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2020
11

聚众石台七都镇(2)

640.jpg

十月四日,石台七都镇下起了霏霏细雨。

早饭时间大家伙一合计,一致认为雨天路滑不适合进山游玩。

熟人说知道北纬30度吗?这条神奇的北纬线恰好穿过此地,这里不仅有灵山秀水,还有上千年悠久的历史文化沉淀下来的古镇。

驱车向东(路痴指的是大概方向)约半个小时,就是与石台县毗邻而居的陵阳古镇。


所村

所村,公元前109年汉武帝元封二年随古陵阳县建置而设,是一个两千多年历史的古村落。公元八年汉丞相曲逆侯陈平的六世孙,京兆尹陈志达为避蛮乱隐居到这里,由此发韧,其后子孙,根祥叶吉,聚族而居,声著望邻。古文资料表明,所村村郭在盛唐时期已基本定型,村庄居溪北之原,望河而建。这里钟灵毓秀,自古梓材辈出,远者如东汉延熹乙巳年同举贤良方正的陈策、陈籍兄弟,大唐开元年间玄宗帝妃陈美丽,清朝乾隆时期参加《四库全书》编篡工作的陈梦澜,近者如解放前弥弥打入国民党县常备队并率其起义的陈文戮。

摘抄自所村景区宣传牌

网页捕获_29-7-2022_11847_mp.weixin.qq.com.jpg

网页捕获_29-7-2022_11919_mp.weixin.qq.com.jpg

太平山房

雨后的古镇,每一块青砖,每一步石阶,都被洗涤得一尘不染,泛着青幽幽的光泽。

天空也是青灰色的。

被这种阴沉肃穆的基调所感染,我将方才在车里嬉闹的笑脸生生收拢住,随大家在太平山房的徽派古建筑里逡巡。

“太平山房原为陈氏宗祠,明清建筑,乾隆年间曾改为学馆……”。

望着这雕花窗棂、石栏石柱、门槛屋脊,想这一切物件都历经千年,不晓得多少人造访过这里,不知道多少魂灵曾流连于此……我忽然觉得大声喧哗都十分造次,慌忙退出正厅。

回头望,粉墙白壁已被经年的餐风宿雨浸染得斑驳沧桑,正门上方,一块刻有“积善流芳”四个字的石匾——噫怕啥,这曾是“教书育人”之地,从这里走出多少富甲商人和文人雅士呢。

网页捕获_29-7-2022_11123_mp.weixin.qq.com.jpeg

始建于宋代的南流桥:

640 (1).jpg


在小镇吃午饭,买了特产豆腐泡,大队人马转道奔向太平湖。

此时,雨一直下。

雨一直下,气氛有些融洽,在同一个汽车里,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你挨着她,也许心也甜吧,旅途走过一大半,原来我甘愿陪你玩耍……

好吧,我篡改了张宇的歌词。

不过天上的雨,真的越下越大,淋湿我们的头发。

湖上的风,也越吹越大,扬鼓着我们的衣裳。

而风雨飘摇太平湖,谁又能说这不是我们之间一场特殊的相遇。

640 (3).jpg

中年以上老年以下的我们,付出很多但未曾索取,折腾过却依旧不会放弃,奋斗至今也许仍一无所获,爱过恨过伤过别人也被人伤过。我们已经不再懵懂了,看透世间苦乐,很多事也终于学会自我开解自我释怀。

不然怎么办?

孩子尚未成长,父母已年迈羸弱,而自己的体检指标也在各种标准额度的上限徘徊,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体会到健康的重要,从来没有像此时此刻感到肩负的沉重。

乐在当下,或许是我们不得不服下的安慰剂。

640 (5).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