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不许 @ 04-28 16:42:26   记录   0/168 狂想

也许是一条狗遇见一匹马

电梯门一打开,迎面一只巨型大狗冷脸瞧着我,有点不开心,又像受了委屈。外面下雨,我猜它主人大概不肯带它出门,终于拗不过它卖萌央求甚至撒泼打滚,不得已骂骂咧咧下电梯。

我一进电梯就觉得空间逼仄,狗和我都各吓一跳,然后它竟向着我踏前一步。

这是示威么。


我把右手背送到它鼻头,据说这动作表示与狗握手。它果然拿鼻子来碰,然后脸色缓和,用眼神示意我它是个乖宝宝的。

轮到主人吃惊了:你不怕狗?

不怕。

养过狗吧?

养过。但没养过这么大只的。它是什么品种呀?

猎犬。他还说了一个地名作为前缀。

可惜我孤陋寡闻不懂品种,眼里一切狗就只是狗。

我从它主人惊讶的口气中揣测:它是不是很凶?

是啊,猎犬嘛,见到其他动物非常凶猛的。

顿一顿又补充一句:它已经五岁了,按照人类的年纪已经三十啦。

聊到年纪它有点尴尬,把头抵住门缝。这时正好到一层,它立即领着他冲了出去,电梯里荡来荡去他最后两个字“拜拜……”

所以,他是因为我不怕它,还是因为它不凶我而诧异?我居然没有来得及问。

还有,我觉得这辈子我是一匹马。

她问我你为什么觉得自己是马?是不是因为自己一直在旅途上?

我不是,我就觉得他们是人,而我就是一匹马,虽然我自己内心更渴望与一群马狂奔。

1.jpg

发表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