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2018
06

公司新添一只兔

上个月,同事拎一只兔子,扔公司院子里放养。

我们公司原址征迁,三年多了还没有半点安置的消息。这个带小楼的院子,虽说办公条件不咋样,但院子大,车位多,有个没有鱼的鱼池,和一个长满杂草的花园。单门独院,可谓简陋版大宅门。

别看“大宅门”简陋,可它地处闹市。对街一溜排的美食店面,从早餐到晚餐一应俱全,保守估计,从这头开始挨家挨户吃,能吃一周不重样。

所以起初公司门卫特别辛苦,因为这条街车位紧张,他们要时刻提防外来车辆擅自闯进来。

你想那些食客们大老远驱车过来,眼瞅这一路店家灯红酒绿的,心里馋着饕餮大餐,车却没地方停。正犯愁呢,忽然发现了这个“大宅门”宽敞,就差喜极而泣了,手打方向盘就要长驱直入……

嘿嘿嘿,对不起了,门卫伸手一个标准的叫停手势:外来车辆禁止入内。

刚搬来那一年,公司为了省钱没有安装自动升降杆,所以拦车就靠门卫腿,解释全凭一张嘴。一般来说大多数人都通情达理,解释说服之后默默在院里调头就走。但偶尔也有无理无赖骂骂咧咧的。后来有一对夫妻简直就是缺德,不仅骂人,还跟我们门卫动了手,以至于惊动了我们勇敢善良无私奉献的警察叔叔。

领导开会讨论,短期内办公楼还原安置无望,给这个院子安装自动升降杆已经成了安全生产的刚需。

现在,这里成了闹中取静的桃花源,一道大门,一道升降杆。闲杂机动车妄想擅自进来,除非它是坦克或者直升机。

与世隔绝,院子里的世界愈发多姿多彩。

喜爱戏鱼的同事在鱼池里投了几十条红鲤,不几天就喂熟了,人往池边一站,红彤彤的小鱼儿一尾接一尾争前恐后地游过来候食——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让人心生莫名的激动,不给它们吃点儿鱼食简直就是失信于“鱼”,内疚之情,倍受折磨。

640.jpg

成群结队游过来

我和几个喜欢莳花弄草的同事组了个“花无缺”群,自家花草植物分株的时候,群友们相互赠送,互通有无,也没忘种一些花草在公司院子里装点环境。

那个杂草丛生的花园,现今两棵硕大的芭蕉树绿荫如盖。还有一株金桂亭亭玉立,每年入秋枝桠里缀满金黄的小花,芳香扑鼻,沁人心脾。去年新移一棵枣树,几场春雨后也是绿意盎然;每次看每次情不自禁在心里默念:“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 ……呃,我怀疑鲁迅跟我一样只看见枣树但绝对没吃到树上的枣儿。

芭蕉和枣树下,匍匐生长的,是生命力最顽强的野草和侵犯性最凶的薄荷。

我新近才知道,兔子也吃薄荷叶。

640 (2).jpg

左:专挑嫩叶吃

右:别墅盖在花园里

小兔刚来那会儿不及人巴掌大,胆小,大家围观上来,吓得直哆嗦。

同事说是他家小女儿买的,可是这东西实在不适宜养在家里,大便不算臭,小便尤其骚,不几天家里遍布一股不可描述的味道……

现在它的新家坐落在长满杂草的花园一角,白天放出来野,晚上揪住耳朵捧回笼子。笼门要扣紧了,不然它用牙齿和鼻子左右上下拱,不几秒就能拱开门跳出来。

640 (3).jpg

可见它虽然不会吟诵“爱情诚可贵,自由价更高”,但也懂得“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或者,它的“中国梦“”左右不过是那一方绿色薄荷地,抑或是大人们施舍的几片菜叶苹果皮西瓜皮,再奢侈一点,便是悄没声儿地蹦跶到办公室里蹭一点空调的凉风。

知道大院里有人宠它,早就不怕人了,现在一唤就蹦到人前,睁着一对天真无邪的红眼睛,毛随便撸耳朵随便摸——不知道别人怎么样,反正我一撸它,心跟兔子毛一样柔软。

640 (4).jpg

就为了吃一口苹果,着急忙慌地跳过来,结果哧溜滑了好远差点摔跤,哈哈哈

不由得想起苏轼那首“钩帘归乳燕,穴牖出痴蝇,爱鼠常留饭,怜蛾不点灯”的诗句——门帘挂起来,因为燕子要飞进来哺育燕宝宝,打开窗户让苍蝇飞出去,常常给老鼠留一口饭,可怜飞蛾扑火宁可不再点灯。

不要说苏轼是爱心泛滥以至于不辨善恶,实在是诗人身世坎坷,挫折频仍,深知生命之困苦艰难。也是兔死狐悲,所以哪怕是对待最幼小、最卑微、最龌龊的小动物,也怜惜它们小生命。活着不易,生命从来没有返程,因而更要珍惜此生。联想诗人境遇,谁又能说,这不是诗人状物抒情,更是在逆境中勉励自己呢?

故此,与其说是人类施与动植物以生命,莫若说是它们在治愈我们的灵魂。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