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2022
03

第二隔离点:广德

在上海奉贤区鼎豪商务中心住了三天,第四天上午九点终于等来安徽广德来的大巴车。

640.jpg

在全副隔离防护服的监督指导下,我们按照要求戴着口罩和橡胶手套,自行放好行李箱之后排队上车。

车内分左右两列二人座位,当然是每人各坐一边。

从上海机场到奉贤区的大巴只接了我们四个乘坐达美航空从西雅图到上海的安徽人,但是从奉贤到广德这辆车里就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了,我估计从香港、从日本甚至从非洲飞回国都可能有——显然别人也猜测我来自何方,于是大家都本能地互相戒备,保持着非常礼貌安全的距离。

我被告知坐在一号座位,副驾驶正后方的座位——当然人家防护服们跟我们这些高危人群是完全封闭隔离并且各走前后车门的。

车子座位上提前放有一文件袋,贴了每个人即将入住的房间号,袋子里的三张纸上写满了诸多注意事项和吃住费用以及收费二维码。

640 (2).jpg

此行目的地是广德专门为入境回国人员新建的方舱隔离点。

整个建筑一共三层,呈工字型,上下两横各分左右两侧像酒店的房间供隔离人员居住,工字中间小竖则是一条长廊,方便服务人员在各个区域工作,两横的房间走廊行至中间,各有上锁的玻璃门。

所以说一旦入住不允许走出房间,想走出楼层更是痴心妄想。

入住前少不得要检测核酸。

大家面无表情地沉默着,依次走到防疫工作人员面前,脱口罩,仰首45度献上自己的鼻孔和喉咙。

假如前一个人是新冠患者,他脱掉口罩呼吸的那一片空气里,病毒分子的密度是多少?是不是足够传给后一个被检测者?

如此,国内大规模排队测核酸,是不是反而增加了互相交叉感染的概率呢?

640 (4).jpg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