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很生气

2010.04.07 | 默许 | 512次围观


 作者:默许 日期:2010-04-07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昨天白天很忙碌,但心情一直大好。

  但到了晚上情绪却急转直下。


  昨晚很难得的,孩子他爸在家里和我们一起吃饭。

  饭后儿子说他今天在体育课上流了很多汗,问我能不能洗澡。

  之所以洗澡还要请示,也是事出有因:上个周六他做了个激光手术,把耳朵上一粒绿豆大的小瘊子切除了。术后医嘱说白天暴露伤口,每天晚上用创可贴保护伤口,以防被枕头擦破。

  我们也是完全按照医生交代的步骤做的。


  但伤口愈合的情况很不好——周日一早撕开邦迪一看,伤口根本没有结痂,是一种湿漉漉糜烂的状况。擦了些百多邦,仍然暴露创伤部位,到周一晚上终于有了一层硬硬的薄薄的痂。但是当晚孩子洗澡的时候伤口再一次爆裂,鲜血淋漓从耳朵经肩部直流到裸露的腹部。很吓人。用了些云南白药方才止住血。

  因为这两天晚上爱臭美爱干净的儿子都洗澡了,所以我疑心是因为晚上临睡前洗澡弄湿了耳朵导致的伤口不愈合。

  你说我怎么还会同意他再洗澡呢?臭就臭点吧。

  但孩子对我的约束很不满,固执地坚持己见。

  相持不下的时候,孩子他爸很随意地说那就让他洗澡得了。

  这一句话导致儿子大呼妈妈真坏。而我的心,感觉十分郁堵愤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想哭。

  并且,这样的类似状况,已经发生多次了。


  作为父母,负责陪伴孩子的一方,付出自然很多,但也难免会在他存在某些不恰当的行为的时候给予他一定的约束。而另一人,因为与小孩子相处时间短暂,出现的矛盾较少,再略加放纵溺爱,有时候不仅不能够缓冲家庭矛盾,反而容易导致更加强烈的冲突。

  如果明知后果恶劣,为什么不严加阻止呢?

  是因为长期不在家,所以内心对孩子愧疚,或者根本就是想讨好孩子?或许从积极意义上分析,可能作为父亲,在明知道某些行为错误的情况下,但仍旧放手任由孩子去做,以期在他亲历不良后果之后积累自己的生活经验——就好比妈妈事先会阻止孩子触摸蜡烛的火苗,而爸爸可能会认为小孩子烫到手自然就知道疼了。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我今天才想明白的道理。

  尽管如此,我仍然很介意他爸爸公然地、很不讲道理地站在孩子一方,这远比孩子跟我作对更让人生气。

  气得我,早早就上床睡觉了。直到今天早上才理睬他俩。

  中午儿子问今天能洗澡不,说是昨晚没敢洗澡,一直让自己臭着呢。

  嗯。这还有点像话。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