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2018
08

家有二老

上上周,带我家老太太去上海面签。

和我老爸倔强独立不愿麻烦后辈正相反,我妈是一个彻头彻尾依赖型人格的老太婆。

譬如出门哪怕是到小区对面的超市买东西,也要约孩子们一起陪着。

譬如每逢周末早上,必定要挨个给孩子打电话;“待会儿来吃饭吗?要是来吃xx、xxx等着你来烧呢”。XX是报菜名。

这是心情好的时候,心情不好我们一接电话,她的声音就从耳机里biubiu射过来:“还不快过来做饭!这都几点了!”

搞得我爸的心情也跟着起伏多变,有时候感叹老太太做菜缺油少盐,有时候气愤地责备我们不能早点去做饭,只要他语重心长以“你妈妈……”三个字做开场白,我们立刻头如捣蒜连声称喏,要是眼睛偷偷斜乜过去,能看见老妈努力收住想咧嘴大笑的克制表情。

所以我跟我姐最惺惺相惜:天底下最会心疼老婆的男人是我爸啊,为什么?难道爸爸不应该最疼女儿的吗?为什么,为什么我俩收留的却是不这么爱我们的男人?然后这可怜的的姊妹俩相互擦干伤心的泪水,彼此拍一拍后背以示安慰。

以上存在部分臆想,但下面这是真的:

我从美国回来,我爸再次语重心长以“你妈妈……”作为开场白,婉转地埋怨我没有带老太去旅游,全然忘记了当初他如何忧心忡忡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生怕我被歪果仁谋害的担忧之情。

所以,一切手续材料备好,上上周带我家老太太去上海面签。

一路高铁,少不了教她回答各类可能出现的问题——虽然还有我姐也面签,但他们不是一个窗口。

下午一点半送进去,三点多眼见他们笑眯眯从扶梯上下来。心头一松,知道都过了。

老太太得意得神采飞扬,说签证官跟她说你好,她学外国腔调回答泥野豪。

行行行,都觉得你依赖性强,竟忘记你曾是见过生死、救过无数生命的医生呢。

640.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