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20
11

聚众石台七都镇(番外)

640.jpg

说到“乐在其中”,就必须为安静谷特别另写一篇《番外》。

番外之安静谷篇

我与安静谷在大山村同吃同睡八九天,转移到七都镇宾馆还是我俩同住一屋。统共同居十一、二天。

我掐指一算,除了家人,除了上学时期住校,这辈子这么整天成宿耗在一起……嗯,我这心里就把你当做亲人了哈。

既是亲人,我就不打算在赞扬她勤快热情等诸多优点上多着笔墨了,直接说故事:

话说有天我俩回宾馆,一进屋我就问安静谷:你有没有闻到一股臭味儿?

安静谷说没有啊。

我:不对啊,就是臭臭的。

安静谷答非所问:哎呀我的裤子怎么湿湿的。

我像狗一样乱嗅:怎么会有臭味呢?

她自言自语:奇怪了,为什么裤子会湿呢。

我嗅到安静谷床头,咻咻出声地闻:你怎么会闻不到?明明就熏得我睡不着。

安静谷自说自话着进卫生间:我看看内裤湿没湿。

这样驴头不对马嘴的对话,说明我俩的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嘛……

转天我们出发游古镇。

一坐进静悟的车,安静谷就在座位上默默鼓捣,继而雀跃欢呼:呵呵呵,原来是座位上的湿纸巾!

嗯?我们一时间摸不着头脑。

我的裤子是昨天坐在这湿纸巾弄湿的!

不然呢?我还没明白。

昨天你在屋里到处闻、到处闻,还不停地说有臭味儿,偏偏我裤子湿了。安静谷忽然羞答答地说:我以为我漏尿了。

一车人笑抽了。

笑得我东倒西歪脸发僵,完全忘了自己晕车——你就是我的晕车宁啊哈哈。

静悟也笑颠了:你真是我们的开心果。

我真怕她开车歪出道路。

后来户主帮助破案,为安静谷彻底平了反,臭味儿来自地漏,是反水做得不好。始终打开卫生间抽风机就不臭了。

这次在石台旅行,每天都在登高爬低,翻山涉水,日行万里(步)尤其是四日那天游古镇冒雨蹚水,安静谷脚上那双跟随她走南闯北的运动鞋,终于不堪重负咧嘴了。

车到陵阳南流桥,安静谷就开始念叨要把鞋扔了。

扔呗。我心大,心说扔哪儿不是扔呢。

她却要给它们寻个好去处。

车到太平湖畔,她又说要找个好地方处理鞋子。

我忽然意识到安静谷可能是一个重视仪式感的人,或者这双鞋对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又或者她根本就是一个恋旧之人。

一双鞋,也许不仅仅是鞋。

这是她一步一步走过的路,见证她点点滴滴所见所想,是那些缓慢而迅疾的岁月时光,是她不忍割舍又不得不放下的夙昔往事……

可是谁又能说我们每个人心里没有一些需要郑重道别的过往。

我以为她要寻块松软土地把鞋埋了。

结果并没有。

她选择奋力一抛。正是:古有黛玉葬花,今有安静谷抛鞋。

所幸,我精准无误地拍下了这一精彩瞬间。

欧耶。

640 (1).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