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8
04

生而无憾才坦然

640 (1).jpg

一年之计在于春,所以最近很忙碌。

忙就忙一些吧,如果心情是愉悦的。

但此刻回想,尽管我努力调整,仍不得不承认近期的心情以忧愁为主。

▎我

我自己一颗牙裂正在治疗时间段,另一侧也发现隐裂的牙齿。引用我同事话说“可见你牙齿已经用到尽了。”嗯,年轻人你真敢说真话。

我脑海里立刻浮现电影电视里买卖牲口时候看牙口判断畜生年龄和健康状况的画面。

还有“牙好、胃口就好、吃嘛嘛香、身体健康”的广告词。现在明白了这几个词是一连串的因果关系。从“牙好”变成“牙不好”……一路“不”字加进去,最后的结论就不好玩了。

现在咯嘣脆的东西我就不吃了。

好玩的事物就这么从我的属性中被划去了一项——但事实上是缺少了好多具体食物。呜呜呜……再往后,人生好玩处还将陆续被除去。不得不。

这么一想可不就愁上加愁么。

▎我爸

于是我立刻给自己安排了一次出游。然而人刚到家就接到我妈的紧急呼叫:你爸感冒发烧了。赶紧跑去。39度已经烧两天了,老爷子还硬扛着不肯去医院。我妈和我姐怎么劝都不听,说每次发烧都是这样,吃四、五天抗生素就好了。86岁的老人了,真有感一个冒就拜拜的风险啊好不好。

都说“老人越老越小”,可又不是真小,不能来硬的,只能哄。从“要多多爱自己”,最后搬出他最爱的外孙,说不久要回国看望爷爷(姥爷)。好说歹说我下最后通牒:如果夜里不退热明天说什么都去吊盐水。转天老爷子答应住院。这都已经烧了三天了,一嘴的火泡。

连续几天盐水不退热,老人家开始丧失信心了,跟我说你爸活不了多久了。说得我泪水涟涟,用“病去如抽丝”来劝,可是每次看体温计,心里面也不好受。

住院八天,总算一日好过一日。到今天才算真正全天24小时退热。

▎前同事

天天往医院跑。

有一天在医院门口遇见十多年前的旧同事,没寒暄几句他就说自己得了渐冻症命不久矣。

我不能置信,以为是玩笑。

他伸出双手,十指如鸡爪一般挛缩着。确诊已经三个多月,目前手脚僵硬。

难道不能治疗控制病情吗?霍金还活到……

他截住话说这是绝症,我活不过半年了。现今喝水拿不住杯子,洗脸拧不了毛巾,活着没有意思。

一副坦然赴死的样子……

我竟不知如何安慰他。又好像怎么都安慰不了他。

他比我大不了几岁,是单位美工。唯一的弟弟在部队做到排长,对越战争(就是电影《芳华》里描写的那次战役)中一脚踩了地雷……老妈妈接到部队送回来的一套军装就精神奔溃了,从此脑子时好时坏。不知道是不是也改变了他的性格。反正到我们是同事,他就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业余时间接私活给开发公司做沙盘,赚了钱就约人通宵麻将。


或者人生其实就那么回事,生活本就是应当寻求内心的自由、安宁,自己过得开心就足够了。就好像那个段子说的:城里人说我的梦想是努力工作赚到钱等老了买一处房子,看看白云蓝天种种花草蔬菜。农民说那我现在已经实现了梦想。

我宁愿相信,当年没有这个段子的时候,他已经把自己活明白了——尽管从家人儿女的角度看似乎有点自私了。可换言之无论是何种自私,谁又不是自私的。

我反复巡视扫描,没有在他的脸上发现一丝的悲伤或不忿,好像他与我谈论的不是生死别离,仿佛不过是提前与我打个招呼,告诉我他即将做一次远行……


人生苦短,生命苦长。而无论如何计算这长与短,做到无憾,才最是坦然……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