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爸妈也阳了

2023.01.05 | 默不许 | 904次围观

微信图片_20230110161618.jpg

这之前我们一直叮嘱我爸妈不要出门并且在家也要注意防护,我说等我阳过之后就能安心去见二老啦。

当时我姐两口子也都阳着。而我在合肥。

然后12月20号跟我妈视频,她告诉我说她浑身无力骨头酸痛,还说是因为前一天洗澡受冻所以感冒了。

我半信半疑。

第二天我越想越不放心,一天跟她视了三回频,每次就问她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发烧。

她一直没发烧。

第三天她说我爸也感冒了,咳了一夜。也没发烧。


我爸年轻时候烟瘾特大,他能把一盒烟拆分了,每根香烟分别藏在各种地方。坐饭桌前,桌面的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粘了一根儿。坐床头,从被褥下面又抽出来一根儿。在厨房炒菜,从柜顶上也能夹一根儿点了吸。我妈就算再有能耐,怎么可能翻箱倒柜把分别藏身在二十处的香烟都找全了呢?所以就算她再反对,我爸总能有烟抽。当然后来他还是把烟戒了——不是因为我妈反对,是他自己得了肾结石,巨疼。一定在痛不欲生的时候反省并归集到吸烟的害处那儿——尽管我那医生妈妈跟明镜似的知道肾结石跟吸烟没半毛钱关系,但一切能让我爸戒烟的原因都是光荣伟大且正确的理由,在她的鼓励鼓舞以及恐吓之下,我爸痛定思痛,从此再没有吸过一口烟。

但毕竟是一个曾经一天吸将近两包烟的人,他的肺或者支气管一直不太好,稍微受凉就咳嗽,从我小到我老好像一直就听见他吭哧吭哧有事没事咳几声。


但这次咳厉害了,说他老人家咳得一夜睡不着。

这一天,她戴了两层口罩两副手套,在我视频指挥下,到我家(就在她后面一幢楼)取了泰诺和止咳药。

这时候我已经严重怀疑二老被感染了,可是不发烧就不能确定。

我和我姐还在传染期,也不敢贸然前去帮助他们做抗原更不能去照顾他们。

次日我转阴,晚上刷手机看见新浪微博的医生说,很多老人因为身体机能退化往往感染新冠并不发烧,还说要预防老年沉默型新冠——意思是表面看症状不明显但肺部已经遭到病毒感染,等家人发现喘气困难已经转为重症了。

唬得我早晨七点就打我妈电话。八点多就驱车回家。


那边我姐也在她儿子的遥控指挥下赶过去给老人家做抗原测试。

我在高速上就接到消息说老爸测出来两道杠。

九十岁的老人家,我脑海里来回涌现出微博新冠病人家属描绘的ICU救助场景,一路狂飙风驰电掣地赶路。


当时血氧仪已经缺货买不到了,我外甥急中生智网购了一个华为手表。手表和我一同进家门。第一件事当然就是给二老测血氧,我爸97%,我妈99%。

后几天我妈的症状一直很轻,血氧也都在98%以上。老爸的咳嗽一直用盐酸溴索口服液控制着,他还吃了几天阿莫西林,后来我想阿莫西林属于抗菌类药物,如果抗病毒还是利巴韦林更贴切,也知道利巴韦林对新冠病毒未必有效,好像就是求一个心理安慰了吧。

后来陆续听说朋友的父亲因新冠去世,内心感慨万千。

奥密克戎的传染性似乎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它的随机性也许令三十多岁青壮年生命垂危,但也有像我爸妈这样耄耋老人,虽然也磕磕绊绊但好歹没有承受太大痛苦。


而我,在为父母此番承蒙上天厚爱的窃喜之余,更多是因为这荒唐而荒谬的惨剧,陷入一种难以挣脱的焦虑。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