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2018
07

木心:你要克制那随口就来的虚荣心……

640.jpg


那天我在分类的朋友圈里发了一张照片,图配文引起大伙一阵嬉笑欢乐,但我是针对“虚荣心”有感而发的。

我喜欢毛姆的这句话:

“你要克服的是你的虚荣心,是你的炫耀欲,你要对付的是你的时刻想要冲出来想要出风头的小聪明。”

不瞒您说,在朋友圈编辑好图文然后在最后点击发送那一刻忍痛取消,这种事我经常干,越是熟悉的圈子我越不愿意“暴露”自己——但这么做更多是出于我莫名其妙的戒备心理而不是为了“克制虚荣心”。


克服虚荣心,先要明白怎么样算作虚荣。

最容易让人想到莫泊桑的小说《项链》里的女主人公,她不切实际渴望过上纸醉金迷肥马轻裘的上等人生活,后来为了借的一条“贵重”的项链背负了多年的债务。

让一个女人荣耀一夜苦逼十年,要说挖苦嘲讽女人的虚荣,莫泊桑下笔也是够狠。

640 (1).jpg


我们古代也不乏贪慕虚荣之人。

正巧我手边正读米芾研究。

元祐六年,米芾四十一岁,将原名“黻”改为“芾”之后给刘季孙字景文写了一个手札:

“芾=,名连姓合之。楚姓米,芈是古字,屈下笔乃芾字,如三代夰=大夫字合刻印记之义。”【见拓本《群玉堂米帖》】。

他解释自己改名乃依据三代合文之例,其意“芾=”即为“米芾”二字之合文。据其意,他原本是古楚芈姓,乃简作米姓。

而芈姓,那是古楚贵胄的姓氏,所以米芾言下之意他是楚贵胄后裔,还刻有“楚裔芾印”、“楚国羋姓”、“祝融之后”等印,只不过到底心有怯意,不常用罢了。

你看古代的中年油腻男,虚荣起来一点不输给现代人啊。

640 (2).jpg

我过去一直把这种“不具备条件或没有资本却好高骛远偏偏要弄虚作假、刻意拔高自己阶层(包括知识阶层、享乐阶层和消费阶层)并因此付诸于 show的行动”的现象归结为虚荣心作祟。

这句话好拗口。

通俗点说,虚荣的条件有三:一是没有资格,二是无中生有拔高自己,三是有具体实施行为。

说人话,就是像我这样,分明没什么文化却硬充大尾巴狼在这里写一些浅见陋识,或者分明是月光族啃老族却倾家荡产借钱买豪车买兰蔻的谁谁,还有割肾卖血买iphone手机的网友同志……

咳咳,你们!你们都是虚荣的家伙!

此刻请允许我为我的虚荣心羞愧地面壁三分钟……

……

……

……

写到这我要先回忆一下对我影响至深的老师。

那是我学生时代的电子工程学的老教授,每次课程讲到精彩处,他常常为自己横溢才华而憋不住,必须喜不自禁地跑题把自己夸上十几分钟。当年我功力尚浅喜形常常于色,所以没藏住心思,被教授读出我的表情。他就跟我强调:我自夸不是为了虚荣心而炫耀自己,一个人如果不能实事求是地赞扬自己,别人又从何而知你的才能呢?

这个观点始终影响着我。

所以在我看来,一个博古通今、学富五车的人show他在学识上的优越感,这不是虚荣心,就好比一个富埒陶白、家藏金穴的人挥金如土或是扬言轻轻松松“先赚一个亿”,这也不是虚荣心。

但不虚荣的炫耀好不好呢?

过去我觉得这无伤大雅。

直到不久前,在豆瓣陈丹青的日记里读到《请给木心先生起码的尊重》。

其中有大段刊登在《新周刊》389期的采访内容:

“木心给了我(陈丹青)庞大的立场,还给我无数细微的立场。有一次在餐馆,我问邻座老太太是不是意大利人,果然是,我就得意——平时我喜欢辨认各国人的相貌,那会儿又正好刚去过意大利——几年后一次谈起虚荣心,他就说起那次,说,你刚去过意大利,你想证明你的虚荣(我忘了他原话怎么说的),他说人难免会这样,但要克制,这是随口就来的虚荣心。”

我好生奇怪,陈丹青老师既然有辨认各国人的本事,说出来又有何妨呢?为什么木心老师把这种不是炫耀的表现也归类于需要克制的随口就来的虚荣心呢?

陈丹青继续写:

“你看,这么微妙的小事,他会点出来,一点,我面红耳赤。修养是很具体的,像禅宗,一件小事、一件小事。你可能很有教养,可是一句话熬不住,失了教养。”

一席话令俺这肤浅粗俗之人醍醐灌顶大彻大悟:原来炫耀与否不仅关乎一个人的虚荣心;一件小事,熬得住沉默,更显示出一个人的教养。

这也是一个人的境界。


细致认真地阅读这篇文章,里面随处可见木心老师的经典警句,譬如这一句:

读书不要卖弄。碰到不知道的事,不要生气,要问,问了就知道了。

可是我刚才就卖弄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您说这可咋整。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