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2007
08

中庸或极致


  天空似乎燃烧了,走在路上,感觉象在桑拿房里烘烤着,火燎燎的.

  如果不是电视里那些抗洪救灾的报道,大概每个人都会企求雨来得更多更大一些.老人们说,其实每个水灾的后面都会有这样的酷暑.

  是是是,正所谓水深火热.

  这世道,为什么不可以刚刚好呢,把一切都拿捏得恰好地精准?


  雨,不能够没有,但不要多到成灾;

  天,可以略微热,不用汗流夹背又恰好消毒足以杀死病菌.

  爱,也无法缺失,但又不能抵死纠缠浓烈似火;

  人,要亲疏有度,太远了彼此陌生,太近却又常常有攀比嫉妒猜忌的纷争.

  钱也是,太少有捉襟见肘的窘迫,太多,则容易滋生诸多事端.

  ……

  说到更俗的事,连送礼物也需要仔细掂量斟酌.朋友A被检查机关传唤,因为曾经为了承接某项业务,满足了行管人员的贪欲.当初是双方各取所需,但现在,法网恢恢了不是?贿赂和薄礼,很多人在取舍之间,常常在心里先失了平衡.少送一些,交易往往不能够如意,手笔太大,祸害又常常如影随形。

  

  所以,除却无可改变的自然,多数人还是讲究中庸之道.

  每一条路上,都是行色匆匆的人们.不可以走太前,也不可以行太慢;不能够立于最左,也同样不能够站在最右的位置.

  可是,无可否认,也还是有那么一群特立独行的人的.他们生就一副豁出去的模样.

  当然,真豁得出去,有能力担当的话,一路走过去,也不至会怎么样——人人都会死,干吗在意倒在地上那瞬间的姿势呢?

  刚刚练完瑜伽回来,看见前面一个女子,一副墨镜,一柄遮阳伞,这还不够,头顶上盖了一方湿润的头巾。豁出去——好歹也降一点温吧?

  曾经读过一个女子的文字,日日是凄凄哀哀的怨言,无非是失爱的痛苦。

  失去是一柄钝刀,来回切割出血肉模糊的伤口。可是,反正已经没有了是不是?如果学不会彻底放下去,何妨在心里挖一口坟墓,将过去埋葬了?把哭泣和哀怨的力气,用来挖掘和埋葬。待到有豁出去的勇气,再挖出来收拾收拾——或者有奇世珍宝陪葬,或者是一具腐朽的尸体,还有一种情况:当你一打开棺木,立刻有一束玫瑰呈现眼前,哦哦,爱,谁说不会起死回生或是借尸还魂呢?只是概率太低,比中五百万大奖都难啊.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