愿望。我愿意对着每一朵鲜花说话,观察每一片绿叶,仰望傍晚的霞光,我愿意迎风而立,就这样挺好。

我们小区里有一个奶奶养了一条狗,后来奶奶去世了,这条狗常常按照原先奶奶带它散步的小路独自溜达,遇见它我就问:奶奶呢?怎么就你自己在散步呀。然后它就抬头看我,眼眉间愁云密布。也像是我。

目前我也不想和人类做任何事。但事实上我做不到。


美贞再次向具氏发出邀请:“莫非,需要我崇拜你吗?你好像也没被满足过。如果需要就说吧。”

即便生活如一滩稀泥,活着仅剩下一呼一吸,那不妨试试谈一场假装相互倾慕的恋爱吧。这大概是年轻时代最幸运的部分。

网页捕获_24-6-2022_222928_www.ykyoufa.com.jpeg



  • 评论列表:
  •  访客 发布于 2022-06-29 00:58:13  回复
  • 厉害呀!这个是看电视写观后感的博客吗
    •  默不许 发布于 2022-06-30 08:22:18  回复
    • 不是。我在这里想到哪写到哪儿。欢迎光临。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