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老电视《无悔追踪》

2023.01.12 | 默不许 | 941次围观

initpintu_副本.jpg

剧荒的时候在腾讯视频搜索《无悔追踪》,是尹力导演,王志文和刘佩琦主演的20集电视剧。

王志文饰演特务,刘佩琦则是一名公安警察。

故事从49年建国开始,国民党特务冯静波(王志文)接到上级指示奉命潜伏在大陆,这一天,远处传来解放的礼炮,他在理发铺跟街坊邻居介绍兵器军用火炮,被偶尔路过的肖大力(刘佩琦)听见,并由此对他起了疑心,为了随时监视和调查冯,肖大力特意申请搬去与他做了四十多年的邻居,从此开始了漫长的猫鼠追逃的故事。

这部电视剧因为太老,视频都没有高清的,可就这么模糊着,却看得我五味杂陈感慨良多。

单独拎出几集的台词聊一聊。

冯静波跟上级汇报说有一个人居然知道礼炮是山炮放的,好像对武器很在行。这样没人证没物证的怀疑,居然就得到了上级首肯,开始各种外调加偷听偷窥等监视手段。

冯静波住在四阎王家楼上,房子是买的。冯静波呢?作为解放军入驻后担任派出所所长,随便一说就把家搬到四阎王的一间房屋里,一住就是四十多年。

第二集,肖大力老婆生孩子的时候得到妓院里干苦活的柳叶眉的帮助,妓女进行思想改造的时候,公安们和解放军把柳叶眉也关进去了。

肖大力认为柳叶眉也是苦出身被剥削者,所以想申请把她放出来。苏大姐不同意,她说柳叶眉和妓女吃的是一样的饭,起码有一半是不干净的。

肖大力就奇怪了:在妓院里做脏活累活的柳叶眉和老鸨关在一起改造,那也不平等啊。

这时候苏大姐说的话耐人寻味:

“什么是政治?一种旧的,按孙中山先生的解释,政治是管理民众的事情,而按马克思主义的解释呢,政治,就是阶级统治者的意思。政治并不是对一切人平等的。”

什么是政治,到底是孙中山先生的对,还是马克思主义更正确呢?我个人是偏向于认可孙中山先生的认识,政治应当是管理和解决民众衣食住行的问题,而马克思的解释,更强调阶级性,看重统治者的权力管控。

苏大姐说,政治并不是对一切人平等的。从客观事实来看,无论是封建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或者是如今的社会主义,政治的确不可能做到完全的绝对的平等。但客观存在的事实就一定正确吗?显然,非也。所以用客观存在的事实作为政治行动的理论依据,这就是强词夺理的借口了。这就好比——医疗事故率肯定不会为零的,所以轮到你身上出医疗事故很正常——这个解释是不是有点赖皮?

当然,这是需要与导演编剧探讨的台词。

对了,电视剧后来有多处都有类似的桥段,人的身份按照能不能吃上炸酱面为评判标准,不知道历史是不是真这样。

第十二集,经过多年互相试探,冯静波和认死理的肖大力都老了,被肖大力盯得一辈子,倒逼着成为多年先进的冯静波终于忍不住吐槽:

解放多少年了,你说多少运动,我哪次没有参加过,从镇压反革命,抗美援朝,知识分子改造,三反五反高反,反右反右倾,批胡风,大跃进,除四害,四清四不清,四小清,内部四清,学雷锋,一直到现在的文化大革命……

我简直难以置信,从解放开始我们国家真的搞过那么多次的运动吗?!

真折腾啊。

难怪我爸爸前几天还在跟我长吁短叹说穷了半辈子,等收入高了人已经老了:“吃吃不下了,跑也跑不动了,要钱还能干啥呢?存银行就等死了留给你们……”

这还没把那些个运动带来的心理压力算上。

好心酸。我忍不住伸出手抚弄老人家满头银发,都说越老越小,请教一下,怎么表达我的心疼才能抚慰和温暖这个耄耋老人,摸头杀管用吗?

第十七集,四十年后四阎王从台湾回到祖国,摇身一变成为投资方受到苏大姐等政府官员的热烈欢迎,四阎王提出与当年遗留在大陆的儿子见面。但自从解放后,在那个以出生定身份的荒唐时代,他这个儿子在多次运动中因为家庭成分遭了罪成了一个残疾人,恨透了出身恨透了四阎王:“上次来人也是这么说的,可国家有国家的理,我们有我们的一定之规,这么多年了,我们没花过他一分钱,可却吃了他爸一辈子瓜落儿(吃瓜落儿意思是因为某件事受牵连倒了霉),上头来人说要向前看,把这账记在了四人帮头上,可我咂摸过来咂摸过去,我们这点事和四人帮不搭界……”

这儿子与相依为命的媳妇都有骨气。当年,没逃到台湾的地主们都吃了枪子,逃跑了几十年转脸回来,过去对他举枪的人居然换了一副谄媚面孔。你们怎么样有你们的道理,反正我选择不原谅,永远不原谅也不接受解释与补偿。

但他们又都是糊涂的,为什么要恨父亲呢?性命攸关的当口,谁还不是为了能喘气活下去。让他遭罪受苦的,难道不是那个唯出身论的荒唐标准吗?

再回到第二集苏大姐的台词看看:政治并不是对一切人平等的。旧时代的被压迫者们翻身解放,而那些曾经能吃上炸酱面的人,轮到你们被踩在脚下生不如死了——一个曾经被施暴者伤害的人,在获救之后是不是就拥有了向对方施暴的权力?

这背后的逻辑值得深究。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