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2018
08

热成狗,活成树

640.jpg

昨天立秋。

但显然,秋没有来。

天气依然热得令人发昏,恨不得24小时都生活在空调里。

可是活在空调里也热。

只要稍微一活动就是汗流满面、汗如雨下。

唯一的好处便是节省下买擦脸防晒霜的钱——因为时刻准备着擦汗,所以只好整天裸着一张脸。

写字也不能静心。爱出汗的人,脸上、手臂上的汗珠滴在纸上,湿了一片。毛笔的笔锋走过,墨汁迅速洇出一团糊涂的痕迹。

窗外的蝉更奇怪,往年都是“知——了——知——了——”按节拍嘶鸣,今年不知道是什么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 “知知知知——了了了了”,结巴了。

听着闹心。

不过据说,蝉的幼虫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长达三五年有的甚至十几年,灰头土脸冒出来必须赶紧谈恋爱结婚生娃,因为化为蝉之后最多活不过一星期。嗯,野百合也有春天,结巴蝉也要择偶,我祝你早日喜结良缘。

露台的植物比结巴蝉争气多了,迎着烈日的炙烤,三角梅和天竺葵竟然盛开出火红的花朵。我的这些小可怜们最近也是痛苦。浇水多,根系被闷在湿热的土壤里不透气容易腐烂。浇水少,旱得叶片萎靡干枯,好像空气都能把它们点着火。

算起来好像最生龙活虎的大概就是蚊子了。

过去蚊子大多是黑灰色,现今都进化穿衣服了,还是黑白条纹的,小嘴也愈加生猛恶毒。一旦闻到人味,立刻一涌而上扑过来吸血开荤,下嘴猛、准、狠,一口咬定不放松。

我也有对策。

首先占领制空权,轰炸——用灭蚊剂先隔着纱门对外一通乱喷。

其次浑身上下洒了防蚊水——感觉类似生化战哈哈……

最后还要注意在花园里不能停顿,须得不住地手舞足蹈拍拍打打,这就叫阵地战。哼哼哼。

军事力量悬殊,可敌方蚊子众多,虽说它们死伤惨重,但我方输在身高马大目标容易暴露,到底是防不胜防啊,总会在后背或后腿被敌方叮上几口。一口就是一个大红包(想什么呢,此红包非彼红包啊)、一口就是一个大疙瘩啊,又痒又痛。

每每此时,俺总忍不住感慨“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

然后十分诗意地想起是枝裕和的电影《海街日记》的画面,大姐指着家里青梅树对姐妹们说:活着的东西都是很费功夫的。

深以为然也。

你看每一种生命,从生到死,谁不是活在很苦逼很艰难很挣扎的宿命里。

但我们大家都很努力地活着。

就像一棵树一样,无论酷暑严寒,守住真心,开最美的花,结最充沛的果实。

就像结巴蝉一般,奋力鸣叫嘶吼,喊出自己的声音,向世界证明我们曾经来过。

就像《海街日记》里小饭馆身患绝症的女老板那样,弥留之际依然因为能“感到美丽的东西是美的”,感到开心欣慰。

就要像蚊子一样勇敢……算了俺们又不是吸血鬼。

总之一句话:不求活得精彩,但一定要过得有活力。


嗯,如果为了体会温情感人的细节,愿意忍受慢节奏,推荐看《海街日记》。

触动心弦的情节,常常令人泪盈眼眶。我发现多数情况是影片中音乐缓缓响起的时候。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