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2022
05

我也不知道……

640.jpg

从合肥回家除了下高速路口要双检,还要执行地方上三天居家隔离和四天健康监测的防疫政策,其中包括做两次核酸。

昨天网格员微信要我第二次核酸检测结果,我说我下午就去做。

想当初刚回国的时候因为很抵触地方擅自加码防疫的现象,我可没少投诉,把社区书记气够呛。她在电话里叹气,说我们的公信力怎么就这么差了。

我心说你们不断要求我做核酸证明自己,用尽方法勒令我们服从,你们何曾又信过我们的私信力。

后来在网上看见浙江省与上海城市边境高高竖立的铁丝网。不仅网,网上还有刀片,锋利阴冷而无情,深深地刺痛上海和与之共情的人心。

原来不仅人与人之间缺乏信任,城与城、省与省、机构与个人之间也相互戒备甚至老死不相往来。这么一想,彼此之间信任崩塌而抱憾心寒的人,岂止我与那书记,全中国计算下来大概不少于数亿。

不得不倒逼自己释然。

想通了,终于从抗拒变得臣服,进而衍变为主动——近乎于贱嗖嗖地主动,把喉咙鼻孔送给大白们,想怎么捅就让他怎么捅。

所幸现今核酸采样员越来越敬业,采样技艺日臻精湛,我再也没有当初“喉咙抠到干呕,鼻孔戳到脑浆”的痛苦感受,每次仅是抹舌根涂鼻屎即可精准采取我的人体细胞密码。精神上彻底臣服,肉体却不曾疼痛,谁不爱上核酸检测?我简直有上瘾的趋势,万一将来疫情结束无需检测,我又无处戒瘾那可怎么办?难道从此爱上童子鸡(捅自己)?

据说今后要核酸常态化了。我们每隔几天就要拿出证明表示自己还是阴的,没有变性。没有变性就可以绿,可以绿就意味着能够自由地活着。

换言之,不久之后行走江湖的人们,每个人将头顶一个进度条,并且这个进度条将以分秒计时渐次递减失血(信),必须要赶在彻底失血之前打满鸡血,否则一张黄牌发手机里立刻让人宕机寸步难行。

想象一下不久的将来吧,当我们发现一个人惊慌失措东张西望到处搜寻,他也许不是尿频尿急找厕所,他可能只是因为绿码进入了最后倒计时。

我不知道,这会不会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一定会融汇成为历史的一个分镜头——只是不知道后人会如何看待我们,会不会当作笑话。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