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2020
11

闺蜜之约

作为拖拉大王,我现在要写的是上周一的约会。

上周一安静谷从西区来我们东边一家牙诊所治疗龋齿。她比医生到的早,等候的时候在群里对静悟撒娇:我想你了。

静悟和我都吃她这一套,纷纷表示要请她看电影。安静谷提议晚饭吃胖哥俩。

我立刻想到胖哥俩家软烂酥糯的鸡爪煲。我的口腔瞬间增加了好几倍湿润度。吃比电影更吸引我。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很快就把晚上的活动安排好了。你就说谁还有心思工作吧。

却要赖安静谷:

你慢慢看牙,不要影响我工作。我说。

你慢慢看牙,不要影响我工作。静悟也说。

安静谷乖巧:我啥时候能去,不耽误你们工作。

就在安静谷张大嘴巴,任凭牙医在里面捣鼓的时间段,我和静悟微信里商量着选好了电影的时间和座位。为表忠心决心,我立刻向小同事借了三张电影票兑换券。

电影和胖哥俩都在银泰。

边吃边聊,我们是一如既往意料之中的开心。

我们点的是螃蟹鸡爪煲,也仍然一如既往意料之中的好吃。

满满一大锅红烧梭子蟹和鸡爪,锅底铺少许土豆、年糕,经过长时间炖煮,黏稠的香汁沁下去,土豆和年糕也十分入味。当然最绝的还是鸡爪,他家的鸡爪不破皮却酥烂脱骨。吃鸡爪一定要吃酥烂的,轻轻拈起,只见它在筷尖上颤巍巍地发抖,有点儿贵妃出浴“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的意思,这是泡在调料里长时间文火慢炖的效果。烧到这种程度的鸡爪入口不用门牙又是拱又是剥的,只要用舌尖与上颚一卷一摩擦,骨肉即刻分离。

640.jpg

摄影:安静谷

我发现我不仅是吃梭子蟹最多的人,而且几乎包圆了所有的年糕。

因为吃到最后负责说笑话的安静谷忽然停下来问:年糕呢?

年糕和土豆一般都藏在锅底,很有心机地承接着汤汁的美味。所以能吃到它们都属于技术活:先是用眼睛寻摸,然后分辨出到底是土豆还是年糕,接着才出动筷子从横七竖八的鸡爪堆里精准地把年糕条掏出来。

眼神犀利、经验丰富和最强的大脑分析。缺一不可。安静谷哪顾得上这些。她的注意力都在说笑上。

静悟则是笑得最多最响亮的那个人。

她也是我们仨最会享受和最细致的人。

因为电影开场检票前,她非要坐按摩椅,微眯着眼,微醺似的舒服。其实我们没喝酒!

已经检票了。我和安静谷扔给她一张票,在引导员的指引下急匆匆扎进七号厅。

正片开始又隐隐感觉不对,买了《风平浪静》国产剧,怎么看的是外国片《地狱男爵》?

按摩椅躺舒服的静悟找不到我们,着急地发来微信质问:你们在哪里呢,我们看的是八号厅!

你看看,就因为她的仔细,也是为了她,我们错失了地狱男爵!

损失忒大了。

640 (1).jpg

摄影:静悟

640 (2).jpg

摄影:默不许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