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20
05

斑鸠做客(一)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2020年4月18日

初见

疫情时休假在家,我把露台上的花草挨个换盆土加了底肥。

大概是伤到了络石藤的根基,至今仍是不肯生发新叶,想起去年此时它绿意葱翠爬满了木花架和后墙,不免心生惋惜和悔意。

就这么立于棚架下左右打量,正琢磨要剪掉一些攀援上墙的老枝,好节约养分让它尽快恢复生机,不料忽然发觉花架靠墙的角落,几根络石藤枝条异常地颤动着。

好奇怪。我仰头伸颈仔细查看,原来有一只斑鸠在孵蛋。

那个鸟窝是去年就有的,镂空透亮,粗陋简单,我当时以为是哪只鸟儿做了半途的鸟巢,又放弃了,另外觅了高枝。

难道说,去年这里就是育婴室了?

640.jpg

(如果不是因为络石藤状态差枝叶稀疏,谁会发觉这对聪明的斑鸠把别墅选建在这个角落?)

640 (1).jpg

(据说看见这么敷衍潦草的鸟窝,就可以确定是斑鸠无疑了)

640 (2).jpg

(混熟了,我才敢踩着小板凳用手机放大功能拍照,实际距离一米多)

2020年4月20日

轮流值班

自从发现斑鸠窝,我这一颗老心真是操稀碎。每天一睡醒,脸不洗牙不刷,浇花、晒衣服各种借口去看鸟,可又担心惊动了客人,我倒好像做小偷一般蹑手蹑脚了。

后来上网搜索,原来它学名珠颈斑鸠,因成鸟颈项上一圈黑羽毛白斑点,好像戴了美丽的项链,故此得名。

这种斑鸠鸟貌似属于不靠谱兼心大无比型。鸟窝粗制滥造不说,还经常在人类居住的窗台上安家落户。有一人家爱护小鸟几个月不敢开关窗户,还有一对斑鸠连续几年都在同一户人家的花盆里生娃带娃,最好玩是一个妹子,会时不常把鸟娃娃抱屋里撸一把再送还给鸟妈,它一点意见都没有,这是要共同养育新鸟一代的节奏?

据我多日观察,这一对斑鸠真是恩爱互敬的神仙伴侣。两口子分工合作不辞辛苦,鸟妈负责夜班,鸟爸白天上班。每天早晨和傍晚交接班。

交接班很有仪式感。

鸟爸先飞到不远处的树梢上观察环境,然后一个滑翔就落在花架顶。

雌鸟本一直老僧入定似的闭目养神,可一看见老公立即来了精神。

两口子一个站一个蹲着,咕咕咕地热烈交谈,鸟爸不停地点头哈腰:老婆你辛苦了娃咋样了你快去吃点东西吧。鸟妈咕咕咕地交代带娃注意事项,然后一个振翅而起……唬得我花架上盛放的黄木香瑟瑟发抖掉落一地花瓣。

我心疼我的花儿,鸟爸心疼它的娃,只见它三步两步走到娃跟前。

可惜距离太远,我只隐约看见鸟娃娃激动万分地晃动着小脑袋。

网上有视频,好像是亲鸟吃下的食物转化为高蛋白乳汁,然后呕吐给雏鸟吃。很遗憾,我没拍到亲鸟喂食的镜头,只远距离模糊地看个大概,感觉鸟爸呕呕的动作,显然不很舒服,联想那几天降温大雨,亲鸟在风雨交加的夜晚纹丝不动呵护鸟宝,感叹世界万物的共通之处,爱孩子,人与动物何异……

640 (3).jpg

(珠颈斑鸠的项链。雌鸟丰腴,雄鸟身材略瘦小)

640 (4).jpg

(雌鸟更护窝,我拍照它气得煽翅膀)

640 (5).jpg

(傍晚鸟妈妈来接班,交接仪式开始)

640 (6).jpg

(早晨,鸟爸爸给鸟娃娃的早餐服务即将开始)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