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2007
10

糊涂生财


  金钱方面,我一向大咧咧地满不在乎,所以常常会犯糊涂。这在我们家是出了名儿的。小时候我妈叫我打酱油,那几毛钱钞票,一路上分明紧紧纂在手心里的,可一到小店儿门口,呀,钱没了?!哭哭啼啼又一路寻回去,往往要被老娘数落。


  现在人到中年,老毛病还是改不了,有时候干的事儿,连自己也瞠目结舌啼笑皆非。

  最近花钱如流水,具体怎么个出路,我这糊涂人根本就算不清楚。手头紧了,拿着工资卡去银行取钱去了。可是银行卡在哪儿呢?在家里翻了个底儿掉,终于找着了。当然寻找过程中没少被他唠叨。咱也不怪他罗嗦,一是我从来不会按月去银行刷卡对帐,再就是,今年夏天我曾经劳师动众地找过一次工资卡,未果,后来花钱挂失,这是才换的新卡。老婆见天儿到处丢工资卡,哪个男人不埋怨老婆太笨呐。

  可是这回,嘿嘿,咱没丢卡,咱找着啦。我嬉笑着出门,直奔银行。


  取钱,两千。

  银行工作人员是个胖男人,胡子还挺浓密的。唉,你别说,体毛重的男人就是有男人味儿。不过也有缺点,过去我们科长也是一脸络腮胡,他老婆说他衬衣领子特费,胡子磨啊。

  我正胡乱想着,不一小会儿,发现情况异常了。胖胡子拿着我那卡左一刷右一刷,满脸迷惑。

  怎么啦?出什么事了?我的钱没有?!

  不是,是电脑显示的帐户不对。他说这样,你输入密码。

  我输。密码我记得真儿真儿的。

  结果他那胡子脸愈加迷惑,开始跟对面同事叨叨起来。

  我隐约听见他说,电脑里帐户是002,为什么本本上是001呢?

  我倒。难道说,这回我找着的本本,是挂失之前我弄丢的那个?本本上编号是001,后来我挂失之后补办的那个本子编号是002,所以银行电脑储存的编号当然也是002,而我这次又把先前001拿来取钱……这这这这,我要不要跟胖胡子坦白交代呢?

  我看见他周围聚集了三两个职员,窃窃私语。

  难道银行里没有我挂失的记录?如果告诉他事实那多丢人呐,说不定又要我再办一次挂失。上回挂失手续多复杂啊,费事且不论,还花费多少功夫啊。算了算了,如果他们没想起来,那我也假装糊涂。

  我打定主意继续一脸无辜,还搭讪:我的工资钱,一分都不会少吧?

  不一会儿,值班经理来了,一年轻丫头片子,一看就比胖胡子资历浅。

  她也不知道咋办才好。

  胖胡子说,只有一个办法,替她重新换张卡。

  我暗暗呼出一口气,竭力掩饰心中的窃喜。嘿嘿,要知道,这换卡跟挂失换卡,意义可是大不一样啊。

  不用说你也知道,最后道谢的时候,我用了十二万分的诚恳,从眼神到语气。


  晚上学给家里人听的时候,我特得意,怎么样?糊涂人怎么啦?咱糊涂人装起糊涂,还能省钱呢。转脸我就听见他们爷儿俩笑:那你什么时候一糊涂就能变出钱来呀?我懒得理他们,上阁楼翻旧毛线——天冷了,我想用旧毛线编织双毛线袜子,晚上看电视穿上不冻脚。

  不过话说回来,他确实比我会理财,存折藏在哪儿,何时到期,家里一共多少存款,多少用去买了基金,多少拿去炒股,多少去买保险,如此种种,自打我嫁给他这些一直都是他操心,我也乐得省事儿。过去的工资是领现金,我按月上缴交给他,只隔三岔五地要些菜金和零花钱,也没觉得手紧。

  当然了,和每个具有中国特色的家庭一样,不分管财政的那位总是要偷偷摸摸地藏几个私房钱,咱也不例外,那时候我也常常省下几个悄悄地藏着掖着。可我人又糊涂,时间隔太久往往就彻底忘记藏到哪儿了。有一次我记得夏天晒呢大衣,结果从衬里口袋里翻出了几百块钱。

  所以我总结的经验是,女人藏私房钱的本事远比男人强百倍,他们粗心啊,家里一些旧衣服旧毛线啥的,他们永远也不会想到去找——估计想到了也懒得跟我们计较。没搬家前,我还在这堆旧毛线里藏过钱呢。那时候我们家旧床底有俩抽屉,放的都是我编织用剩下的毛线,用各种塑料袋或盒子分装着。在这个他夜夜沉睡的身体下方、他最最不会翻检的地方,曾经秘密地进出过我无数的黑钱。我一边嘿嘿地偷着乐,一边在各色袋子盒子里挑选合适编织袜子的毛线。

  结果你猜怎么着?其中一团毛线底下,居然有四张老头票!票子是旧版的,四个国家领导人紧密地排列着,忍受着长期的寂寞——哎呀,哎呀,真是辛苦你们几位老人家啦。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