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2020
05

斑鸠做客(二)

有朋自远方来

不亦乐乎


2020年4月25日

嗨,你好~

风轻日暖的日子,鸟爸终于舍得留下雏鸟出去觅食了。

小鸟长啥样,我每天都按捺不住好奇心,你说我怎么会放弃这难得的拍照机会。

640.jpg

(这是第一次拍到鸟宝的样子)

第一次看见这毛绒绒的一团,温顺可爱地匍匐在窝里,一动不动,我的心柔软得快要融化了。

和所有初生的生命一样,这是最柔弱的时刻,也是生长力最强的时刻,更是最令人动容的一刻。

640 (1).jpg

2020年4月29日

偷拍

只要天气晴朗,鸟爸鸟妈几乎不停地外出觅食,辛勤喂养下小鸟已经长大了。

现在我对着它高举手机拍照,它会很警惕地站起来作势欲飞。我说瞧把你能的,你会飞吗?我又举起手机,它又重复姿势。我问你爸妈是不是不要你啦?

小鸟不出声。

它从出生就一声不响,很城府的样子。可是它吃得多拉的也多。臭粑粑拉在鸟窝周围,然后大部分从稀松的鸟窝漏到下面的花盆里。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斑鸠把窝弄得那么简陋了。

我种花你当别墅,你还把臭屎粑粑拉在我花盆里花藤上,趁你爸妈不在,你配合一下让我拍照我们一切好商量……

这时只听见我身后藤本月季的花架上扑哧作响,一回头,人家鸟爸一脸严肃地看着我呢。

好好好,我走还不行吗。

640 (2).jpg


2020年5月1日

有“鸟”不愁长

那句老话怎么说的,愁养不愁长。小斑鸠长得飞快,除了还没有戴项链之外,身形个头比鸟爸小不了多少了。不过还是稚嫩的娃,离不了爸妈投喂。

估计也晓得鸟窝被它自己弄得很臭,从早上开始,它就一直在花架靠外侧蹒跚,不停地向外眺望。

它的爸妈大概也觉得孩子大了不能娇生惯养,一整天没投喂,但始终在附近徘徊。反正我听见不远处有老鸟咕咕咕说话。

你什么时候教孩子飞呢?

640 (5).jpg

(绒毛渐褪,羽翼渐丰)

640 (6).jpg

(快赶上鸟爸的个头啦)

2020年5月3日

天高任鸟飞~

麻雀的确是个聒噪的小东西,尤喜炫耀,一整天在花枝上、屋檐下、栏杆处无数次飞来飞去,好像会飞很值得显摆似的。

一对比,块头比麻雀大两号的斑鸠宝宝,就着实显得十分落寞可怜。它爸妈已经很少来了,只偶尔回来陪着它站一会儿。它们是在琢磨怎么教小鸟飞翔吗?小家伙还是胆怯,它在花架的这一头踱到另一头,在络石藤和黄木香的枝条间趔趄。

第一次总是需要勇气和决心啊。我说你有翅膀怕什么,只要敢飞,从此你就体会到自由的快乐。我举了举手里的衣服叉杆:要不要我帮帮你?

鸟宝立刻对我高高展开它的翅膀——已经生出硬硬羽毛的翅膀真的漂亮——它把它们舒展开,好像在说“我要飞了哦,你再逗我我会飞走的哦……”

然后,结果……其实它这样并不能飞。

它还缺乏腾空一跃的决心,就像所有渴望改变自己、跳脱舒适区的人们,纵然有义无反顾的能力,仍还需奋不顾身的勇气,纵使有披荆斩棘的豪情,更需要一往无前的决绝和热情。

忽然就想起看过N遍的电影《楚门的世界》。

我说外面的世界也许有凶险危机,也会有谎言欺骗,甚或有狂风骤雨,可那里是世界,是自由,是广袤天地任你飞,你可以去任何向往的地方,你可以大声鸣叫歌唱,你还可以飞上一棵树站在最高的树梢,在风里惬意地摇曳飘荡,并且,不久,你还会遇见属于你的爱情……不过你可别学你爸妈把孩子孵在我的花上,你瞧瞧你拉的臭臭……

我又抬头看它,你说你听懂了吗?

小斑鸠把脖子昂得高高的,小眼一通乱眨。

2020年5月4日

告别

今天一早天蒙蒙亮我就醒了。料想我昨日苦口婆心做许久思想工作,鸟宝一定飞跑了,再说它爸妈已经不喂饭了它能不饿?我三步并两步奔露台,拿惺忪睡眼去浇(找)花(鸟)。我觉得它铁定走了,结果是:

它还在那里。

今天有风。而小鸟已经站在花架最外沿,一双小脚紧紧地扣在木架边缘,只有羽毛和绒毛在风中凌乱。

就差一步,最后一步,最后的决绝,最后的一跃而起。

我知道它就要飞了,就快真的飞走啦。。

我说早晨好,如果等会儿你飞走了,那么祝你早上好中午好下午好晚上好。你不是斑鸠界的楚门,也没有牢笼禁锢你日渐丰腴的双翼,不要恐惧不要白瞎了你美丽的翅膀。

我怕惊动还没有准备好的它失足滑落,也许是不舍最后的别离,我像小偷一样悄悄地回到屋里。

不远处传来斑鸠老鸟的呼唤,这是它爸还是它妈妈?快把你家娃娃领走吧,好吧,我没有那么嫌弃鸟宝的屎粑粑……

后来我看见有两只斑鸠一前一后从我的窗前滑翔而过,从左到右边,又从右往左边……两翼掠起轻盈的风,风里一浪一浪流动的都是快乐,不,是极乐。

那是你吗。

640 (7).jpg

(从4月18号孵化出生已经半月有余,世界那么大,你快去看看)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