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22
05

不断证明自己

《存在》

多少人走着却困在原地

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

多少人爱着却好似分离

多少人笑着却满含泪滴

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

谁明白生命已变为何物

……

https://i.y.qq.com/v8/playsong.html?songid=5149475#webchat_redirect


陆陆续续在合肥添置一些生活必需品,五一劳动节那天,把风吹雨打已然老旧不堪的大门也重新刷漆换了新锁。

但衣柜是空的,碗柜是空的,所以房子也是空的。

果然只有装满记忆的屋子才有家的灵魂。

我一直叫嚣回了将不再来。但归去的路其实并不容易。

2022年,人类早就拥有了上天入地的高科技,但好像我们去哪里都变得很不容易。


清明节之前大概三月份,淮南籍作家胡成从成都驱车回老家祭祖,结果被封在淮南一个多月,急的天天在新浪微博里数日子。

5月2号淮南封城第35天,他听说子夜零点解封,于是第二天早晨六点钟,年轻的作家激动得穿着睡衣就跑到大马路上。

大家都在微博里喊着回复:快走。

莫名其妙我想起《色戒》电影末尾,汤唯低声对梁朝伟说的对白。自此,影片中弥漫着一种悲凉的惆怅,既疼痛又无奈地充满了观众的心田,扎下根生出刺,一碰就疼。

大家都对作家说快跑吧。

润。

最近流行语是润。因为拼音是run,读到的人都心照不宣。

于是作家连早饭也没有吃,匆忙告别,开车就跑。

5月3日九点出发,5月4日晚上十点到达海南省万宁。

一路狂奔两千多公里。

逃也似的狂奔——就像《肖申克的救赎》里追求自由的安迪。

作家发了一张他在轮渡即将进港的配图。

海上的傍晚,阳光正徐徐落下,霞光穿透层层叠叠的云层,把金色的余晖撒向海面和不远处的港岸。

画面的色调偏冷,远不是暖色调的云蒸霞蔚。

但我想我懂得这暮色的冷涩,懂得久违的飞驰,懂得禁锢的沉默,也懂得不曾放弃的希望。

"有的鸟毕竟是关不住的,他们的羽翼太光辉了,当他们飞走,你会由衷庆贺他获得自由。"

而淮南,仅仅零感染两天之后,再次因为出现一例奥密克戎患者又一次封城静态管理。

很多地区也一样。


去年韩国的《鱿鱼游戏》火遍世界,谁曾想在我们这里成为现实。奥密克戎喊一二三,停。我们的生活立刻被按下休止符,不能工作不能旅行不能购物不能出门。

我为了我不感染病毒不得不放弃正常生活。

那么能不能换一个活法,我不怕感染请让我正常生活?

不能。

我必须忍受时不时静止地活着,以此换取将来过一段正常人的生活。并且目前看来这种交替会一直发生。

换言之就是未来,我能喘气的岁月要分出一部分生命被限制自由——我没有犯罪,但因为我被怀疑可能接触了携带新冠病毒的某某,因而必须接受管理。

我要用失去自由和核酸检测来证明自己。

不停地证明我无毒。

要一直戴口罩、做核酸检测活下去吗?

——我一直守在家里不出门。

——不,我们不信,必须做核酸证明你是阴的。

——我一直戴口罩保护自己。

——不,我们不信,必须脱了口罩做核酸证明你是阴的。

并且,一而再再而三。


我的脚腕没有孟晚舟系过的行踪记录仪,但手机里有,码里有。

最初满大街布满摄像头的时候,我没有介意。

后来除了身份证还需要绿码才可以出入公共场所,我也接受。

然后身份证以外,必须提供健康绿码、行程码和48小时以内的核酸检测报告。

现在最新情况是身份证、健康绿码、不带星行程绿码、48小时核酸检测报告、获得单位领导报批或社区同意并发放通行证。

我仍然表示臣服。

因为我怕被黄码。

而我不过是想回趟家,看看我九十岁的老父亲。

……

有传说不久将来核酸检测要常态化,每个人每隔48小时就要捅一下喉咙证明自己不带毒。

希望这是一个谣言。

如果不幸它是真的,我想了又想,估计自己依然能忍受——纵然频繁脱口罩做核酸无疑增加了被感染的概率,但奥密克戎?谁怕,得就得呗。

累了。

真心累了。

怎么样,我都成。还不行吗。

640 (2).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