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杂思

2010.10.08 | 默许 | 533次围观


作者:默许 日期:2010-10-08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夜风沁凉。 

  好多人在谈论到底喜欢哪个季节。

  我说不上最喜欢哪个季节,但我肯定不喜欢冬天,太冷。现在想,我也不大喜欢秋天。

  纵使秋日温煦,但风里,透着冷。

  

  有时候,很无常地从睡眠中惊醒。

  分明睡得很沉,却好像听见一声清晰的信息响。突然睁开眼,怔忪很久才知道是梦里的声音。使劲想,却想不起在梦里做了什么。

  我在等什么?

  有时候被一个念头惊骇住,出一身冷汗,急得再无法入睡。到底是在梦里被冤枉了什么呢,还是受了什么委屈?怎么有那么多话想倾诉,怎么有那么多原委要解释,怎么有那么多心迹急于表白。

  但醒过来,却发觉一切根本就无从说起。

  人在梦里,最多的是无奈。

  想追赶,却束缚了双脚。想握紧,其实手心里空无一物。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我也糊涂了,彻底糊涂了。

  如果不做梦该多好。 

  

  最近一直抽空读李娟的《我的阿勒泰》。

  除却作者充满灵气的文字之外,最吸引我的,是文字里透露出来的一种安详宁静的气质。一个人怎么可以在如此贫瘠困苦的环境里,写出那么一种充满了甜美,憧憬,恬淡的乐观的气质出来呢?

  是不是,只有那一片天高地远的世界,才能够培育出一个广袤宽阔的心怀呢?

  抑郁的时候,真的十万分向往那一片天空……

  如果再能够策马狂奔,那就更美了。


  如果有人告诉你一个信字。

  你到底信不信?

  这个世界到处都是疑问,失望时时发生。如果有人说,信我。你信是不信?

  我是一个多疑的人。这是我致命的缺点,我敢说我的很多痛苦皆源自于这种多疑,并且,很多疑虑根本就无可查证。

  我必须不断告诫自己,要相信这个世界,要相信他人,相信朋友,也要相信自己。

  到头来,我仍旧是怀揣着犹疑去相信。不过是假以时日便可见谜底。信之又有何妨?

  于是,信之。

  至于结局到底怎样,我等着。

  一定能等到故事的尾声。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