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每一朵花开

2007.02.12 | 默许 | 294次围观

图片1.jpg

  感觉腰稍稍好转,我仍然尝试着去练瑜珈。很多动作已难以做到规定部位。怎么办呢,岁月安好,然我的身与心俱已老去。

  那一日他突然说为什么要养这许多的花花草草。

  原来他反感。

  可是在我心里,是多么感谢这些花草。

  是谁说过,养花修心养性。过去我不信。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恬静淡泊的从容。M是两年前一起去草原旅游的朋友。其后我远离网络,时隔经久,再遇见他竟说我是一种麻木。

  其实不。恬淡是一种无求,是如实地接纳周遭的际遇,是不妄想不可得的事物,或人。但,我不麻木。我依旧懂得友情,有惦念和怀想。那些难以忘却的珍藏,在每一个冲进脑海的瞬间,依旧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扉……

  我只是选择了沉默,选择了不表达,选择了拒绝。

  拒绝又何曾不是一种保护?

  如果当初我懂得,或许不会有如此多的痛苦和泪。

  沉浸在花草的世界里,时常忘我。

  从一粒种子,发芽,葱绿,开花,结果,渐渐凋零枯萎。其间有无数成长的疼。可是到繁华落尽,自始至终是沉默和隐忍。谁能够说沉默是一种麻木?每一朵花开,都是努力,是挣扎,所以才是怒放;每一朵花的凋谢,都是放下,是舍弃,所以才有无悔。

  有时候觉得刘若英的歌,恰恰对应了花的生命。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用沉默埋葬了过去。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才隐居在这沙漠里。该隐瞒的事总清晰,千言万语只能无语。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呵,当然这一句又不搭调了.原来谁会在这里?谁会在这里遇见花的灵魂?你独自沉默。自始至终。

  写到这,想起月初某天夜里,一个人开车去车站送人,也是听的这首歌。

  那天忽然就落起小雨。雨点打在玻璃上,曲曲折折地划落。莫名就想起一句话:如果回忆是相会的车票,我已失去返程的站台。

  雨刮左一下右一下拨动,心无由地痛起来……

  可见,同样的歌,有花草的陪衬,所得的心境竟是完全的不同。


版权声明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