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2018
05

西雅图之派克市场

派克市场

到了西雅图怎么可以不去派克市场呢?

尽管派克市场就是一个菜市场。卖菜、卖海鲜。可一个菜市场能够成为这个城市的旅游景点,难道不是因为它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640 (2).jpg

怀揣我那好奇的老心,摩肩接踵地混进人流——

歪果仁也是奇怪,那么多人来来往往吧,难免会相互挤着碰着,其实也不是碰,就袖子擦了擦袖子,他就一口一个骚瑞。一路好几个人跟我骚瑞,后来我也学着主动骚瑞。这令俺十分怀念国人——挤什么挤?谁挤了?他挤我你没看见呀?还有咱们的公交、地铁里那前心贴后背的“亲密”,小老外你敢到俺们地盘上遛遛,俺保证你一天说一万个“骚瑞”你信不信。

人流如织。

主要是因为里面过道窄,摊位多。

摊位里面的像是卖菜又更多像是在……展示?他们把五颜六色如假塑料一般的蔬菜码放得特别整齐漂亮,让人有“真的买了他的菜就破坏了铺子上的美感”的错觉。而摊位外面的行人,当然更多的仅仅只是“看看”,谁在旅游景点买菜呢?

640 (2).jpg


海鲜市场的飞鱼就更加是表演大于形式了。

这些柜台除了硕大无比的海鲜吸引人的目光,但凡游客购买,卖家会兴奋地从里面把鱼高高地甩出来,仿佛鱼儿自己飞梭着投身到买家的怀里。引来一片欢呼。

呃——不过我没看清楚,169的身高,在人群里愣是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海拔高度上的自卑与沮丧。

唉,只好拍照片解闷儿。

继续前行,还有鲜花市场,一簇簇切花拥在狭窄的道旁,令人眼花缭乱。

不过我一向对切花不感兴趣——再美的花儿,没有根,能美几时呢?就好像一个妙人儿空有一副美丽的皮囊。

口香糖街

其实,恶作剧的儿子最先带我去的是超级恶心的著名景点:口香糖街。

据说西雅图政府2015年清理过一次,之前的口香糖已经被游客按出十几厘米的厚度。但现今你看,这块墙壁上再次被密密麻麻地沾着各色、各种形状的口香糖。

密集恐惧症看到,保准会犯病。

640 (5).jpg

讲真,东西方文化差异,让俺们觉得歪果仁的幽默有时候跟猥琐仅一步之遥。

俺实在想不通,带着口水的口香糖,啪啪啪往墙上一按,能有什么美感或是有什么意义,更有甚者有人会连带把自己的照片或名片甚至于避孕套一同按在上面。

更有趣的是,这么恶心的地方居然吸引了全世界的游客。

也包括俺。

但显然,我们东方人无法接受西方人的幽默梗——东方人鲜少像下图中那个男人那样近距离地欣赏,你说他到底在仔细审视啥呢?他在找哪一口是自己吐的,还是在确定口香糖都什么品牌?还有一个美国人特逗,他把舌头伸到几乎要触碰到墙上那些密集的口香糖残渣上,让老婆留影拍照。

围观的人看了也跟着笑。

俺也跟着傻乐,尤其是内心非常邪恶地想象了一下他被推上去的情景。(此处有阴险的笑脸表情)

640 (6).jpg

可是为什么,歪果仁想做什么就敢做什么呢?至于别人如何评价,是鄙视或是赞赏,是嘲笑或是羡慕,对他们来说根本无所谓,只要自己开心就好。

可是为什么,西雅图政府会容许那么多人不远万里来到这面墙下,把自己咀嚼千万次的口香糖吐出来,随手一按,或者拉出各种形状,然后欢乐地自由自在地把它们粘粘在公共场所的墙上,并且,既没有罚款也没有人指责呢?

而拐个弯走出来,派克市场门前的马路上,所有的汽车都慢如蜗牛,时走时停地等待每一个行人,后者三三两两气定神闲地穿过马路,而且,没有一辆车催促地按喇叭,更没有一辆车表现出一丝一毫的急迫。

我忽然想,这些坐在车里的彬彬有礼的司机们,谁又不是那个从嘴里抠出口香糖,再一脸坏笑地把它按进墙上的人呢?

到底什么是约束与控制,什么是文明与粗俗,什么叫自由与治理。一味地追求什么传统文化,一味地要求民众顺从、自律,真的是绝对正确吗?

或者,口香糖街的没有意义,就是很深的意义。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