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8
05

落地西雅图

飞行

北京时间2018年5月15日下午18:46

此刻,我在天空中翱翔……

当然是飞机在翱翔。我没那么潇洒。因为截止到此时此刻,我的翅膀还没有长出来。不过这事急不得。你懂的。

没有翅膀的我,要去遥远的远方。

机舱里灯光昏暗,令人昏昏欲睡。可是真闭了眼睛又睡不着。

窗外是明媚灿烂还是星光璀璨?我特别想知道。但我不靠窗,也没有人开窗。

大家都睡一会儿醒一会儿吃一会儿。

行程中的吃,对于味觉体验没有什么积极意义,它无非是为了裹腹或是为了填补无聊而漫长的时间……

将近十二个小时的飞行。

在我座位的前两排就是安全走道。

那里坐着两人一狗。人是大人,狗也是大狗。人坐狗两边。狗——呃,坐在飞机地板上。

狗儿刚进机舱的时候很紧张,哈哈地喘息。现在行程过半,它终于安静下来,吃或者睡。女主人自拍,也会配合地给抬抬头。大部分时间,它都把安慰玩具搂在怀里,盖着飞机毯子打个小盹……

所以,说不定你用的毯子曾经盖在一条狗的身上……

我这么说不知道将来你会不会担心飞机毯子上面沾满狗毛和狗鼻涕口水呢?但我敢肯定狗没有嫌弃毯子曾经盖过人。

我们也是动物,可我们总是比其他动物想得多。但想多了——未必就好。

人这一生,都是向死而生的。

就好像一条抛物线,虚无中升腾,最后归于虚无。

我们从初生开始学习复杂,学习演技,学习积累和收获,但最高的境界并不是最繁琐的。因为繁琐了必是拥堵。

最好的反而是返璞归真。

就像最高级的演技是不表演,最老练的生命是孩童般的天真。

就像真正的艺术大师在掌握一切技术、技艺、技巧之后放下一切,回到最初的朴实和本真。

就像飞机临空而起,在飞行十二小时之后,从近万米高空缓缓落地……

讲真,还是脚踏实地安心——因为之前媒体报道关于飞机玻璃破裂的事故,我一路都特别怕玻璃。

640.jpg

入关

上海12点半起飞。

落地是西雅图时间5月15日上午八点。

从西雅图入关还是比芝加哥容易。

尽管填写报关单的时候,我在空白处把自己想表达但不会说的话都事先写了。但基本没用上。

据说飞西雅图的多数是微软或亚马逊员工的父母亲人,所以机场随处可见会说汉语的服务人员,喇叭也是一遍汉语一遍美语。

轮到我的海官人员是个黑人。

还是那几个问题:你来西雅图干什么,打算待多久,住哪儿(就这个什么街多少号最烦说,写在报关单上了),有没有带超过一万元现金,有没有带吃的(饼干之类的可以带,肉类属于违禁食品)。

入关之后取行李。

取了行李推不了几步又要二次托运,搞得我很糊涂。

好在很快见到儿子,和他一起有说有笑地再次等着取行李,心情好到飞起,其他什么都不在意了。

640 (1).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